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你是我娘子嗎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37
A+ A- 關燈 聽書

「絕舞為什麼要與他在一起?」蘇雲沁忽然奇怪問道。

她記得以前風千墨說過,不希望風絕舞跟君明輝在一起。

之後,她再也沒提過這事情。

風千墨看向她,眸光幽沉。

「最近天焱帝要大婚的消息,你當真不知?」

蘇雲沁愣了一下,搖頭。

她倒是真的不知道,因為從來沒有人跟她提起過這事情。

君明輝竟然要大婚了,她即便是知道了這事情也會真心祝福他,並且替他高興。

看風千墨這模樣,應該是早已知道消息,卻從未跟她提及半分。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說道:「千墨,你這也太小氣了,如若我知道他大婚,必然會祝福他。你還故意問我,我不知道?你從未向我透露一點消息,你也沒讓你的下屬們告知我,難道不是你故意的?」

男人神情滯了一下,抿了抿唇。

「孤以為你知道。」

「哦?」蘇雲沁輕輕哼了一聲,以示自己的不滿。

「你去看看他,孤先回御書房。」他握了握她的手,隨即鬆開抬步離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至始至終他並沒有問她為何現在還戴著面紗,以為她只是忘記將面紗扯開。

蘇雲沁看著他的背影,才轉回殿內。

很多問題,也只有等君明輝醒來才能問了。

天焱的情況怎樣了,她在天玄這麼久都未聽到過,她以為是因為天焱沒有發生過什麼大事,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說明大家相安無事地生活。

可顯然……

她覺得是某男故意地把天焱的消息封鎖了,讓她根本不知道關於天焱的任何消息。

「醒來了!」小風子忽然高興地叫了一聲。

蘇雲沁回過神來,踏入殿內,走向了床榻邊,「君大哥!」

床榻上的君明輝睜開眼,一臉懵懂,艱難地坐起身來,茫然地往四周看了看。他的雙眸中閃爍著一絲茫然不解,純良的模樣跟蘇雲沁印象中的那個君明輝相差甚遠。

「君大哥?」蘇雲沁湊近輕輕喚了他一聲。

君明輝卻茫然地看向蘇雲沁,愣了好一會兒才問道:「姑娘……你救的我嗎?我這是在哪?」

那一聲「姑娘」叫出口,讓蘇雲沁瞬間石化了。

小風子和邪風更是驚愕不已。

「對,我這是怎麼了?」君明輝沒有發現四周所有人的表情古怪,他低下頭看著自己,伸出自己的雙手,看著自己的手,一臉不解。

蘇雲沁錯愕不已,上前一把抓過他的手腕。

「姑娘,請自重!」君明輝猛地抽回了手,以為蘇雲沁是要非禮他。

蘇雲沁:「……」

她想給他探脈,可他一臉警惕的樣子,她所有想說的話頓時就噎在了喉嚨里。

不會吧?他難道失憶了?

這……這怎麼可能呢?

「君大哥,你不認得我了?」蘇雲沁指著自己,有些無奈地看著君明輝。

君明輝仔仔細細地看著她,看了她好一會兒,眉宇深鎖著,彷彿在仔仔細細地思考著這是誰。

可蘇雲沁臉上還戴著面紗,他也只能看見她的一雙美目在外,也不知道她的樣貌。

過了好一會兒,他忽然想起來什麼,恍然大悟狀道:「你是娘子?」

「……」蘇雲沁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小風子和邪風更是一臉風中凌亂的表情。

小風子忙說道:「休得無禮,這是我們皇後娘娘,豈容你如此胡亂說的?」

「皇后?」君明輝暗自喃喃,「那我是皇帝了?」

小風子瞪眼。

這人確實是皇帝,可是又不是他們的皇帝,而且蘇雲沁又不是他的皇后……

小風子幾乎要罵人,可是擁有良好素養的小太監是絕對不會隨便亂罵人的,他忍了忍,才勉強微笑著說道:「你不是我們的皇帝,你是天焱的皇帝,這是我們天玄的皇後娘娘。」

他只是擔心陛下知道了的話,會氣怒地砍死這小子。

以他們陛下那吃醋勁,一定會這麼乾的。

蘇雲沁輕輕嘆了一聲,「君大哥你等等,我給你把把脈,我是大夫。」

君明輝滯了一下,才慢慢將手遞給她。

蘇雲沁兩指落在他的脈搏上,又把他的頭部檢查了一番,最後還扯開了他的衣袖看了看。

他的手臂上明顯有一條泛黑的血管,彷彿要從皮膚上暴起,有些駭然。

這是長期服用了葯的結果。

是毒藥,會降低人的記憶力,服用超過幾個月後就會直接導致失憶。

他是被人害了?

檢查完畢后,蘇雲沁才留了幾個人照顧君明輝,起身離開。

小風子追上她的腳步,輕輕問道:「娘娘可發現了什麼?」

看蘇雲沁如此模樣,應該是發現了什麼。

蘇雲沁抿唇,「你也在銀魂門跟我這麼久,學了不少醫,你能看出些什麼?」

「看他這樣子,應該是服了無情散,這種葯以前我有聽說過。特別是給那些虔心皈依佛門的人準備的。」

「還有這種?」蘇雲沁看向小風子。

他點點頭,「不過一般不會給他們服用太多,只是忘卻一些太過重要的事情。據說調製這種葯可是要一種很難得的泉水才能起效。」

蘇雲沁捏了捏下巴。

君明輝是……自願服藥的?

他一個精於醫術的人,怎麼會不知道服用了什麼葯,有什麼效果。唯一的可能便是他自己的主意。

……

蘇雲沁回到寢殿便鎖了門,並讓小風子去御書房稟告他們陛下,今日不準入她的寢宮休息。

御書房。

小風子在門口支支吾吾的,就是不敢往裡走。

風千墨見他這模樣,沉聲問道:「君明輝如何?」

他自然以為是君明輝的事情讓這小子支支吾吾。

小風子頭皮一陣發麻,只好硬著頭皮上,小小聲地說道:「陛下,那位天焱皇帝已經醒來了,不過好像是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

「失憶?」風千墨擱下了筆。

小風子點點頭,「呃……還有就是……娘娘說她今晚一個人睡,讓您……讓您自己尋個寢殿睡。」

「……」瞬間,屋中陷入了詭異的靜謐。

小風子心驚肉跳,忙低下頭,都不敢抬頭看風千墨。

天啊,陛下的表情一定很可怕。

風千墨沉了沉臉色,忍了忍才問道:「為何?」

若是往常,他必然不會生氣。

可現在君明輝突然出現,她卻突然不讓他回屋睡覺,他該死地吃醋了!

小風子瑟縮了一下脖子,不敢說「娘娘毀容」四個字。

他忙跪下,「陛下恕罪,是奴才辦事不周,娘娘她……她她,她毀容了。」

風千墨的瞳孔一縮,猛地起身。

……

蘇小陌正趴在門上聽著書房內他們大人的說話聲,大驚,匆匆忙忙跑回去找妹妹。

蘇小野正在寫字,聽見了匆促的腳步聲,一臉淡定地繼續寫字。

「啪」地一聲,蘇小陌一巴掌拍在了她的桌上。

蘇小野一臉奇怪地抬頭看向他。

「哥哥,你把我的字給壓壞了。」

「妹妹……大事不好了哇!」

「怎麼了?」蘇小野古怪問道。

蘇小陌在原地蹦噠了一下,「爹爹和娘親肯定吵架了,他們今天都打算分房睡了!」

「啊?」

怎麼會吵架呢?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

蘇小野丟下了筆,站起了身來,來來回回走動。

「不行,不能讓他們吵架,不能讓他們分房睡。不是說夫妻吵架床頭吵架床尾和嘛,讓他們睡一塊肯定就和好了。」

蘇小陌驚呆了,好一會兒才弱弱地說道:「你……你這是從哪裡學來的。」

妹妹的大道理,真是讓他凌亂了。

……

蘇雲沁剛剛入了浴桶,殿門忽然就開了。

她心一驚,猛地扯過了面紗遮了臉。

敢這麼闖她寢宮的,除了風千墨之外應該不會有別人。

饒是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小娃娃都沒有這個膽量。

「千墨,你怎麼來了?」她在浴桶中轉過身來。

隔著一道屏風,她也只能看見屏風外高大的身影久久停駐在屏風外。

不知隔了許久,他才繞過屏風走向她,見她又用面紗遮了臉,便知道小風子說的是事實。

小女人還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讓我看看。」他的眸色一柔,走近她輕輕道,伸手要扯她臉上的面紗。

蘇雲沁猛地伸手捂住臉,「沒什麼好看的,很醜。過幾日消了再看,我已經服了解藥。」

她知道他是擔心她,她便將聲音放柔了些許。

她看著他,雙眸盈盈閃爍。

風千墨見她捂著臉這麼緊,在浴桶邊蹲下身,與她的視線平視。

「不給看,就讓孤回寢宮睡。」

「呃……」幹嘛用這麼一副委屈的語調說話,說的好像是她故意要跟他分房睡似的。

她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怕自己這張臉讓他看見,才提出分房睡。

風千墨的目光膠著她的視線,「嗯?」

「那……那好吧,但你不能看我臉。」她也是個要面子的。

風千墨有些失笑,「好。」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蘇雲沁這小女人也是個好面子的,他倒不覺得哪裡過分。

蘇雲沁剛要說什麼,哪知殿門外傳來了聲音。

「娘親,娘親,不好了!」蘇小陌咋呼咋呼的聲音一路傳進了內殿。

蘇雲沁還未問什麼事,就聽見兒子叫道:「爹爹他……爹爹他不高興,去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