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有錢便是有權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3:52
A+ A- 關燈 聽書

我清醒的時候還在醫院裡,是在一間高級病房裡面,床鋪非常大非常軟,而男人坐在沙發上正闔眼休息,我艱難的坐起了身子!

男人的警惕性非常高,聽見一絲兒的動靜他馬上睜開了雙眼,隨即閉了閉眼緩神。

他起身向我走來,「醒了?」

他的嗓音透露著我難以言喻的溫柔。

「嗯,現在什麼時間了?」我問。

席湛抬起胳膊看了眼腕錶。

「凌晨三點鐘。」

我哦了一聲說:「謝謝你。」

「無妨。」

「謝謝你陪我到醫院。」

席湛淡淡的嗯了一聲,他走到窗前看了眼外面的潮濕,突然說道:「易徵和元宥希望你能做二嫂,但我目前為止還不想找女朋友。」

我疑惑,「嗯?」

「你可以隨他們喊我二哥。」

二哥…

兩年前席湛便自顧自的讓我喊他二哥。

一切像是回到了曾經。

我故意問:「那有什麼好處?」

他轉過身問我,「你想要什麼?」

我想起我那晚醉酒的話我便覺得有趣。

我如法炮製道:「我想要讓你得到我。」

席湛的眸光含笑道:「我不想得到你。」

「話別說的這麼絕,我很好得,一得就能得到。」

他如那晚一樣,「我沒興趣。」

我笑了笑道:「正好,那就一拍兩散!」

席湛怔了怔問:「你怎麼不按照劇本走?」

我懵逼問:「什麼劇本?」

「那晚醉酒你說過類似的話。」

敢情席湛還記著這事的!

我攤開手無賴道:「我都忘了,那天晚上我醉成那樣怎麼可能記得自己說過什麼?」

席湛突然彎腰問:「真醉了?」

難不成他發現我是裝醉的?!

他深邃的眼眸對上我的視線,我在他的眼睛里看見了略有些忐忑、心虛的自己。

我躲開他的視線道:「肯定醉了!」

他沒有戳穿我。

席湛這人從不會戳穿誰的。

他輕聲問我,「還想睡嗎?」

「嗯,但我餓了。」

我今天就喝了杯牛奶。

他耐心問我,「想吃什麼?」

我困惑道:「這有點不像你。」

他偏眸盯著我,「怎麼?」

「元宥這樣待我,我還想的通,可鼎鼎有名的席湛這樣待我,我便想不通,太過溫柔了!」

「這便是喊我二哥的好處。」

我:「……」

席湛真是撩人不自知。

……

冰島。

季暖剛做過手術沒有幾天,原本該繼續待在醫院裡恢復傷情的,但藍公子住在醫院裡不太習慣,季暖索性便率先提議要回木屋養傷。

回木屋的這天下著大雪,藍公子異常的精神氣爽,一回到木屋就脫下身上那件束縛的西裝到溫泉里泡澡,季暖不好意思看便回到自己房間躲著一直不肯出門,直到外面的風鈴響起!

起風了。

冰島風雪交加的氣候與梧城很像。

季暖想在這裡定居也算不錯。

她推開門出去瞧見藍公子換了一身血紅色的和服,這等顏色穿在他身上一點都不浮誇。

反而平添一股魅惑。

藍公子此時正盤腿坐在走廊上的,面前放著一架古琴,瞧著就很上等的那種,上面雕刻著精緻的花紋,還刻上了藍公子的字——殤。

季暖過去坐下問:「藍先生會彈琴?」

院里的積雪很厚,可溫泉仍舊冒著熱氣,藍公子輕輕的撥動琴弦道:「從小便學。」

藍公子的身上透著一抹難以言喻的高貴!

季暖在心裡感嘆,藍公子真是活在動漫里的男人,處處英俊,處處溫和且處處精緻。

她誇道:「藍先生會的不少。」

「嗯,家裡有錢,我不用為生活奔波,更不用學不喜的東西,有很多的閑暇時間學自己喜歡的東西。」

家裡有錢被藍公子說的義正言辭。

季暖敷衍道:「真羨慕你。」

藍公子皺眉,「羨慕我什麼?」

季暖道:「家裡有錢。」

藍公子:「……」

藍公子不願再和季暖溝通,他看了眼雪蒙蒙的天色,垂著腦袋開始彈奏著琴曲鳳求凰。

不過季暖聽不明白。

她沒學過琴,分辨不出什麼曲子。

自然便忽視了藍公子的心意。

但這首曲子卻格外的好聽!

季暖蹲坐在藍公子身側安靜的聽著,這時自己兜里的手機響了,她取出來看見是陳深打的,其實她挺不願接的,但怕他找到這裡來!

這樣的事陳深做的出來!!

她猶豫了一會兒起身到走廊的盡頭才接通問,「你現在給我打電話還有什麼必要嗎?」

陳深緩了緩語氣道:「時笙說你結婚了!」

這個事他遲早會知道的。

季暖沒有絲毫隱瞞道:「是。」

電話那端的陳深猛的閉上了眼睛,心裡突然堵著一口氣,想將那個人立刻撕成粉碎!

他穩住情緒問:「什麼時候的事?」

她如實道:「快半個月了。」

半個月…

他去貓貓茶館找她時她就領證了!

「季暖,你信不信我殺了他?」

聞言季暖冷笑,她望著頭頂淺藍色的風鈴,語氣平靜的說道:「我會找一個很平庸的男人讓你對付嗎?陳深,我認識的權貴可不僅只是你!我認識他比認識你可還早了三年呢!」

陳深咬牙問:「誰?」

「與你無關,但你遲早會知道的!」

電話那端傳來陳深的威脅,「你別逼我!」

到現在這個時候他還在威脅她!

季暖猛的掛斷了電話,電話另一端的陳深震住,沒想到她會如此待他,他直接砸掉手中的手機問身側的助理,「查到她的地址沒?」

「陳先生,季小姐的行蹤一直被人抹除著的,還有那位藍先生,我們查不到他的身份!」

「廢物,你去查誰跟季暖登記領的證,再順勢往下……」

陳深猛的頓住想起上次去冰島找季暖時,季暖匍匐跪坐在地上尊敬的喊了一聲藍先生。

難不成是藍殤?!

藍殤這個人陳深有所耳聞。

要說這個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是誰,無外乎是席湛,接著便是他陳深,再然後是席家,接著便是最近起來的商家以及芬蘭的赫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要說這個世界上最有錢的是誰…

無外乎一個藍殤。

他無權無勢,並不是他無權無勢,是他從不經營權勢。

但他有錢,比任何人都有錢!

有錢便是有權!

這個道理淺顯易懂!

陳深默然,像是突然失了主心骨!

他吩咐助理,「安排專機立即到冰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