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你倒會攀親戚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7:30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離開了房間,我躺在床上感到頗為無聊,但心裡萬萬沒想到席湛竟然與藍公子是認識的,他現在既要去見陳深又要去見藍公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這兩個男人都和季暖糾纏不休!

我突然想起席湛裹在我身上的西裝剛剛被扔在溫泉旁邊的,我起身出去撿起來拿回房間發現席湛的手機還在西裝兜里,我取出來時屏幕亮了一下,上面竟然有元宥發的未知消息。

元宥給席湛發的消息我一向好奇!

席湛的手機上沒有設置密碼鎖了,我的好奇心特別重,點開看見元宥發了很多消息。

我翻到最上面,他們幾個小時前聊天的內容,席湛對他說道:「我想起了所有的事。」

元宥發了個驚恐的表情,「這麼快?」

席湛回他,「……」

「那二哥在哪兒?」

席湛簡短回道:「冰島。」

「二哥怎麼跑去冰島了?難不成是因為允兒?允兒在冰島嗎?對了,二哥怎麼突然想起給我發消息了?是不是允兒又在生二哥的氣?」

元宥將席湛的習慣摸的死死的!

席湛冷淡回道:「……」

我太了解席湛了,這個省略號表示他不想理會元宥,但又想聽元宥接下來說些什麼!

「女人嘛,生氣很好哄的,再說二哥又那麼英俊,誰捨得真的生你的氣?你信我的,女人操一頓准沒事,她肯定會拒絕你,二哥你就霸氣一點!還有哦,多說點令允兒開心的話!她喜歡什麼你就說什麼,不管有沒有原則,在自家女人面前要什麼原則?你聽我的准沒錯!」

席湛沒有再回復,元宥又繼續道:「允兒就是矯情,小女人性格,特別容易哄的!!」

我矯情?!

席湛沒理,元宥說上興緻了,接著道:「你就是太慣允兒了,所以讓她養成了動不動就生你氣的毛病,你適當性的還是要給她甩點臉色!比如,呃……比如直接給她發脾氣?!」

「哈哈,我是開玩笑的,你要是不怕失去老婆你就這樣做吧!二哥,你活著真是太難了!」

元宥真是滿嘴跑火車!

席湛回他,「自行到總部領罰。」

元宥趕緊求饒道:「我錯了,二哥!!!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打趣你了,我認錯!!」

席湛沒有再回復他。

在這段對話中,席湛就說了三句。

包括那串省略號。

「我想起了所有的事。」

「……」

「冰島。」

但元宥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大堆!

還說操我一頓……

席湛的確如此做了!

而我的確……沒拒絕。

不過元宥真的是話癆,還總是在危險處反覆摩擦,徘徊試探,終於得到了席湛的回應。

「自行到總部領罰。」

我低低的笑出聲,「活該。」

……

席湛見到陳深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他正坐在市中心的長椅上,冰島的三四月份特別寒冷,陳深彎著腰坐在那像個被拋棄的流浪人。

席湛過去坐在他身側問:「何事?」

陳深和席湛是一直以來的宿敵,一直在歐洲爭著地盤,但又是一直以來相互理解的對手,兩人爭鋒相對也好,合作也罷,在這麼多年形成了一定的默契,說是朋友也不為過!

陳深心裡滿是煩悶道:「我的女人已經成了別人的妻子,這事你說我能怎麼去挽救它?」

席湛默然,因為除了時笙他從未開導過誰,他也沒有必要去開導誰,不過他能明白陳深的感受,這種失去的滋味他想都不敢想!

「席湛,你說像我們這樣的男人,怎麼偏偏就是求而不得?我…是我在周默的事上沒有處理妥當,我以為會給我時間處理,可這過去不過短短數日,突然之間天就變了!真的是印證了一句話,沒有任何人會在原地等一個人。」

席湛回道:「現在你該如何?」

陳深望著天有些不知所措道:「不清楚,藍殤那邊……他雖然不與外界打交道,但他是深不可測的,沒有人能輕而易舉的就消滅了他。」

他突然頓住眸光灼灼的盯著席湛。

席湛清楚他的意思,他和陳深都是世界上頂端的存在,倘若聯手肯定會摧毀藍殤的。

但他憑什麼幫陳深呢?!

畢竟他的女人和季暖是閨蜜,他始終是站在季暖這裡的,而不是在這裡幫著陳深傷害她,無論如何席湛都不會答應陳深幫他對付藍殤,孰輕孰重席湛心裡一直有個自我的判斷。

他清楚的告訴他道:「允兒會怪我。」

這話一出陳深什麼話都堵在喉嚨里。

席湛擰眉問他,「你對付藍殤,你就不怕季暖難過嗎?」

陳深取出兜里的煙點燃吸了一口,道:「我和你不同,你不會傷害自己的愛人,寧願失去也不會做那種事!可我陳深不同,我得不到的東西寧願毀掉!席湛,我從來都不是顧霆琛。」

話已至此,席湛清楚沒有再聊的必要,他起身離開了那兒坐車到了印象中的那座木屋。

當他下車時藍公子就已經侯在了門口等著他,席湛抬眼看見他仍舊穿著繁瑣的古袍,他下意識的皺了皺眉嫌棄道:「還是這麼招搖。」

藍公子溫潤的笑說:「我又不像你,成天風裡雨里跑的,我只在我這套四合院里享受著我的小日子,穿什麼都不累贅,難不成你嫉妒?」

席湛站在車前提醒道:「你惹了陳深。」

藍公子淡淡的語氣問:「因為阿暖嗎?」

藍公子一點兒都不在意這事,他想起什麼似的說道:「我們兩個曾經只見過一面,一點兒都不熟,比陌生人還陌生人,可現在因為我的妻子和你的女人是閨蜜,所以我們兩個自然而然的成了親戚,這種關係到現在都令我有點不適應吶,往後有時間我們兩家多走動走動。」

席湛漠然道:「你倒會攀親戚。」

聞言藍公子笑開,「我倒不想和你有任何關係,也沒怎麼瞧得起你,可我又有什麼辦法?誰讓我們兩個的女人關係是那麼的親密呢?」

「前不久陳深還說這是他的女人。」

席湛的這句話故意的戳著藍公子的心。

風雪仍舊,落了席湛一身,藍公子的聲音透過漫天冰雪落在席湛的耳里,故意用嘲諷的語氣回著道:「重要嗎?要不要我拿出我的結婚證給你瞧瞧?論結婚我可是走在了你的前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