第337章 那我該屬於誰呢?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2:48
A+ A- 關燈 聽書

因著前天在席家別墅外面躺了一夜原本就有點受涼,昨晚落到江里后直接就感冒發燒!

我沒有本事起床便給助理打了電話!

他帶著醫生到我家給我開藥又給我輸液,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著直到中午才醒!

梧城又開始下雨了,已經過了寒冬,沒有紛亂的雪花,但初春的雨格外頻繁,我躺在床上望著窗外半晌忽而接到了赫冥打的電話!

他特意說:「晚上跟我們浪?」

「我不想跑。」我說。

「行吧,那我掛了!」

掛斷電話后我感到肚子很餓,可還在輸液,我正打算在網上訂個外賣的時候顧瀾之突然給我打了電話問:「小姑娘,你在家嗎?」

昨晚太晚了所以我便回了我在梧城所在的公寓,而這個公寓的地址顧瀾之是知道的!

他問的這個家應該指的就是這個公寓!

我仍舊疑惑的問顧瀾之,「哪個家?」

「公寓,我這邊顯示霆琛的位置就在你那附近,不過我人不在國內,你能幫我……抱歉,我並不想打擾你的,但他好似只聽你的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答應道:「嗯,我送他回家。」

我拔掉了輸液針管強撐著身體起身,換了一身春裝披著外套下樓,在樓下沒有見著顧霆琛的身影,我撐著大黑傘往小區外面走去!

當我看見在雨中淋雨的男人震住,他渾身上下都濕透了,但他仍舊獃獃的站在雨中!

我趕緊跑過去問:「你怎麼在這兒?」

顧霆琛唯唯諾諾的解釋道:「你說今天要來看我的,可我在家裡等不到你,不知怎麼的我就走到了這裡,我沒有你聯繫方式所以我只能在這兒等著你!果然笙兒是住在這裡的!」

他根據潛意識的記憶來到了這裡!

而且他說話的思維很清晰。

「那你怎麼不找個地方避雨呢?」

我將大半的傘撐在顧霆琛的頭頂,他恐懼的目光看了眼守在值班室的保安說:「他們不讓我進去,我沒法,我就只能在這兒等你了。」

保安這也是職責所在!

我問他,「你什麼時候來的?」

顧霆琛的衣服濕透,面色很蒼白,像小鹿一般濕漉漉的目光盯著我讓我心生憐惜。

我是心疼他的!

我格外的心疼他!

我嘆了口氣聽見他說:「早上到的,我也具體不清楚是什麼時候,我覺得能等到你!」

聞言我柔軟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擊中一般!

我偏過眼眸說:「你先隨我回家。」

我帶顧霆琛回了公寓,我這裡沒有男士衣服,便給助理髮了消息讓他送套衣服過來,隨後讓顧霆琛去浴室泡熱水澡,免得他感冒。

在顧霆琛洗澡的期間我撐著自己疲倦虛弱的身體在廚房熱了兩杯牛奶,熱完牛奶后喝完一杯覺得疲倦便到客廳的沙發上躺著休息。

沒想到迷迷糊糊的睡著,直到有一抹痒痒的東西在臉上摩擦,我眸色發怔的睜開眼看見顧霆琛正在用自己的大指姆摩擦著我的臉頰。

我皺眉,「你做什麼?」

「笙兒真漂亮。」

我:「……」

「我的妻子自然是漂亮的。」

我:「……」

我此時此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紅著眼起身進廚房將那杯熱牛奶遞給了一直尾隨在我身後的顧霆琛,「喝點熱的牛奶心裡溫暖點!」

顧霆琛身上穿著我的絲質睡衣,睡衣下擺只到他的膝蓋處,他乖巧的接過喝著牛奶。

還像小貓似的舔了舔唇角。

我忽而想起那隻胖橘貓!

他一直在顧霆琛別墅里蹭吃蹭喝!

我收回目光回身坐在了沙發上,顧霆琛握著牛奶杯過來也坐在沙發上,不過他以規規矩矩的姿勢,顯得很刻意,像個小學生似的!

而且還一直盯著我。

我低聲的問他,「幹嘛一直看我?」

「我怕笙兒會消失。」

我不該問他這個問題的。

他寬大的手掌緊緊的抓住牛奶杯,青筋都凸出了,他猶豫許久道:「我總是見不著笙兒,在夢裡也見不著,其實我…我…我真的很想念笙兒,想時時刻刻見著你,想一直陪伴在你的身側,可我哥哥說笙兒有心愛的男人……我不清楚心愛的男人是什麼意思,但哥哥說笙兒並不屬於我,我不信,倘若笙兒不屬於我……」

他停頓問我,「那我該屬於誰呢?」

顧霆琛問了我一個致命的問題。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

因為我和他已經是曾經。

顧霆琛見我沒有說話,他小心翼翼的伸著手想要握住我的手心,我平靜的目光盯著他,他突然恐懼的收回道:「我怕這樣的笙兒。」

「霆琛,你會遇見比我更好的女孩。」

我笑了笑說:「她一定比我更漂亮!」

顧霆琛著急的搖搖腦袋道:「我不要,我只要笙兒,哥哥說過笙兒是我的妻子,不過是曾經,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笙兒就是我的妻子!笙兒,你要是煩我討厭我,我可以盡量不出現在你的面前,只要你偶爾…真的只要偶爾,你在忙碌之餘稍微能想起我便行,我要的不多,一個月來看望我一次,笙兒可以嗎?」

顧霆琛的語氣格外的卑微。

見他這樣我真不忍心,我握住他的手掌回應他道:「嗯,我每個月都會去看望你一次,直到你好,直到你以後找到自己心愛的姑娘!」

顧霆琛咧嘴笑,「那就這樣決定了,拉鉤上吊一萬年不許變,你騙了我你就是小狗!」

英俊強大的男人突然活成了一個孩子!

我伸手與他拉鉤,這時門鈴響了。

我起身去開門看見助理。

他將手中的購物袋給我。

我接過聽見他恭敬的喊了聲顧先生,隨後問我,「時總,我剛在樓下看見了席先生。」

我震住,忙跑到落地窗前。

席湛正身姿挺拔的站在小區門口的,而尹助理替他撐著傘,這個男人什麼時候來的?

他怎麼會到這兒?!

難不成他看見了我帶顧霆琛回家?

我對助理說道:「你待會送霆琛回家。」

聞言顧霆琛輕問:「笙兒,我剛見著你……你能送我回家嗎?在路上你可以陪陪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