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示弱的席湛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5:48
A+ A- 關燈 聽書

「你怎麼在這裡?」

我裹上浴巾離開溫泉向房間里走,男人緩緩的尾隨在我的身後,我心裡倒也詫異,距離陳深給他打電話過去不過才過去兩三個小時。

而他現在人就已經在冰島了!

這隻能說明陳深給他打電話時他就已經在來冰島的路上,他對我的行蹤倒是了如指掌。

但現在是個什麼狀況?

他裝失憶?!

然後我還沒有發現他裝失憶嗎?

他還要繼續假裝失憶嗎?

我進了房間轉身對上男人的視線,輕飄飄的扔下一句,「孤男寡女不適合共處一室。」

席湛站定腳步,我迅速的關上了門。

從席湛出現到現在他都沒有說一句話,一直眸光淡淡的望著我,像是在考究什麼似的!

我換了一件衣服躺在床上,或許因為感冒未好,我精神一直迷迷糊糊的,再次有意識時突然想起席湛,連忙偏眼望向門口那抹身影!

門是白紙做的,很透光,能看見席湛的身影,很高高大大的一個身影,像一座屹立不倒的大山在那兒守著我,令人心底泛起漣漪!

我不想生他的氣!

可我就是被他的態度弄的傷心!

我更不想對他發脾氣、無理取鬧,但心裡就是過不去那個結,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他給了我安全感,可又未給我安全感。

我理解荊曳說的席湛的世界就是榮耀與災難並隨的世界,可我好像被他排斥在世界之外!

我從未走進過他的世界!

他也從未讓我去了解過!

而且我和他兩個人之間……

我們有了孩子,相當於有了家庭!

可這個家庭與我想象中的天差地別!

他仍舊我行我素,被我說過幾次之後才懂得報備,但我到芬蘭的那天晚上席湛遇到事之後什麼都沒說,直接讓我下車讓易徵帶我離開,他從未想過我們兩個人共同去承擔這事!

我又並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

我有席家,我足夠能與他並肩前行!

可他沒有,他將我推得遠遠的!

我精神睏倦的起身打開門,席湛聽聞動靜側過身子眸光清明的望著我喊著,「允兒。」

聰明如席湛已經猜到我知曉他恢復記憶的事,我斜眼看向他問:「你怎麼不裝了呢?」

席湛的個兒很高,他微微的垂著腦袋抿了抿唇想說些什麼,我接著諷刺他問:「我不就是離過婚的女人嗎?就值得你大老遠追來這兒?」

我現在並不因為這個生氣。

但就是莫名其妙的想懟一下他!

聞言他眸色沉了沉喊著,「允兒。」

他這是提醒我謹言慎行。

我咬牙問:「你這是什麼臉色?」

席湛面色微震,「很生我的氣嗎?」

他是察覺到了我在生氣。

我自己也覺得自己的這股氣實在不該!

不該歸不該,但心裡就是鬱結!

我沒有理他,直接推開他的身體,但他紋絲不動,一個反手就將我摟進了他的懷裡!

席湛的動作非常、非常的霸道!

我憤怒,「你鬆開我!」

每次他都是這樣!

都是以沉默不語的姿態應付我!

等我心軟、等我再次貪戀他!

他的胸膛很堅硬,我穿的衣裙又是睡衣款式的,特別的單薄,他將我的肌膚硌的很不舒服!

我一直在他的懷裡掙扎,漸漸的我察覺到他異樣,在我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席湛低啞的聲線響在我的耳側,「寶寶別動。」

再動他就忍不住了…

他是這麼個意思嗎?!

我心裡的情緒突然非常複雜,我想我終究對他無法生氣,終究無法給他甩太大的脾氣!

我愛席湛,我愛眼前的這個男人!

我總是能輕而易舉的原諒他!

而且他隻言片語都不用說!

可越是這樣我心裡的鬱結越深。

並不是因為他裝失憶…

更不是因為他那句話…

而是我想融入他的世界…

一個很簡單的想法而已。

我想要一個正常的家庭!

我想要真真正正的了解他,我想在危難時刻時易徵不會說我沒有資格的話,我想成為真正站在他身側能夠與他並肩而行的女人!

僅此而已!

我想要的真的僅此而已!

可這於我而言很難很難。

心裡像是裝了千金重的石頭,有點喘不過去,席湛低低的嗓音傳來,「寶寶,我很抱歉那天晚上說的那句話,但那只是一個問句而已。」

離過婚的女人值得我喜歡嗎?

我下意識問:「還有回答?」

他嗓音纏綿道:「值得。」

「席湛,你少花言巧語。」

他低低的回到道:「我這是彌補錯誤呢。」

「可這是你的真心話。」我道。

「是啊,這是我說的話。」席湛的唇瓣細細的摩擦了一下我溫熱的臉頰,溫溫柔柔的說道:「可這是對其他女人說的,並非對我家允兒說的,允兒,我對你從未有過嫌棄之意,我總是怕我做的不夠好,讓你覺得愛情不過如此,你懂我的意思嗎?我很珍惜你,格外的珍惜你,如我的生命那般,小心翼翼的守候著。」

席湛這一通的甜言蜜語讓我頓時失語,我緊緊的抿著唇不說話,他的手掌輕輕摩擦著我的肚子,繼續溫潤的哄道:「我知道你並非因為我的這句話而生氣,也並非是那天晚上我擋在了赫老的前面,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對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席湛這個男人總是很聰明,我哽咽著聲音嗯了一聲道:「那天晚上你怎麼不帶上我?」

席湛瞬間明白我指的那件事。

他仍舊牢牢的禁錮著我,將我的身體與他的身體緊貼,他的身體強勁有力,而我的身體柔軟纖細,他整個身體都籠罩著我,一隻手掌覆蓋了我大半個腰身,掌心之下是那處疤痕。

「允兒是在意那件事?我想想,你在意的並不是這件事究竟如何,你在意的是我沒有同你告知,沒有同你商量,讓你覺得自己是個外人是嗎?歸根究底你是在責怪我未給你安全感。」

你瞧,席湛分明什麼都明白的模樣!

偏偏還令人這般難過!!

我紅著眼睛沒有說話,席湛突然轉過我的身子附身親吻我的唇角,耐心的語氣哄著我道:「寶寶,我是不想你處於危險的境地懂嗎?原諒我好嗎?別生我的氣,我不願見你難過!」

我驚奇,他何時學會這般示弱的?

這不一向是顧霆琛的作風么?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