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霸王硬上弓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6:39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聰明、通透,更甚於譚央。

在這個世界上我認識的人當中就屬顧瀾之與他格外通透,很快就猜出我最真實的想法!

我沒有否認,直接承認道:「是,的確有這方面的原因,但也是因為你那句話,不管你如何否認與道歉這都是你真實的想法,而且你總是穿梭於危險當中,我們總是聚少離多……」

我轉過身望著面色漠然的席湛繼續道:「我們即使結婚也是這樣的狀態,這樣不像一個家庭,我想要的家庭……席湛,我想要每天早晨能在枕邊看見我心愛的男人,我想要他親自帶著我的兩個孩子成長,我想要他做個真正的丈夫!而且我想融入他的世界,我希望我們之間親密無間,坦誠相待,我更希望……而且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我爸媽雖然同意,但你母親……我不希望自己這麼偷偷摸摸的,偷偷摸摸的成為你的妻子,我想要真正的光明正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並不是想要強迫他!

我只是想拒絕成為他的妻子!

並不是我不願意成為他的妻子!

我只是不願他再失去一個母親。

我收回視線出門在溫泉旁邊找到自己的羽絨服穿上離開,剛推開門外面就是風雪交加!

身體凍的厲害,但心裡很難受。

特別的難受、壓抑。

我紅著眼睛出了門,羽絨服裡面就一件紗裙,風從下面吹進來空蕩蕩的,特別寒冷!

走在茫茫白雪中沒到十分鐘我就摔在了一個雪坑裡,那寒冷瞬間席捲全身,我凍的牙齒髮顫,覺得自己一點兒也不理智,做事像個孩子似的,突然間痛哭出聲,心裡委屈的要命!

同席湛在一起的這兩年自己好像變的格外的脆弱,一點點兒的委屈都受不了,再也不像曾經那個滿心都裝著委屈不肯發泄的時笙了!

或許是這兩年因為席湛的寵愛吧!

這個男人格外的寵我。

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他的三觀超正,說話謹言慎行,而且又強大無比,他總是像個英雄似的站在我身後,給我極大的寬慰和依靠,與他在一起的人生才有了意義,願意放下身上的堅硬去依賴著他!

好像現在的自己再也離不開他!

可是又無法成為他的妻子!

就在我哭的稀里嘩啦的時候,頭頂傳來一抹穩定人心的聲音,「允兒,又摔倒了是么?能起來嗎?我扶你吧,二哥最喜歡抱我家寶寶。」

瞧,他說這句話都是溫溫柔柔的!

壓根就沒有因為我剛剛那些話而生氣!

更沒有因為我拒絕他而不理我!

而且這個時候還哄著我!

可世人眼中的席湛並不是這樣的啊?

他冷酷無情、手段殘忍、甚至說一不二,不允許任何人違抗他的命令!

可他偏偏對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低姿態,甚至耐心的哄著我!

席湛待我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好!

我抬起頭道:「我不喜歡你。」

我不喜歡他待我這般好!

可我又想他待我這般好!

我生氣歸生氣,委屈歸委屈,可愛他的這顆心從未變過,我何其有幸能夠遇見他啊!

不不不,何其有幸能夠入他的眼!

何其有幸能夠被他愛上!

「允兒,別說胡話。」

我眼圈紅紅的盯著他,席湛理了理我身上的雪,然後脫下身上的西裝裹在我身上嘆了口氣道:「我曾經沒有談過戀愛,我不知道怎麼哄女人,但元宥說順著你的心準是沒錯的,我以為自己做的足夠好,可忘了你想的是什麼了。」

我委屈的抿著唇,席湛的口裡吐著寒氣,他吻了吻我的額頭道:「元宥說沒人喜歡一個冷冰冰的男人,我也知道你因為我的不夠熱絡生過好幾次的氣,更因為我每次離開芬蘭未仔細與你說而生過氣!抱歉,這件事是我做的不夠好,讓你沒有從我身上得到你心裡想要的安定感,更讓那兩個,你為我生的孩子受了委屈。」

瞧,席湛真的是什麼都懂的!

他清楚我內心深處所有的想法。

他蹲在雪地里緊緊的抱著我又道:「我母親的事我一直未處理妥當,這件事是我讓你失望了,既然如此,那我們暫時不結婚如何?」

風雪落在了他的身上,而他身上僅穿著一件單薄的襯衣,我目光有些心疼的望著他聽見他又說:「先從融入我的世界開始可好?寶寶,我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清楚,或許在表達上很差勁,以後我多學習好嗎?別生我的氣可好?」

席湛如此的低聲下氣!

我望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深邃的眼眸望著我半晌,忽而嘆息道:「我先帶你到一個溫暖的地方,有什麼事等你暖和了再說。」

席湛抱著我起身,他就打橫抱著我的這個姿勢帶著我回了溫泉會館脫下我身上的衣服將我放在了溫泉里,身上被溫熱的水流包裹瞬間暖和。

而席湛未脫身上的白色襯衣也直接入了溫泉,我瞪著他問:「席湛你這是做什麼?」

男人的心思又是那麼的明顯。

他薄唇微抿,「冷,我緩緩。」

席湛身上的襯衣濕透,露出他裡面結實的身材。

我吐了口氣強迫自己收回了目光。

再次轉過去時在溫泉里沒看見男人。

我有些詫異,正想上岸的時候男人突然從水底出現,而且正與我四目相對!

他的烏髮濕透,但仍舊那麼帥氣!

而且襯衣底下的肌肉又是那麼的結實!

我眨了眨眼,身子突然被男人扣住。

我被他緊緊的貼進了懷裡!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心臟跳動的異常厲害,似乎在下一秒就要爆炸!

我顫抖著聲音問:「你這是做什麼?」

「寶寶,可否歡愛?」

我?????

想做愛都問的這麼文藝又直白!

可我現在的身體…

醫生說手術后得幾個月來著?

現在才手術后一個多月?!

可以做愛了嗎?

而且我剛剛還在生氣!

更何況現在人都在溫泉里!

我忙說:「我拒絕了怎麼辦?」

男人沉重的呼吸落在我的臉頰上,魅惑的嗓音問了一句,「霸王硬上弓聽說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