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娘親,妹妹叫著心痛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08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盤膝坐在床榻上,正研究著扳指,豈料忽然眼前一道刺目的白光閃過,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抹高大的身子給撲倒在了床榻上。

「我去!」她低咒了一聲,連忙推他,想把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給推開。

可推了半晌都沒有推開。

風千墨從她的身上撐起,撤開。

「你進空間里了?」蘇雲沁忽然問道。

風千墨撣了撣身上的灰塵,不滿地道:「嗯。」

一個字,已經昭示他的情緒非常不好了。

「你幹嘛這個表情?」蘇雲沁有些古怪地看著他。

「雲沁,你到底是來自哪裡?」剛剛剎那,他忽然對這個小女人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也許,她根本不是蘇鵬的女兒?

只是在空間里看了一圈就懷疑其她了?

蘇雲沁很詫異,抬起手探了探他的額際,確定他沒有發燒后才收回了手。

「千墨,你怎麼進去的?你帶我進去,我再告訴你。」

「嗯?」他狐疑地看著她。

蘇雲沁以為他是不相信自己,連忙伸出三根手指頭對天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

「好。」他拿過扳指,在扳指上不知按了哪兒,白光再次乍然劃過。

下一刻,蘇雲沁再睜眸時,眼前的景象已然變幻。

眼前這是醫藥空間里,偌大的空間里擺放著無數的葯,全是西藥。

再往前走,便是醫藥器械,什麼高級器械都有。

臨床醫生的醫藥空間果然不同凡響,全是適合臨床使用。

「這些東西,你肯定都沒有見過。」蘇雲沁走至一台顯微鏡下站定,看向跟在她身後的男人。

看來這扳指不需要密碼,而是有打開的開關。

不,也不是。

若是每次都進入拿葯太麻煩了,意識一定能夠控制取葯,只是她也不知道這密碼到底是什麼,可能李如如能知道?

風千墨輕抿唇。

「我告訴你吧,我確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來自異世,只是死了,復活之後便佔據了這具身體。」

男人的眼眸一沉,一步步靠近她,將她拉入懷中鎖定。

「還會回去嗎?」

他初看見這東西便知道這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

只是沒想到他的小女人竟是復活的。

如若是復活的,那以前到底遭受了怎樣的苦難?

「自然不會了。」她回抱住他,「你在哪兒,大寶小寶在哪兒,我便在哪兒。」

這是他們的家,她哪裡都不會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將她更緊地擁入懷中,俯下頭輕輕蹭在她的側臉上,來回蹭著。

「不要讓我擔心。」

「嗯,我不會的。」

……

三日後,帝后回宮。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娃娃一聽說爹娘回宮,一早就折騰著起床,嚷著靜容把他們帶到宮門口迎接。

一個孩子尚且讓靜容能忍受,可若是兩個孩子一起嚷嚷,那真是讓靜容頭痛。

靜容站在宮門口,牽著兩個娃娃,心底有些委屈。

大概是兩個娃娃跟她太熟了,現在都不懼怕她了,真是作孽。

前方漸漸出現了馬車。

蘇小陌被靜容牽著小手卻興奮地在原地跳了起來,「爹爹,娘親!爹爹和娘親的馬車!」

他嘰嘰喳喳地叫著。

蘇小野很不給面子地送了一個白眼過去。

「哥哥,矜持點!咱們要讓爹娘看出我們現在已經是大人了!」

可以獨當一面的大人了!

蘇小陌被自己的妹妹教訓,小臉上笑容有些掛不住,只好冷靜下來。

他可不想讓爹娘看見罵他調皮。

馬車停下,帝后二人下了馬車。

在宮門口迎接的眾人紛紛行禮恭迎二人。

蘇雲沁率先看見了兩個孩子,她大步走向孩子。

「娘親!」蘇小陌鬆開了靜容的手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蘇雲沁的腿,「娘親,你可回來了,想死我了!」

她摸了摸孩子的小腦袋瓜,「你是哥哥,還不如妹妹沉穩。」

蘇小陌一聽,頓時鬆開了蘇雲沁的手,轉頭瞪了一眼蘇小野。

蘇雲沁見著二人,一顆心也總算是安定下來了,含笑著摸著兒子的腦袋。

有多久沒有摸這小搗蛋鬼的腦袋了,這會兒總算是有機會摸一把了。

蘇小陌被摸了腦袋,不滿地抬起頭來。

「娘親,我是大人了,不要隨便摸我的腦袋瓜子。」

他憤憤地說完,又輕哼了一聲,轉身就往風千墨的身邊走去。

蘇小野撇嘴,一臉無奈地說道:「哥哥真幼稚。」

「娘娘,陛下,一路勞頓,不如先入宮休息?」靜容迎上前來。

之前在恆城她和邪風收到了陛下的信,讓他們提前回宮,所以她和邪風很早就回到了宮中。

一直在宮中等待著皇后和陛下的消息,只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始終都沒有消息,才讓他們心中頓感擔憂。

如今好了,人回來了就好。

蘇雲沁點頭,握著蘇小野的手回了宮中。

風千墨回宮后的第一件事竟是一頭扎進了書房。

在御書房內見了不少大臣,應該是處理了不少事情。

蘇雲沁則是檢查了一番自己的女兒身體狀況。

「娘親,你不在的這些日子,我都沒有發病哦,我很乖的。」女兒軟軟糯糯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小心翼翼。

聽著女兒的話,蘇雲沁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小臉蛋。

「你是最乖的,是娘親的心肝寶貝。」

「哎喲,娘親離開了幾日就會說甜言蜜語了。」蘇小野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暗暗吐槽自己的娘親。

蘇雲沁也不惱,放開了她的小手。

「最近都有好好上學嗎?夫子可有不滿的地方?」

「我們都有好好上學的,夫子可喜歡我們了。」蘇小陌立刻湊了過來,邀功似的說道,「娘親,你去外面這麼久,是不是有很多好玩的事情?」

蘇雲沁搖頭。

並沒有什麼好玩的事情。

甚至,給女兒的斬月果也沒了。

她自責而有些鬱悶。

這般等下去,又要等到七月了,現在距離七月還有三四個月,如何能等?

她的眼眸眸光一暗,站起身來輕輕嘆了一聲。

兩個娃娃也察覺到了母親的情緒不知怎麼突然就低落了下去,蘇小陌臉上神情也驟然一收,弱弱地上前輕輕拉扯了一下娘親的衣角。

「娘親,沒有找到葯也沒有關係,咱們親自去摘!我給妹妹摘!我最近輕功進步了不少哦!」

「對對對,娘親,我也學了一點輕功。」蘇小野也想安慰娘親。

她對自己的病本來就沒有什麼期待,所以即便是沒找到葯,她也不會覺得有多麼地失落。

她只想讓娘親高興一點。

蘇雲沁不知為什麼,看著兩個孩子這麼懂事的模樣,眼眶有些發熱。

「嗯,等到七月,娘親親自去摘。」

七月,斬月果能盛開,她不信還摘不到。

……

之後幾日,風千墨忙著處理朝中之事,經常早出晚歸。

蘇雲沁也無法替他分擔,雖然上朝之時她依舊參加,可是卻並沒有插話的餘地。

甚至,忙碌下來之後,孩子改名的事情也被拋諸了腦後。

這麼過去了幾日,天氣回暖,這日夕陽落下,蘇雲沁正在研究自己的醫藥空間。

偏生靜容氣喘吁吁地沖了過來,一臉出事地樣子道:「娘娘,不好了!」

「怎麼了?」靜容這跑得呼哧呼哧的樣子,蘇雲沁也有些驚愕,站起身來。

「小公主她……她在皇家學院發病了!」

蘇雲沁瞳孔一縮,猛地沖了出去。

「娘娘,等等奴婢!」靜容連忙追了上去。

走到了皇家學院里,一群人正圍在屋外。

孩子們突然瞧見了大步衝來的蘇雲沁,大家紛紛讓開了道,讓她進入。

為首的墨易寒看見蘇雲沁,禮貌地朝著她行了一禮,「皇後娘娘……」

「嗯。」蘇雲沁輕應了一聲,已經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蘇小陌撲了過來,「娘親,你快過去看看妹妹,她服了葯,可是現在還叫著心痛。」

蘇雲沁走至榻邊,給蘇小野檢查身體。

蘇小陌剛要跟進去,卻被墨易寒給拉住了。

「小殿下,您還是不要進去打擾到皇後娘娘診病。」

「你好意思說這話?」蘇小陌一把揮開了他的手,若不是因為這小子比他年紀大,比他高,他真想一掌揮開他,「如果不是你,我妹妹怎麼會發病?」

「小皇子。」靜容連忙將蘇小陌拉至一側。

蘇小陌依舊氣怒地磨了磨牙,瞪著墨易寒。

墨易寒似乎因為蘇小陌的話傷到了,默默地垂下頭了,默然不語。

靜容才道:「小皇子,您看墨公子也內疚,您就別傷他了。」

蘇小陌抿著唇,倔強的小模樣可見他的不高興。

蘇雲沁在屋中給蘇小野檢查身體,給她施了針。

其實空間里有止痛的葯,但西藥的止痛藥會產生賴藥性,蘇小野還這麼小,她不想讓自己的女兒遭這個罪。

「小寶,忍一忍,忍一忍就好了。」她輕聲安慰著。

她給蘇小野的葯吃了都沒法安撫蘇小野突發的心疾?

以往從未有過,今日這是為何?

除非是她的情緒波動太大。

剛剛蘇小陌在門口的大呼小叫她都聽見了,難道跟那姓墨的小男孩有關係?

她眼眸一深,目光落至女兒蒼白的小臉上。

這麼小的年紀,不能再受這樣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