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噁心不死這女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22
A+ A- 關燈 聽書

「還有何事?」風千墨乾脆連手中的御筆都擱置了。

了解顧玉恆如他,他立刻看出顧玉恆要說叛軍之事。

果然,顧玉恆湊了過來才說道:「叛軍那兒我已經查到了,千洛一直被關在他們的小木屋裡,風翰天這個人簡直是個瘋子。」

風千墨眼神赫然一凜。

「人家虎毒還不食子呢,而他風翰天倒好,把自己的兒子當成了奴僕似的關著。」

風千墨抓過了御筆,狠狠捏斷了。

此刻不暴力對待點東西,他無法釋放自己的情緒。

顧玉恆看了他捏斷的御筆一眼,「看他們現在這模樣,應該是還不敢動。」

「繼續派人盯著,倘若有一絲異樣就立刻動手剿滅。」

他之所以等,也是因為突然風千洛突然就落在了風翰天的手中。

該死!

……

第二日,蘇小野沒有去上學,一覺睡到自然醒。

而蘇小陌被靜容和邪風二人督促著去上學,上了馬車時,蘇小陌還在跟靜容嘀咕:「妹妹真好,可以睡懶覺,我也想睡懶覺。」

聽著蘇小陌這話,靜容噗嗤一聲笑了。

「我的小殿下啊,現在苦一番,學好了本事,日後想怎麼睡懶覺就怎麼睡。足夠強大后,就不怕別人要了你的命,不怕別人害你,你可以每日睡個安穩覺。」

蘇小陌一聽,暗暗點頭,也算是贊同。

確實是這樣,日後他是要做爹爹那樣厲害的帝王的人,他當然要足夠強大起來,才能讓大家放心。

「對!」他握了握小拳頭,一臉肯定地樣子。

靜容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她都不知道這小男娃娃的性子到底是隨皇後娘娘多一點呢?還是隨陛下多一點呢?

……

蘇雲沁一早便去偷偷觀望自己的女兒。

她的宮殿內特地收拾了一間屋子出來,給顧玉恆的叔父叔母教導她。

叔父和叔母是輪流給女兒上課,這樣不會造成一天學太多而疲勞。

她正站在窗邊盯著,準備回頭出宮去,結果一轉頭,一下便撞上了一道肉牆。

「絲……」

她鬱悶抬頭。

結實的胸膛,可把她給撞得頭暈了。

只見身後不知站了風千墨,他正盯著窗內的蘇小野看,見她撞上來,立刻伸手替她揉了揉額際。

「可撞疼了?」他的聲音清幽幽的。

蘇雲沁:「你還知道,無聲無息地站在我身後幹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你要對我做什麼呢!」

「我能對你做什麼?」他聽罷,有些想笑。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的皇帝陛下竟然有如此特殊癖好,還想著站在皇後娘娘的身後搞偷襲。」

聽著她這話,風千墨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下。

這是什麼理論?

蘇雲沁回頭看了一眼屋中,才拉著風千墨走,「這樣我便放心了些,我待會兒出宮去我的醫館看看。」

他的目光一下便落在了她的臉上。

「不許這麼出去。」

他的小女人一出門就會被無數男人惦記,他可不願意。

看著男人那一臉不悅的樣子,她只好伸出三根手指頭對天發誓道:「好好好,我戴面紗出去可好?」

就他愛吃醋,這麼點小事還要吃醋。

他滿意地勾了勾唇角。

「那臣妾告退。」她微微一笑,朝著他行了一禮,也算是才學的皇后禮儀。

她正準備走,結果手臂就被他給拉扯住,身子被他直接扣入懷中。

她惱怒地抬頭,「幹嘛……唔?」

他溫涼的唇落下,深吻了一番才放開她。

蘇雲沁的唇被親的紅潤至極,她鬱悶地瞪著他。

「去吧。」男人卻是面不改色,甚至嘴角上揚的弧度泄露了他的喜悅之色。

蘇雲沁磨了磨牙,轉身便走。

沒關係,今天回來再收拾他!

……

帝都城門口,一輛馬車入了帝都,在一間茶樓停下了。

「谷主。」門外的丫鬟輕輕喚了一聲馬車內的女人。

李如如掀開車簾走下馬車。

她走向茶館時,正好聽見了幾人在議論。

「聽說昨日這小公主心疾又發作了,可把皇後娘娘給急死了。」

「只是這麼小的孩子,可惜了,怎麼就遭受這種罪。」

畢竟皇家學院里的事情很容易就傳開,尤其是皇家子嗣最為容易受到關注。

李如如的腳步頓了頓,看向討論的人。

「皇後娘娘不是有醫術傍身嗎,怎麼連自己的女兒都治不好。」

「這可是絕症吶!誰能治得好!」

丫鬟見李如如不動,小心翼翼地湊上前去問道:「谷主?」

李如如卻心中甚是喜悅,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若是能夠把握住給公主治心疾的機會,她就能入宮……

「去打聽打聽,丞相府在何處。」李如如推了推丫鬟。

丫鬟愣怔住,暗自思襯谷主是何用意。

……

蘇雲沁入了醫館,大夫都是最近從銀魂門調來的。

她入館后,便看見了不少病人在等待會診。

她經過病人,走向後院。

病人們見突然到來的一位蒙面女子,紛紛看了過去,女子氣質卓絕不俗,又蒙著面,讓人猜測著她的樣貌該是多麼絕美。

一名下屬瞧見蘇雲沁,立刻迎了上來說道:「門主。」

「近日如何?」蘇雲沁看了一眼四周,自從上次那小廝被趕走後,這醫館經過她的人調整終於像樣多了。

「一切都照常。」

蘇雲沁點點頭,檢查了一番醫館便離開了。

結果第二日再來時,對面突然就多了一間新的醫館。

「娘娘,這醫館是……鬼醫谷的。」小風子跟隨著蘇雲沁,突然指著對面的醫館牌匾說道。

蘇雲沁自然也看見了。

牌匾上就寫著「鬼醫」二字。

因為今日才開張,鞭炮聲從醫館門前噼噼啪啪地響著,頓時惹來一眾看熱鬧的人圍了上來。

店門正對蘇雲沁的醫館,這絕對是故意的。

蘇雲沁看向對面的醫館,輕輕眯了眯眼。

小風子則是不滿地道:「他們難道是故意跟娘娘您杠上的?」否則怎麼就偏偏在那兒開個醫館。

帝都這麼多條街,這麼多的鋪面,為什麼偏偏只要這間?

「呵!」蘇雲沁忽然走入自己的醫館里。

小風子心底暗暗抹了抹額際的冷汗。

娘娘這明顯是大不悅啊!

雖然的新醫館開張,但他們的醫館畢竟是老醫館,經驗豐富,來看病的客人並不少。

畢竟銀魂門內的大夫都是經過蘇雲沁專門培訓過的,可都不是浪得虛名的。

她入了後院,小風子一路尾隨,見她突然入了藥房,把面紗扯了,然後……從懷中摸出了一粒葯服下。

「娘娘,您這是……」

「過去會會她們。」

李如如這個女人應該是故意出現在這兒,覬覦著她男人,那她非得噁心不死她!

小風子本來想問怎麼會,可突然便瞧見了蘇雲沁那張原本白皙細膩的臉上冒起了一個又一個小疹子,速度很快,差點把他給嚇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娘娘……」

「沒事,暫時的,我有解藥。」她將面紗戴上,又走了出去。

小風子扶額。

為了趕情敵,對自己的臉都下得去手,真是夠狠心的。

蘇雲沁往對面的醫館走去,在醫館門口徘徊的病人不少,並且都是男人,一看醫館內坐著個沉魚落雁的大夫,他們便起了念頭。

蘇雲沁推開眾人踏入醫館。

李如如正在給一人診脈檢查身體,突然看見蘇雲沁,見她蒙著臉,起初並沒有察覺到這個女子是誰。

「姑娘,你不能插隊。」有丫鬟湊過來,忙要阻止蘇雲沁。

「本宮與你們谷主是舊識。」她淡淡地說道。

李如如聽見她熟悉的聲音,立刻恍悟過來,「啊,原來是皇後娘娘。」

她站起身來,朝著蘇雲沁行了一禮。

大家一聽是皇後娘娘,紛紛看了過來。

蒙著臉,眾人也不知其真面目。

蘇雲沁面紗下的紅唇挑了挑,嘲諷的笑意直達眼底。

「是啊,最近本宮臉上長了些東西,見谷主竟是在這兒開了醫館,特地過來尋谷主看病。」

「皇後娘娘這可是折煞我了。皇後娘娘的醫術這麼高明,哪裡還需要我們來給娘娘看病?」李如如嗤笑。

她覺得蘇雲沁就是故意來找茬的。

蘇雲沁卻佯裝沉重地輕嘆了一聲:「谷主莫不是公報私仇?本宮這若是能自己治好,還來尋你做什麼?」

病人們面面相覷,不可思議地看著兩個女人。

她們這是在演戲吧?

蘇雲沁又道:「谷主既為醫者,應該知道醫者不能自醫。既是大夫,就該有懸壺濟世之心,你們說是不是?」

病人們一聽,紛紛點頭。

「大夫,既然是皇後娘娘親自上門求診,不如先給皇後娘娘看病吧!」

一位病人極其大方,立刻起身讓位。

「娘娘,請坐。」

百姓們頓時覺得這位皇後娘娘極其親民,竟然能夠來到這樣的小醫館里跟他們一同看病。

要知道皇宮裡什麼御醫沒有?

李如如抿唇,也還是鎮定地坐在那兒看著蘇雲沁。

蘇雲沁向讓位的病人道了一聲謝道:「這位小哥,對面的醫館人少,你去對面看吧,我與那醫館館主是舊識,我便讓她給你免費看病。」

讓位的病人一聽,立刻就走。

「哎?你怎麼這樣!」站在李如如身側的丫鬟怒極,罵道。

然而,人已經走遠了。

「娘娘身子哪裡不適?」李如如收斂眸光,聲音清冽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