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想要谷主之位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30
A+ A- 關燈 聽書

若是這東西能夠為她所用,中西結合,定能事半功倍。

只是……

想從這老太婆手中拿到醫藥空間並不容易。

鬼醫谷如今也不爭不搶,鬼醫拿著這醫藥空間最大的用處就是傳給下一代。

鬼醫邊給床榻上的徒弟操刀邊說道:「再過三日我就要退位,將這谷主之位讓給如兒,這丫頭如今這樣,三日後如何服眾?」

她邊說邊擔憂地唉聲嘆氣。

蘇雲沁在一旁負責遞葯。

鬼醫從醫藥空間里取出的葯皆是西藥,針管藥水等等。

幸虧她在現代既學了西醫又學了中醫,那會兒學醫之時便感嘆著中醫的博大精深,虔心去學。

比起西醫,她更看好中醫。

如今看著鬼醫如此嫻熟的手法,她的表情倒也肅穆許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實不相瞞,我在現代是專門做外科手術的醫生。我的空間里各種葯齊全。我想著如兒繼承我的衣缽后,我便將這空間贈與她,讓她將鬼醫做大做強。」

「您也是教如兒姑娘西醫?」

「是呀,西醫多好呀!」

蘇雲沁沒再說話。

她不想與這位鬼醫在這樣的小事上爭吵,她默默地看了一眼床榻上的姑娘,臉色慘白至極,血色頓失。

若是手術過程中失血過多,難不成這鬼醫還能從自己的醫藥空間中取出血庫來?

她如此想著,豈料鬼醫當真憑空取出了一袋血,給自己的徒兒插上針管輸血。

蘇雲沁:「……」

她站在這兒分明是多餘的,隱約覺得這老太婆把她留在這裡是為了炫耀顯擺自己的醫藥空間。

……

蘇雲沁回到寢屋時,已是兩個時辰后。

她蹙著眉頭回到屋中,沒見到風千墨的身影,倒是床幔放下,她便掀開了床幔。

男人正倚靠在床頭,見她看過來,伸手拍了拍身側的位置。

「怎麼這麼晚?」

「你快把她徒弟打死,她在給自己的徒兒治療。」蘇雲沁脫了鞋和外袍躺下。

風千墨不大熱絡地輕輕哦了一聲。

「她應該醒不來了。」

「為什麼?」蘇雲沁愣了一下。

「她吞了『長相思』。」

蘇雲沁驚愕不已。

長相思……就是一種會讓人徹底沉睡的葯,短則一年,長則一輩子。

類似於現代的植物人。

這葯是她親手配製的,她再清楚不過。不過這男人是在何時拿到手的?

「你什麼時候拿的?我竟然都不知道。」甚至他還知道這葯叫「長相思」,這名字不是她取的,是蘇小野取的。

長相思,永久陷入睡眠中思念自己所想。

風千墨眉尾飛揚,聲色更是平靜了些許,輕輕地道:「出門之前,孩子們給的。」

「……」蘇雲沁扶額。

「他們給了不少葯,都是從你的葯庫中拿,還一一貼上了標籤,告知我這是什麼葯。」

「這兩個孩子倒是有心了。」蘇雲沁感嘆著。

「是雲沁你教的好。」他握著她的手,幽幽著說道。

他凝視著她的眉眼,湛黑的鳳眸里皆是寵溺溫柔的光。

蘇雲沁對上他的眉眼,沒回應。

他這馬屁拍得可還挺好,雖然明知道他是在拍馬屁,她的心情還是格外好。

……

砰砰砰!

門被用力敲響了,聽著這聲音,蘇雲沁驀地睜開了眸子。

「皇後娘娘,我們谷主有請。」

拍著門的丫鬟來勢洶洶,語氣更是不善。

蘇雲沁爬起來,轉頭看了一眼身側,原本躺在她身側的男人不知所蹤,身邊空空蕩蕩的。

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她慢條斯理地將衣裳穿上走出去。

門打開,丫鬟見到她,驀地抬起頭來,一臉高傲的樣子。

「皇後娘娘,請吧!」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表情倨傲。

跟之前的那些服務到位的丫鬟比起來,這名丫鬟倨傲地厲害。

蘇雲沁眸光微斂,問道:「你是誰家的丫鬟,如此不懂事?看來是你家主子沒有好好教導過你怎麼對待客人?」

丫鬟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看向蘇雲沁。

「怎麼?本宮說的不對?」

「娘娘……谷主要見你。」

「谷主見本宮是一回事,你如此待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看來回頭得跟前輩說說,這手下的丫鬟們真是沒有規矩。」

蘇雲沁言罷,這才抬步往前走。

丫鬟心底咯噔了一下,甚至若是這事情讓谷主知道一定會把她給狠狠教訓一頓,說不定還會把她趕出鬼醫谷!她之所以對蘇雲沁態度如此惡劣,是因為大家都說這皇後娘娘是個軟柿子,巴結討好著谷主,她才會如此。

現在看來,這女人也不是什麼善茬。

入了鬼醫的屋子,她守在徒弟的床榻邊。

剛剛來的路上,蘇雲沁特地打聽了一番這姑娘的名字,叫李如如,是整個鬼醫鬼最有希望成為谷主的人。更是唯一一個可以稱呼鬼醫為師父的徒弟。

「前輩。」

「你來了。」鬼醫抬頭,打量了一番蘇雲沁身上的裝扮。

她應該是剛剛被人從被窩中叫起床,頭髮凌亂,碩大的披風下穿著雪白的睡袍。

不過這鬼醫谷里都是女人,也不在乎這樣的穿著。

蘇雲沁見她打量過來,也低下頭看了自己一眼。

「我發現如兒是中了一種毒。」她沉沉地說道,終於開門見山。

收回目光,鬼醫再也沒有看蘇雲沁。

蘇雲沁眼眸輕閃了閃。

果然是鬼醫,這樣的毒若是資質不夠的大夫是很難診出,而這位鬼醫竟然立刻就診斷出了。

「前輩特地將本宮喚來,是為何?」

「你既然擅長中醫,能否給如兒解這個毒?若是用西醫的辦法沒法給如兒解毒。」

蘇雲沁揚唇,這才知道鬼醫是要求自己。

「前輩,晚輩才疏學淺,這……倘若有什麼差錯可不好。」

鬼醫捏了捏椅子扶手,「無妨無妨,我相信你。」

之前還用給她女兒治心疾的事情來威脅她,這會兒態度轉變如此之大,蘇雲沁差點懷疑這位鬼醫的立場是有多麼不堅定了。

若是鬼醫之前沒有用風千墨納妃的事情威脅她,她興許還會出手幫忙。

但……

她是個記仇的。

「前輩,恕晚輩直言,您這鬼醫谷的丫鬟疏於管教,已經無法無天。晚輩是個脾氣極好的客人,倘若遇到脾氣暴躁的客人,碰到這樣服侍的丫鬟,恐怕就要打死這丫鬟了。」

門口領著蘇雲沁的丫鬟臉色驟然一變,連忙跪下求饒。

「谷主,不是這樣的……奴婢素來說話都是如此。」

蘇雲沁瞥她驚懼的神色,嘴角勾起,「是嗎?難道你不是因為別人說我軟弱可欺,所以你欺軟怕硬,對我就如此態度?」

「當真有此事?」鬼醫眼眸一沉,狠狠捏碎了椅子扶手。

她現在唯一的念頭是治徒弟,這些阻礙蘇雲沁給如兒解毒的不相干人都得死!

她好不容易把這個徒兒培養到與她觀念相一致,而現在竟然有人如此不識好歹!

丫鬟跪在地面上瑟瑟發抖,半句話說不出。

她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心驚肉跳。

「唉,前輩,這丫鬟一定要好好整治,否則日後指不定會鬧出什麼亂子來。」

「嗯,對!來人,把這丫鬟拉下去掌嘴五十下!誰若再犯,同罰!」

丫鬟被人拖下去,求饒的聲音漸漸遠去。

蘇雲沁收回目光,看向鬼醫。

鬼醫的臉上揚著一分笑容,是故作的和藹。

「皇後娘娘倘若還有其他的要求儘管提。」

「只要我能治好這位姑娘,什麼要求前輩都甘願答應?」蘇雲沁淡淡地問道,語氣幽深。

這位鬼醫願意為這小姑娘付出至此,總不可能是她的親生女兒吧?

鬼醫站起身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她這般舉動,像是在掩飾自己的情緒。

比起初來鬼醫谷看見這位鬼醫時的感覺,如今這位鬼醫明顯失態了。

「你……你說。」

「聽說鬼醫谷的谷主繼位就要舉行,到時候谷主還會將手中的醫藥空間贈予下一位繼位谷主。那既然如此,晚輩斗膽說一句,可否讓晚輩也參加?」

鬼醫驚愕地抬頭,錯愕不已。

她看著蘇雲沁,那眼神中的懷疑之色雖深,卻也有些閃爍。

她知道蘇雲沁是現代人,既然瞧見了醫藥空間,想要拿到手也是正常。

鬼醫垂下頭,抿了抿唇,才幽幽道:「你能治好她,我便讓你參加。」

她對自己的徒兒極其有自信,在爭奪谷主這件事情上,她相信李如如一定能夠勝過蘇雲沁。

蘇雲沁揚唇,「好。」

她鋪紙取來筆墨,寫下了藥方,遞給了鬼醫。

之後便回到了準備好的寢屋中休息。

回到屋中卻依舊不見風千墨的身影。

蘇雲沁暗想風千墨是去辦事了,也可能是暫時離開了鬼醫谷,她也沒有多想,便躺下休息。

天色剛亮,她便醒了。

在鬼醫谷這地方,若不是有風千墨在身側,她睡眠極淺。

走出門時,正好聽見了幾名丫鬟正在議論。

「聽說大師姐醒了。」

「這葯配的可真是精準萬分呀!這皇後娘娘若是日後做我們的谷主也挺好的。」

丫鬟們正說著,忽然一轉頭看見不遠處蘇雲沁站在那兒,幾人連忙噤聲。

蘇雲沁挑唇,朝著鬼醫的房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