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娘娘帶著男人回宮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30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好整以暇換了一個姿勢,微笑道:「本宮的臉,不知為何突然就長了東西,谷主可要看看吧?」

李如如一聽,目光一下就定在了她的臉上。

因著面紗的阻隔,她恨不能一雙眼睛能夠穿透蘇雲沁的面紗看見蘇雲沁的臉。

最好是毀容了,毀到讓風千墨反感!

「讓我看看。」李如如湊近了幾分。

「本宮怕丟面子。」結果,蘇雲沁很平淡地掃了一眼四周,聲音很輕。

聽見蘇雲沁這不知好歹的話,李如如只覺得喉嚨一噎,真恨不能瞪她。忍了忍,李如如才慢慢道:「好好好,小嬌,剩下的病人交給你,還請皇後娘娘跟我到裡間。」

蘇雲沁禮貌地頷首,起身跟著李如如往裡間走去。

病人一見此狀,不滿意地爭吵起來。

「怎麼能這樣,我們過來就是讓鬼醫看病的!」

「就是啊!」

「你們嚷什麼,沒聽見那是當今皇後娘娘!」

蘇雲沁在眾人的吵鬧聲中跟隨著李如如往裡走,目光掃了一眼身後的吵鬧聲,嘴角揚起一抹微弧。

李如如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娘娘請。」

蘇雲沁落座,才把臉上的面紗扯下。

頓時,李如如瞪大了眼睛。

她看見眼前的蘇雲沁滿臉疹子,疹子看上去格外一顆顆密密麻麻布滿在臉上,有些駭人。

這無疑是毀容了!

倘若這疹子再長大再發炎發膿,那就絕對會毀了整張臉去。

李如如的心情頓時湧起一絲喜色,暗想蘇雲沁總算也有這麼一天,總算是遭到了報應!

「娘娘這臉……是怎麼弄的呀?」她分明想笑,可還是強行鎮定。

蘇雲沁把她的神情盡收入眸底,從椅子上起身,輕嘆了一聲說道:「本宮也不知怎麼弄的,這回去要是讓陛下瞧見……這可怎麼辦呀?」

她故作煩惱的樣子。

李如如心底覺得好笑,「娘娘若是放心的話,我這兒可以給你開藥,保管你藥到病除。」

當然,這只是說說罷了。

她一定要開藥讓蘇雲沁的臉爛透了!

讓風千墨徹底厭惡她。

想到這裡,她的眼中彷彿淬了一層毒。

「好啊。」蘇雲沁卻當做沒有看見,微笑點頭。

她如何看不出這個女人的眼底惡毒神色,不過就是小小的伎倆,這女人的臉上真是一點表情都藏不住。

李如如立刻起身去寫藥方。

蘇雲沁默默看著她起身去寫藥方,眼神一幽。

李如如那副巴不得她毀容的樣子,表現得也太明顯了。不過明日,她照樣可以讓李如如身敗名裂!

藥方寫下后,遞給了蘇雲沁。

「娘娘可過目。」

蘇雲沁垂眸看了一眼藥方,發現上面寫的倒是全是中藥,外敷和內服的都有。乍然一看都是消炎消毒只用,但唯有一味葯夾雜在中間,卻是劇毒。

李如如這個女人果然是沒安好心。

「這葯,本宮親自回宮派人去配便是,就不麻煩谷主了……」

「不不,有些葯說不定皇宮裡也沒有,我這就派人給你去配。」李如如連忙快蘇雲沁一步沖了出去,然後將藥方給了一名下屬,讓她馬上去配藥。

蘇雲沁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李如如又折返回來,說道:「聽聞您家小公主又一次發病了,不如也讓我進宮看一看?」

這是進宮的好機會。

她當然不會錯過。

蘇雲沁一眼看出她的用意,笑容依舊凝在臉上,她又將面紗戴上,才淡淡道:「暫時不必了,明日後再派人請谷主入宮給小寶看看吧。」

李如如點點頭。

那藥方雖然是會加重蘇雲沁的臉上的病情,但起初是不會被人察覺到,前期會出現疹子消下去的錯覺,之後便會反彈大爆發。

既然蘇雲沁已經看過藥方,那她也有些醫術,此刻卻看不出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李如如一想到這裡,頓時有一種強烈的優越感。

「既然葯已經配好了,我就不打擾谷主看病了,我先告辭了。」

蘇雲沁轉身往外走。

李如如裝作禮貌的樣子跟隨而上,卻被小風子給攔住了去路。

「谷主且留步,不必客氣。」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李如如當然是不會再送了。她只要靜靜等待明天蘇雲沁親自派人來接她入宮!

走出鬼醫醫館,蘇雲沁在馬車外的侍女攙扶上爬上了馬車。

小風子小聲問道:「娘娘……這臉,何時能消?」

他只是擔心回去讓陛下看見了娘娘這張臉,他是要被陛下給弄死的。

蘇雲沁輕輕瞥了一眼小風子,才道:「解藥我已經服用了,不過是需要些時辰。」

「呃……需要多久的時辰?」小風子的心咯噔了一下。

「大概……十幾個時辰吧?」蘇雲沁聲色平靜。

彷彿對自己的臉下手一點都不覺得心疼。

小風子站在馬車外風中凌亂。

十幾個時辰?那得整整等一天啊……

今晚上陛下一看,他好像能夠遇見自己悲慘的境遇了。

蘇雲沁挑開車簾,發現小風子正仰頭四十五度角,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她輕咳了一聲說道:「你這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幹什麼?放心好了,今晚上我不讓他跟我睡。」

小風子額際已經冒起了冷汗。

分房睡?那更嚴重了!

蘇雲沁放下了車簾,吩咐道:「啟程。」

馬車駛了一段距離,忽然緊急停下了。

因為這突然的緊急拉扯,蘇雲沁身子額趔趄了一下,挑開車簾往前看。

「怎麼回事?」小風子也跟著,忙踮起腳尖看。

前方的道路已經被堵死了,不知發生了何事,一輛輛馬車全部被堵在了馬路上。

四周的攤販也不忙著做生意了,大家都站起身來不斷眺望前方的情況。

蘇雲沁看著前方的情況,轉頭跟小風子吩咐:「去看看。」

小風子點點頭,連忙擠進了人群。

不過一會兒,又跑了回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

「君……」小風子囁嚅了一下唇角,「一個人暈倒在前方,不少人圍著那人。」

「誰?」蘇雲沁發現小風子的表情有些奇怪。

小風子垂下頭,才小小地說道:「天焱國新帝。」

蘇雲沁的瞳孔猛地一縮,下了馬車推開了人群擠了過去。

果然,君明輝躺在地面上,血跡自他的身後緩緩溢出。

「君大哥?」蘇雲沁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小風子,快派人過來把他抬上馬車。」

四周看客很多,自然也把這一幕看在了眼中。

小風子命令了兩個侍衛上前把人給扛上了馬車。

「娘娘,咱們……要回宮嗎?」難道要把君明輝帶回宮中?

「回宮。」蘇雲沁的聲音不容置疑。

這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小風子也不敢反抗,但他覺得他今天日子一定非常不好過!

讓娘娘毀容就罷了,還讓娘娘帶了個男人回去……

小風子暗暗咽了咽口水。

上了馬車后,蘇雲沁替君明輝檢查了一下傷勢。

後背像是被什麼奇怪的力氣給掏了一下似的,傷口血肉模糊,被掏出去了一塊肉似的。

幸好只是外傷,雖然中了毒。

「真奇怪,你怎麼會在這兒受傷?」蘇雲沁暗自喃喃。

替他把衣裳攏好。

他應該是很久沒有打理過自己了,此刻下巴上還顯出了青色的鬍渣,髮髻凌亂,衣衫也是髒亂不堪。

這模樣,看上去就像是跋山涉水趕過來似的。

他堂堂一國皇帝,何至於落到這樣的地步?

發生了什麼?

……

御書房。

「雲沁回來了沒有?」風千墨看著奏摺,頭也不抬地問道。

站在桌案前的金澤緊張地搓了搓手,垂著頭才低低地說道:「主子……娘娘回宮了。」

「哦?」風千墨一聽蘇雲沁回宮了,眉宇也舒展開。

可金澤動了動唇瓣,像是還想說什麼似的。

風千墨沒有抬頭,但感覺到金澤那古怪的神情,便道:「有話就說。」

「娘娘……帶著君明輝回來的。」

「咔」地一聲響,金澤突然聽見了風千墨折斷了手中的毛筆的聲音,他咽了咽口水。

風千墨丟下了奏摺,大步往外走。

……

殿門並不闔上,蘇雲沁擔心某個醋罈子吃醋,所以讓邪風進來替君明輝處理傷口。

她站在一旁指揮。

邪風按照蘇雲沁的吩咐,一步步替君明輝刮掉傷口的毒,再處理傷口。

她負手立在床榻邊,神色淡淡的。

「參見陛下。」這時候門口傳來了聲音。

沉穩的腳步聲突然跨入屋中,蘇雲沁猛地抬起頭看向門外。

風千墨大步走入屋中,她看見他的臉色有些黑沉。

「千墨。」她輕柔地喚了他一聲。

風千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見她臉上還戴著面紗,並沒有在意這些,看向床榻上的人。

一見是邪風替君明輝處理傷口,他才略帶滿意地勾了勾唇。

「他怎麼了?」他問道。

「不知道,在路上碰到,恐怕要等他醒來才知道。」

「絕舞不是應該與他在一起?」風千墨的眉一蹙,心底有了一股不安。

要不是聽見風千墨提起這個姑娘,蘇雲沁差點都忘記了風絕舞這個人物了,風絕舞是風千洛的妹妹,也是風千墨的妹妹,只是之前太后的事情……

不知道那姑娘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