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回家嗎?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4:50
A+ A- 關燈 聽書

「他就是撞了腦袋記憶凌亂,基本上忘的都是這兩年的事,恢復周期就在這一兩個月。」

也就是說隨時都有可能恢復記憶?

席湛恢復了記憶我們怎麼知道?

萬一他見我們不認他戲耍我們呢?

心裡雖然不敢百分之百的確定,但依照我了解的席湛他絕不會是個多話的男人!

也就是說他可能恢復了記憶!

而且這個猜測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那前天晚上席湛說的那句話…

當時他恢復記憶沒?!

我心裡感到非常難堪,感覺被席湛戲耍了似的,赫冥見我不說話一直喊著我的名字。

我回他說:「沒事,我先掛了!」

掛了電話后的我心裡非常鬱悶,心裡大致有了結論,想起我和席湛在一起的這兩年,雖然他很完美,他處處忍讓我,甚至極大的理解我,但在這兩年的時間裡,他總是離開我的身側,一走就是一兩個月,連個解釋都沒有,問他什麼都是說著要守著芬蘭那邊的權勢。

他總是將自己處於危險當中,給我一種不安穩的感覺!

而他呢?

他一直都是安之若素。

一副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模樣!

好似這場愛情博弈就我一人在努力。

而且無論是他對孩子的冷淡,還是對我的沉默,我總是在用各種各樣的理由為他開脫。

一直想著他有所進步。

久而久之我便累了!

特別是現在,他恢復了記憶他還戲弄我!

他都不知道前段時間我多擔憂他!

好吧,是我先不認他在前!

可是我心裡就是憋著一口氣。

我也並非是矯情還是作什麼之類的,我就是生氣,以一個女人的心思生一個男人的氣!

特別是他前晚他還那般維護著赫老…

與我站在對立面!!

那時他恢復記憶了嗎?!

應該恢復了吧…

因為在此之前他主動的問了我,「你為何和我身側的人都很熟?」

還有事後到了江邊找我。

並且提醒我道:「這樣容易吃虧!」

要是不記得他何故關心我?

心裡越深思越生氣,越生氣越難過。

我起身穿上衣服回到公寓換了一件厚厚的羽絨服,原本計劃親自去法國接潤兒的,但想了想還是決定飛去冰島找季暖,反正無論去哪兒我暫時都不想待在梧城,都不想見到席湛!

我沒有通知任何人,連助理都是保密的,自己買了機票到冰島,在上飛機之前給季暖發了消息,她驚訝的回我道:「我到機場接你!」

我趕到機場時震住,沒想到陳深亦在!

他見我突然出現一直皺著眉,隨即取出手機給席湛打了電話,「你管不管你家女人?」

我清楚的聽見那邊一抹冰冷的嗓音問,「在哪兒?」

「冰島。」

陳深回了這話便直接掛斷了電話,反倒弄的我一怔,沒想到誰都沒有告訴別人行蹤的我剛落地冰島就被陳深這個男人捅給席湛了!

而且聽席湛這話我百分之百確定他恢復記憶了,當得到這個答案時我心裡憤怒到極致。

我懟著陳深,「多管閑事!」

陳深的脾氣很暴躁,他瞪了我一眼隨即看向季暖問:「季暖,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個主動隨我離開,二個我打暈你帶你離開!」

屁話,這叫選擇嗎?!

這分明是強制性的要帶著季暖離開!

季暖雙眸平靜,我過去站在她的身側聽見她無畏的說道:「我的臉還沒有恢復,我不隨你離開,而且即使我要離開我也不會隨你離開!」

季暖這話很剛,陳深的眼眸沉了沉,他突然上前一步,季暖拉著我的胳膊退後一步,鎮定自若的告訴他殘忍的真相道:「我不清楚你為何要到這裡來找我,更不清楚你現在待我是什麼樣的心思!是不是兜兜轉轉到現在還是覺得我最聽話?想要我回到你的身邊做你的情人?我不知情你是怎麼想的,我自然也不關心!陳深,我們兩個應該保持適當的距離,因為現在的你有未婚妻,而我有我的丈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丈夫這個詞刺激到陳深,他滿眼通紅,狠狠地呵斥著季暖道:「閉嘴,別惹我生氣!」

「你還是這麼霸道!以前你仗著我喜歡你,你可以這般待我,可現在憑藉的是什麼呢?」

季暖目光溫潤的盯著陳深道:「我認識藍殤五年,當時他便問過我要不要跟他走,但那時我拒絕了他!因為那時陳楚還在世,我堅信著我能和他破鏡重圓,可最後……陳深,你出現在我生命里的時機只是比藍殤合適了一點而已!倘若當年陳楚沒在世我又怎麼會選你?」

陳深沉重的問道:「你想說我是多餘的?你想說你愛他?你想說你對我的愛只是一場錯誤?」

季暖看見這樣的他直接道:「你別說愛這個字,會讓我聽著噁心,更別在這質問我,因為當初離開我、說著要離婚的是你陳深自己啊!誰都沒有強迫你,我也坦然的放你離開呀!你現在這樣糾纏不休又是為何呢?」

季暖的語氣越溫柔越刺傷陳深的心!

男人猛的退後一步,腳步發虛,他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季暖,又突然看向我問了一個特別莫名其妙的問題,「你覺得我會是顧霆琛?」

我:「……」

我這怎麼回答?!

他搖搖腦袋道:「我不會是他!」

陳深終究妥協沒有帶走季暖,但我深信他們兩個很難回到曾經。

畢竟季暖現在和藍公子領了結婚證,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情,很難再有什麼轉機,除非是藍公子這邊肯放季暖離開!

可藍公子會放季暖離開嗎?!

待陳深離開之後季暖才腳步發虛的靠在我身上,喃喃道:「我從未像今天這般對他說過狠話。」

「暖兒,他有他的迫不得已。」

話雖這樣,但陳深終究做錯了事。

季暖突然嘆息道:「我不清楚他有什麼迫不得已的苦衷,但我了解他,他比顧霆琛手段陰狠,他不會輕易的放過我的!」

「放寬心,現在有藍公子護著你!」

見我提起藍公子,季暖的眸色突然溫和,她轉過身體一怔,輕喚著,「藍先生。」

我轉過身瞧見身後兜著一身墨色西裝的男人,模樣煞是好看,比起席湛絲毫不遜色,身上那股冷清孤傲的氣質別具一格,他目光沉靜的望著季暖問:「回家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