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反常的席湛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4:23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離開了病房,我肚子餓的有點難受,不過這大半夜的哪兒還有餐廳開著門的?!

我不清楚,耐心的在病房裡等著,大概半個小時之後席湛出現在病房裡,右手拿著的是一個天空藍的飯盒,而左手握著一杯牛奶。

他先將牛奶遞給我,我接過感觸到還是溫熱的,我打開蓋子喝了一口見他打開了飯盒。

裡面是山藥排骨湯。

以及一碗白米飯。

席湛將米飯泡了湯盛了半碗給我,我把牛奶杯還給他接過碗沒兩分鐘就吃了個乾淨。

見我狼吞虎咽的模樣席湛問:「這麼餓?」

我將碗遞給他,「嗯,今天什麼東西都沒吃!就中午喝了一杯牛奶而已,再來一碗!」

席湛又給我盛了半碗。

我吃完又啃了兩塊排骨,嘴上都是油膩膩的,席湛遞給我兩張紙巾提醒道:「擦擦嘴。」

我笑著接過擦拭著唇角。

席湛將飯盒收起來擱在了一邊,隨後非常有耐心的說道:「繼續睡會兒,早上再回家。」

眼前的席湛很溫潤。

起碼比昨天的溫潤。

像是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我有點看不明白!

莫不是他恢復了記憶?!

不怪我如此警惕,因為兩年前顧霆琛騙過我他失憶,我對這方面有很重的心理陰影!

我仔細的瞧著席湛,他邁開長腿又坐回到沙發上,沒有再闔眼休息,而是拿著桌上的一本書翻閱著,遠遠的我看不見書名是什麼!

我疑惑的收回目光道:「那我睡了。」

我閉上眼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再次睜開眼時席湛背部倚靠著沙發闔著眼的,我輕手輕腳的起身下床走到他的身側拿起桌上的那本書。

《法國中尉的女人》

這本書我恰好看過。

裡面大致寫的是,一位維多利亞時代的紳士已經與一名門當戶對的富有女人訂婚了,但是當他遇到一個神秘而驚艷的、據傳是被法國中尉拋棄的女人時,他被完全的征服了……

這本書是純英文的書,我翻開看見裡面用英語手寫了一句話,「遇見你之時,我從未想過會如此這般愛你,我雖然並非你的唯一,可慶幸的是你是我的唯一,我願成為被你征服的那頭猛獸,收起堅硬的牙齒以及利爪將你擁入懷裡。」

這段話是席湛親自寫下的嗎?!

我看了眼時間,是去年新年寫的。

我又想起那本《麥田裡的守望者》

他在上面用中文寫著,「我之前並沒有愛過別人,你是第一個,我怕我做的不好,讓你覺得愛情不過如此。」

席湛在自己的書上都會手寫一段話嗎?!

我像是發現了什麼秘密似的,想著有時間就去翻翻他的書房,當然並不是席家別墅,而是艾斯堡那座別墅的書房,因為在他心裡那兒才是他的家!

他肯定將自己的東西都收藏在那兒的!

我手指輕輕的摸著書頁上的字跡,他的英文都寫的這般漂亮,我忍不住的抿唇笑了笑,耳側突然傳來一抹低柔的嗓音,「在笑什麼?」

我偏過腦袋胡謅道:「英文寫的很漂亮。」

席湛清明的眼眸總是很吸引人的,而且裡面還倒影著我的輪廓,一顰一笑皆入他眼!

我好奇問他,「你寫的?」

「嗯,之前寫的。」

我裝作不懂的問:「什麼意思?」

他下意識擰眉,「看不懂?」

我發揮演技道:「說出來你都不信,我目前為止高中都沒有畢業呢,要學歷沒學歷,要底蘊沒底蘊,還是離過婚的不值得人愛的……」

我頓住,瞧見他眼眸里含著隱隱的笑容,雙手交叉微微的仰頭望著我,「你繼續說。」

我想了想接著道:「他們都說我是花瓶。」

席湛點點頭道:「也算是優點。」

我打趣問:「花瓶也是優點?」

他沉然道:「漂亮是一種優勢。」

我又提起道:「可這份漂亮離過婚,不值得某人過眼,抱歉啊,讓你親了離過婚的女人!」

聞言席湛收斂起柔和,目光略微薄涼的盯著我道:「那天晚上有口無心,我很抱歉。」

「沒事啊,這是你的真實想法。」

席湛突然被我堵的沉默不語,而我卻在疑惑,這樣耐心的席湛不像失去記憶……

我甚至大膽的猜想我會不會被戲耍了?!

「算了,看在你送我到醫院的份上我便不與你計較,但你下次再這樣我可不原諒你!」

席湛評價道:「你脾性還挺大的。」

我哦了一聲繼續問:「這段英語是什麼意思?」

席湛默了默,用著他那磁性且性感的嗓音輕輕的念著,「遇見你之時,我從未想過會如此這般愛你,我雖然並非你的唯一,可慶幸的是你是我的唯一,我願成為被你征服的那頭猛獸,收起堅硬的牙齒以及利爪將你擁入懷裡。」

雖然知道意思,但被席湛念出來的感受完全不同,有點震撼人心,心裡是滿滿的甜蜜!

不過要是以前的席湛絕不會給我翻譯的!

我太了解他了!

這個男人高冷到不願搭理任何人!

一個字一句話都懶得應付你!

但現在他竟然給我翻譯了!!

這有點反常啊!!

我壓下心底的疑惑問他,「你心裡有人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反問我一句,「你希望我心裡有人嗎?」

咦…

失憶的席湛會問我這種問題嗎?

心底漸漸的升起無盡的疑惑。

我搖搖腦袋又點點頭道:「不太清楚。」

席湛忽而起身從我的手中抽過那本書淡淡的吩咐道:「睡吧,我有點事需要回桐城。」

要是以前他不會說這句話的!

他會直接離開,壓根不會給我解釋!

我突然伸手握住他冰冷的掌心,他頓住身子,我試探性的問:「席湛,你喜歡我嗎?」

他雲淡風輕的回我,「沒大沒小。」

因為我喊他名字所以沒大沒小嗎?

我解釋道:「你又不是我二哥。」

他轉過眸突然問:「你不想認我?」

這話是有點深意了…

我輕問道:「你認識允兒嗎?」

他反問我,「元宥不是喚你允兒嗎?」

隨即席湛離開了病房,但我心裡充滿無盡的疑惑,我趕緊拿著手機給赫冥打了電話!

他正在睡夢中,迷糊的問我,「幹嘛?」

「醫生說席湛的記憶什麼時候會恢復?」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