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掉醋缸里的席湛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8:02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離開了又半個小時,我放下手機沒多久季暖便回了溫泉會館,她走進來見我身上的痕迹,刻意打趣我問:「我剛剛看見溫泉邊有一件男士的長褲和白襯衫,看著像是某個高冷男人的,你們這是有多久沒做過那事了?真是乾柴烈火啊!嘖嘖,我是不是來的不湊巧啊?」

我起身當著季暖的面穿上衣服反著打趣她問:「你和藍公子……」

清楚我要說什麼,季暖趕緊阻止我道:「你別胡說,我和藍殤什麼事都沒有,從結婚到現在他從不提這方面的事,而且就連一個擁抱拉手都沒有,他向來溫潤守禮,而且我的臉……反正他跟席湛不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笑盈盈的問:「我什麼都沒說,都是你說的,而且你幹什麼拿席湛跟他比,不過我問個心裡話,倘若他要你的話你會願意給他嗎?」

聽見我問的問題季暖有一瞬間的獃滯,「我暫且不會,但是他想要的話我不會拒絕,因為他成就了現在的我,我是藍家唯一的藍太太。」

我在她面前轉了一圈,故意的問:「暖兒,他於你而言難道只是利用關係嗎?」

季暖低低的嘆息道:「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如此,而且也說不上利用,因為他明白我的心思,但他仍舊願意,或許是為了還恩吧!」

我好奇的追問:「還什麼恩?」

「我曾經救過他,並不是他很幸運被我救,而是我很幸運的救了他,不然現在的我……他出現在我的生命里只有五年,不知怎麼的,直到現在我都全心全意的相信著他,認為他是這個世界上最不會背叛我的人!這種信任真的很莫名其妙,我有時候覺得緣分真的不可思議!」

季暖的神色異常平靜,沒有絲毫的難過。

就像是平靜的接受了現狀。

而且對現狀很滿意。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在季暖繼續道:「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回木屋吧,待會你給席湛發消息讓他去木屋,那裡特別溫暖。」

我點點頭說:「那行。」

席湛的手機在我這兒,想著尹助理常常跟隨在席湛的身後,我便打電話聯繫了尹助理。

我問他,「席湛與你在一起嗎?」

「嗯,席先生在這兒。」

「你告訴他我和季暖在一起,我把地址用微信發給你,你待會按照定位導航過來便是。」

我把手機給了季暖,後者搜了地址發給尹助理,那時我並不清楚席湛當時已經到了,原本他打算離開的,見我發了消息就打消了念頭,而且藍公子見他沒走還調侃了他一句,「怎麼?愛上了我這裡?我以為你一向厭倦呢。」

席湛怎麼會厭倦?!

席湛恰恰最羨慕的便是這樣的生活!

只是他已經身陷世界之中。

無法再從泥沼中脫身。

無法給時笙一個穩定。

席湛冷酷的面色警告他道:「陳深在邀請我對付你,要想穩住這安逸的生活就謹言慎行。」

聞言藍公子溫潤而笑,「瞧你說的,我們不是親家嗎?說話這麼見外又是做什麼呢?」

……

我和季暖到了木屋時天還是湛明的,我是第二次到這兒,周圍的地基都被白雪覆蓋著的,寒冷的天仍舊在下雪,似乎從未停過!

而木屋裡正傳來一陣琴聲!

季暖拉著我的手推開木屋的門,我走進去時見到坐在走廊之下垂眸彈著古琴的男人!

走廊上的風鈴陣陣,而男人一身白色的衣袍溫文爾雅,特別是隔著白雪望過去……

我脫口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聞言季暖笑了笑贊同道:「是。」

「暖兒,你這丈夫是撿到寶了啊!」

季暖打趣問我,「羨慕嗎?」

我配合的點點頭,「不愧叫公子,公子白衣勝雪,傾城而絕世,簡直完美的要命!是所有女孩心目中都傾心的一類,嘖,我真羨慕你!」

「你也真會誇他!」

我如此誇藍公子是希望季暖能將目光多看向他,畢竟我覺得藍公子是值得季暖依靠的!

而且藍公子值得我這樣誇獎。

我正想踏步往木屋裡走時,藍公子停止了演奏,他抬眼笑盈盈的看向我,「時小姐。」

我點點頭問:「你認識我?」

「嗯,阿暖的閨蜜。」

頓了頓他起身,衣袍拖了一地,他淺淺的目光看向我身側,笑道:「席先生亦在。」

我怔住,忙進木屋。

在門這邊的走廊里我瞧見席湛正負手而立的,他的這個位置正巧對上藍公子那個位置!

而且也正巧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剛剛都沒有發現他!

而且他的臉色瞧著莫名陰沉。

我輕聲喊著,「席湛,你到了。」

他偏過眸,眸光里是我見過的前所未有的冰冷,就在我以為他不理我的時候他輕嗯了一聲,在藍公子和季暖的面前給了我面子!!

藍公子出聲安排道:「時小姐,阿暖說你們會在這兒待幾日,我剛派人給你收拾了一間客房,在後面,我這就讓人帶你們回房間。」

藍公子派人送我們回了房間,席湛前腳走在前面,我跟在後面一米處,剛踏進門檻我就被男人狠狠地頂在門框上,簡直措不及防!

我神色晃了晃問:「怎麼?」

席湛的面色特別陰沉,我從未見過他這樣,像是得罪了他什麼,令我心底有點惶恐。

席湛的眸光深邃,他的嗓音極其的低啞問我,「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這是何意?」

我????

席湛這是在吃醋?!

而且吃醋的還這麼明顯!

直接給我甩了臉色!

我結巴的說道:「我…我是誇他…帥呢,因為是暖兒的丈夫所以我才說了幾句好聽的話!」

席湛低頭,鋒銳的下巴快抵著我的下巴,他沉沉的嗓音問:「難道不是你下意識脫口而出的讚美嗎?他的皮相難道就值得你這般驚艷?」

完了,席湛掉進醋缸了!

我起先因為無法融入他世界的事心裡還憋著一口氣,即使做愛之後也不願意喊他二哥,可此時見他這樣在意我心底便軟的一塌糊塗!

我特意招惹他道:「的確蠻驚艷的。」

席湛的眸光狠狠地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