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蚊蠅擾我眠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08:52
A+ A- 關燈 聽書

第34章蚊蠅擾我眠

容離昨夜睡得晚,又不踏實,今兒在一起來臉色說不上好,這可把小桃嚇了一跳。

沐芙院雖然就她們主僕二人,可這段日子主子完全轉了心性,她跟著主子能感覺到,雖然王爺還是不重視主子,可主子自己過得很開心。

每日容光煥發也不是裝出來的,可今日這般情形,彷彿回到了一個月之前,小桃有些擔心的看著容離,難不成是因為王爺昨晚的關係?

王爺對柔側妃太過關心,看來是傷了主子的心,她生怕主子又像之前一樣,為了王爺暗自傷神。

容離閉著眼睛揉了揉額頭,現在自己被養的真是嬌貴了,平時幾天不睡也不像現在這麼憔悴,看來她的訓練還是不達標,身體雖然一日比一日好,可精神還需要調養。

坐在梳妝案前,等了半晌不見小桃動作,古時女子頭髮太長,她想隨意扎個馬尾根本辦不到。

有心拿剪子剪去一些,可小桃一見嚇的跟什麼似得,還以為她想不開要尋短見。

她耐心的解釋完,小桃更不幹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她要是剪了就是對不起老丞相了呀。

容離一聽立馬歇了剪頭髮的心思,每日還得等這小桃幫她盤發,這讓她無端端生出一種不能自理的奇怪感覺。

今兒自己坐這兒半晌,等著小桃來幫她梳妝,誰知道這丫頭半天沒了動靜。

容離睜開眼,有些疑惑的看著鏡子里愣神的小桃,「小桃,怎麼了?」

小桃回過神,手裡拿著梳子皺巴著小臉兒,「主子,您沒事吧?您要是有什麼心事,可不敢自己憋在心裡,小桃雖然無用,但您有什麼煩心事跟奴婢說說,奴婢給您解解悶還是成的,您可千萬要仔細自己的身子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容離明白了,敢情這丫頭是看自己臉色不好,以為自己又為那個端王傷神呢。

「我沒事,就是昨晚上有隻蚊蠅,在耳邊嗡嗡叫的著實煩人,也快入夏了,過會你去找管事要些艾草來。」

「欸,奴婢一會兒就去。」小桃高興了,原來主子是被蚊蠅擾的睡不好覺,那她就放心了,若真為了王爺,她是半點兒忙也幫不上。

真是個沒有城府的丫頭,容離搖了搖頭,小桃心性單純,有什麼事都擺在臉上。

小桃手腳麻利的給容離梳妝好,又陪著她用了早飯,古娘子做事是極妥帖的,她們主僕再也不用在飯食上擔心了。

這時,有丫鬟來報,正是帶著白三娘進來的丫頭,沐芙院里沒有其他下人,王爺招了人進府裁衣,誰接了這檔子事誰就負責通傳。

容離沒想到夏侯銜不止說話算話,行動還挺迅速,由小桃扶著來到正廳,看到下面站著一名白衣女子。

身上無其他贅物,髮飾也是簡簡單單,容離看了一眼覺得這女子可能會投她的脾性。

「絨繡閣白氏三娘,參見王妃。」白三娘福身行禮。

「免禮,」容離也不拿喬,人家是來幫她做衣服又不是來找事的,「小桃,看茶。」

白三娘一愣,沒想到容離這麼客氣,「謝王妃。」

平日到府裁衣,都是行完禮便開始工作,不想端王妃竟讓她在府內用茶。

「今日有勞三娘,除了日常的衣物,另外本宮這有些圖樣,不知你可能做?」容離將早就準備好的衣樣遞給白三娘。

她不耐穿這些繁瑣的長袍,平日又在後院不出去,所以容離畫了些簡便的衣物,既方便又不累贅,只靠著小桃一人做實在有些費力。

白三娘接過圖紙,眼前一亮,這些衣服簡便又實用還不乏美觀,幾樣衣服看下來,白三娘對容離又有了不一樣的認知。

一件衣物也能表現出一個人性情,按照這些樣式看,端王妃絕對是個爽利的女子。

借著和容離交流的空當,白三娘打量了她一眼,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影像吻合。

髮飾衣物並不繁瑣,選的顏色正巧能托起她清冷的氣質,雖說不是傾國傾城貌,可通身氣度不是一般女子能比擬。

端王妃絕非等閑之輩,白三娘自認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

這府里端王妃和柔側妃若做對比,柔側妃絕對在端王妃之下,不論是行事還是氣質,差這位端王妃不是一星半點兒。

白三娘更疑惑了,就這一位放在府里,哪個男子不應好好相待,可到了端王這裡,怎麼就置之不理呢?

還有之前的傳聞,看到眼前這個女子,白三娘無論如何也將兩者聯繫不到一起。

不是說嗜金銀首飾如命,恨不能珠翠滿頭嗎?

不是酷愛艷麗的顏色,恨不能將所有明艷的色彩穿在身上嗎?

那誰來告訴她這個清清淡淡的女子是誰?

紅配綠、紅配紫的那些,哪有?哪有?

如果容離知道白三娘心裡所想,大概會淡定的點點頭說,「你說的那些還真有,不過被都我扔了。」

白三娘將圖樣看完,對容離道,「王妃所繪衣樣,奴家雖沒見過,但依絨繡閣的手藝做出成衣是沒問題的,奴家可否將圖樣帶回,等衣物製成再將圖紙歸還?」

有此一說,是因為白三娘看圖樣中的款式新穎又有靈氣,怕端王妃不願讓她帶回去,畢竟出自人家自己的手,不願外傳那是肯定的,她們絨繡閣不說人多眼雜,就是平常來往的人也不在少數。

容離聽了這話笑了笑,對白三娘的好感又多了兩分,「三娘不必客氣,自管拿去便是,我這衣樣怕是也入不了金貴人兒的眼,自己瞎穿穿罷了。」

「王妃大量,倒是奴家心思窄了,還望王妃見諒。」白三娘起身告罪。

「這是做什麼?」容離虛抬了抬手,「咱們閑話而已,沒那麼多規律。」

白三娘又福了一福,才坐回去。

兩人說了會兒話,白三娘便開始工作,量了容離的尺寸,又介紹了些款式和花樣,待她確定后,白三娘讓丫頭記在隨身的本子上。

白三娘準備告退,回去早日把衣服做成,好給容離送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