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世界上最難的事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7:03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想霸王硬上弓?!

我想拒絕他,因為我身體的原因。

可是他給我的誘惑又是這麼的深切。

我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摸上了他的臉,那裡的肌膚是那般的堅硬,令人的心尖發顫,我紅著一雙眼定定的盯著他道:「可是我不願意。」

席湛揚了揚唇輕聲笑道:「可你的身體很誠實。」

我此刻緊緊的貼著席湛,他身上那層薄薄的襯衣在溫泉水的侵透下薄如蟬翼!

我清楚自己,更清楚自己不禁拔撩。

特別拔撩我的這個男人是我從不會拒絕的男人!

他一向清楚我受惑於他的長相和身材。

我下意識的退後一步突然被他摟進懷裡。

我身上就一件薄款的紗裙,席湛細長的手指順著我的肩膀而下,隨之而來的還有那個吻,這次他再也沒有像以前那般順著我的意。

而是在溫泉里要了我。

以非常霸道且強勢的姿態。

久違的歡愉像久逢甘露,我完全無法招架。

我任由著席湛擺布,最後被他抱回房間。

他擦乾我身上的水珠將我放在床上,我精神恍惚的盯著他,見我這個樣子席湛難得打趣我道:「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在回味方才的事嗎?」

回味方才的事?!

我越發覺得席湛比以前不要臉!

我瞪了他一眼沒有理他,席湛淺笑盈盈道:「允兒,你是我的人,這是不可置否的,我母親的事……她於我而言是個威脅,但我席湛做事從不受誰的威脅,她即使真想不開選擇離開這個世界,我會有難過的心情,會覺得遺憾,但僅此而已!她並不能成為阻擋我幸福的絆腳石,不僅僅是她,在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不值得令我讓你受委屈。」

席湛蹲下身吻了吻我額角道:「於我而言,你最重要,孩子都不及你萬分,並不是我不喜歡他們,只是你才是我一生該守著的女人,而他們是我這一生中你送給我最好的禮物而已!允兒,我希望未來你的心別再對我有所漂浮不定,今後我親自帶你走進我的世界,可願意?」

歡愛之後的席湛也不忘開導我的情緒。

給我想要的穩定以及安心。

我輕輕的嗯了一聲,席湛摸了摸我的臉頰道:「你先睡一會兒,陳深還在冰島,我去見一下,待會還要去見一個不算朋友的朋友。」

要是以前他絕不會對我報備這些!!

我放他離開道:「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

席湛起身,我忙拉住他的手腕問:「不算朋友的朋友是?」

他低聲回我,「藍公子。」

席湛與藍公子認識?!

……

席湛換了身齊膝的黑色大衣離開溫泉會館,尹助理一直在公路邊守著的,見自家席先生出來,他忙迎上前問:「時小姐原諒席先生了嗎?」

席湛睥睨的目光看向尹助理,「多嘴。」

話雖這樣,但席湛心底暗暗的鬆了口氣。

他突然覺得,世界上最難的事並不是在危險中穿梭;更並不是在談判桌上與比自己強大無數倍的人談判;更不是曾經受過的那些苦與痛。

世界上最難的事便是如何哄一個女人。

並且要方方面面俱到照顧她的情緒。

元宥說過女孩子都很作,特別是時笙這種有權有勢的女人,元宥當時的原話是,「允兒有權有勢,什麼都不缺,心裡更不會覺得自己比你低一等,所以與你平起平坐!自然,一個什麼都不缺的女人自然就有很多閑暇時間,沒事的時候就喜歡作,但女孩子作一點是能理解的!」

時笙的曾經過往他是能理解的,曾經的她隱忍、堅強、吞下所有的委屈和苦痛、一個人孤獨的面臨生死,她是受過天底下最大苦楚的女人,她曾經一點兒都不作,甚至通情達理,一直存著善心與寬容。

而且面對他時還存著恐懼和退怯!

不過這只是曾經的時笙。

如今的時笙會依賴他,脾氣比以前更大,有血有肉!

他清楚這是為什麼!

因為時笙真正的依賴了他,將他當成自己最愛的男人,並且從他這裡得到了她想要的心意,所以她開始像其他正常女人一樣簡簡單單的談著戀愛,甚至將所有的情緒浮於表面,不高興他了直接給他甩臉色!

這樣的時笙才是真實的,再也沒有曾經面對顧霆琛時的小心翼翼以及求而不得,如今的時笙心底眼裡都是他席湛一人。

所以時笙並不是作,而是將他當作了摯愛。

他的允兒不作,他的允兒只是想要簡簡單單的人生。

高興的時候便笑,難過的時候便哭。

這樣的她才是席湛最想見的。

哪怕他需要時時刻刻的都去哄著她。

無妨,席湛真的覺得無妨。

他享受這樣的日子,享受著她的愛。

他甚至想,自己是個普通人多盡善盡美。

至此一生就伴她左右!

可惜……

人生總是陰差陽錯、迫不得已。

席湛看向身側的尹助理,突然莫名其妙的說道:「自從允兒出現在我的身側開始,你和元宥他們都忘了規矩,常常詢問我一些不該問的問題,甚至我提醒過都阻止不了你們,真當我席湛是你們打趣的笑料?你們私下是否經常打趣我?不必否認,你們什麼心思我都清楚!」

自從時笙出現在席湛的身邊之後尹助理以及元宥他們才發現席湛有柔軟的一面,所以難免忍不住在獅子嘴裡拔牙,可這也是有分寸的!

尹助理他們常常不動聲色,沒想到還是被席湛看破!

果然席先生是世界上最通透的男人!

而且尹助理私下的確會和元宥他們談論席先生,不僅有元宥,還要時笙的助理姜忱,上次兩人晚上喝酒就說了大半晚上眼前的席先生!

做過是真,可尹助理哪兒敢承認啊?!

他不動聲色道:「席先生多慮,我可不敢打趣席先生。」

席湛並不是追根究底的男人,他沉默寡言的繞過尹助理上了車,後者膽戰心驚的坐上副駕駛聽見席湛冰冷的嗓音吩咐道:「去見陳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