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爹娘不分房睡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44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聽見這話,愕然看向風千墨。

風千墨也愣了一下。

二人相視一眼,也沒明白他們的兒子到底要做什麼。

風千墨起身走出,看向正奔來的蘇小陌,問道:「小陌,我為何不高興?」

蘇小陌的腳步極是剎住,看見突然從屏風后冒出的爹爹,傻了。

「呃呃呃……爹……爹爹在這裡呀?」

「嗯?」他走向兒子,蹲下身來。

「咳咳咳……」蘇小陌忙握拳咳嗽,才湊到了風千墨的耳邊小聲道,「爹爹,你不要拆我台,我這不是幫你嘛!不然你不想跟娘親在一起了?」

風千墨意外地揚了揚眉梢。

兒子是怎麼知道他們要分房睡?不過現在並沒有要再分房睡了,小女人的心思和性子,他最是了解。

「大寶,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你回去休息。」蘇雲沁的聲音自屏風後傳來,帶著不滿。

娘親的語氣很嚴厲,那眼神如刀般颳了過來。

蘇小陌可憐巴巴地看向風千墨。

風千墨在兒子的臉蛋上親了一下,「回去休息,爹娘不分房睡。」

「真的?」小娃娃一臉擔憂,好像真的是擔心爹娘吵架似的。

「爹爹能搞定。」他微笑。

蘇小陌一想,也覺得他們家爹爹肯定能夠搞定,爹爹是什麼人物,怎麼可能會搞不定他們娘親。

於是乎,蘇小陌點了點小腦袋,一臉誠懇地道:「那爹爹加油,我回去了。」

男人摸了摸兒子的小腦袋。

蘇小陌便退了出去,宮人將殿門給闔上。

蘇雲沁此刻已經從浴桶中走出,「這小破孩,又在搞什麼鬼?」

「沒事。」男人站起身來看向她。

「我讓宮人再去備熱水,你去洗洗休息吧。」蘇雲沁隨意說著便率先上了床榻,倚靠在床頭,隨手拿了本書看。

她一直在等風千墨提君明輝的事情,但男人自入殿到現在就沒有問起過。

一時之間,她也不好提起。

畢竟某男的醋勁這麼大,她若是提起,男人說不定明天就把人給趕走了。

男人洗浴出來,便瞧見燈下的女子正垂著頭看著書籍,長發散落,青絲垂至腰際,線條順滑無比。她半張臉被面紗遮了,因著系的緊,能勾勒她側面俏鼻與唇的輪廓。

他眼神一深,走向了床榻。

被褥被人掀開,冷風霎時灌入,她卻沒有抬頭看。

手上一空,男人搶走了她的書籍。

「你搶我的做什麼?」她不滿。

「這麼黑,看壞眼睛不好。」他隨手一揚,手中的書籍便穩穩落在了桌上。

蘇雲沁無奈,聽他的,便躺了下去。

他不問任何的事情,她也不好提及任何的事情。

見她有些賭氣似的躺下,男人有些莞爾。

蘇雲沁想說什麼,豈料身邊的男人沒有躺下,反而翻身壓在了她的身上。

「你要幹嘛?」

「你說呢?」

他其實有些想問她君明輝的事情,但她沒提及,他又不好問。

二人都想著對方來提起,然而雙方都沒有提起。

昏暗的殿內,忽然有些靜。

蘇雲沁瞪他,「你幹嘛,沒看我臉這樣,你也下得去口?」

風千墨聽她如此說,目光落下,灼灼華眸鎖定著她,「孤看不見。」

「……」蘇雲沁氣絕。

確實看不見,她蒙著臉。可為什麼覺得這話讓她險些要噴出一口老血來。

他忽然俯下頭來,清冽的氣息拂近,與她的呼吸絲絲縷縷纏繞在一起。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沁,不論你變成怎樣,我都愛你。」

「你……」她怔了一下,因為這猝不及防地情話,撓的她一顆心癢而暖。

這是表白?像他這悶騷的男人說愛她的話可是極其少的,此刻這話一出,心底緩緩淌過甜意。

男人拂袖,袖風滅了燭火,一室暖意。

……

蘇雲沁起來的時候腰酸背痛,爬起來的時候,靜容入了殿內。

「娘娘,那鬼醫館的大夫差人送了一封信來,說是要親自交給您。」

靜容看見坐起身來的蘇雲沁,臉色一紅,慌忙低下頭去。

雖然娘娘還蒙著臉,看不清楚表情。

靜容始終保持著遞上信的姿勢,卻也低垂著頭不敢多看蘇雲沁一眼,可泛紅的耳垂泄露了她窘迫的情緒。

蘇雲沁瞄著她俏紅的小臉,習以為常似的。

她淡而輕地哦了一聲,才吩咐:「不管她,替我更衣。」

靜容忙上前替她更衣。

洗漱穿戴整齊后,蘇雲沁才取過了信看,看了一眼信上的內容嗤笑了一聲。

「娘娘,信上……說的什麼?」靜容好奇寶寶狀。

「我昨日答應晚上接她入宮給小寶看病,結果昨晚上沒有派人去接。」

這女人就在信上控訴她當今皇後娘娘不守信用,還假惺惺地關心一番她的孩子病有無好轉,實則那女人心底就沒想過要給她孩子看病。

這般演戲,不都是只為了接近她男人嘛?

靜容啊了一聲,「娘娘要把她接入宮中?」

「當然,接入宮中羞辱一番,讓她再也不敢覬覦我男人。」女人面紗下咬牙切齒。

靜容瞬間恍悟過來,原來是因為這事情,難怪會願意把人接入宮中。若是往常,娘娘才不會派人去把這種覬覦陛下的女人帶進宮中。

「你讓小風子派人出宮去接她入宮,我去御書房。」

靜容點頭剛要走,又被蘇雲沁給叫住了。

「君大哥怎麼樣了?」

「君公子身體並無異樣,就是什麼都不記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靜容搖頭,「娘娘,您說,君大哥是不是受人迫害了?」

蘇雲沁點點頭。

她也是如此想。

就算無情散是君明輝自己要求吞服的,可無情散是散去七情六慾之用,怎麼可能所有事情都忘記?

必然是有人故意的。

難道……要奪位?

無情散沒有解藥,除非他自己想起來。

風絕舞現在下落不明,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去吧,要是有消息就告訴我。」

靜容點點頭,轉身離開,邊走邊唉聲嘆氣。

君明輝多好的一人,還是天焱的帝王,怎麼就落到了這樣的田地。

……

御書房。

「陛下。」嬌柔的女音忽然傳來,讓男人握著御筆不小心在奏摺上斜斜畫出了一筆。

這聲音,讓他眉心突突地跳了跳。

蘇雲沁拎著裙擺踏入書房中,走至他身側。

「陛下。」她又叫了一聲。

這麼反常的模樣,男人懷疑她在弄什麼幺蛾子。

「你想做什麼?」他抬頭看她。

她換了衣裙,不再是昨日那如雪白裙,而是一身淡雅鵝黃宮裝,大氣尊貴。臉上的面紗也是與衣裙同色系的,素雅極了。

「陪我演唱戲唄!待會兒那李如如要來,我答應讓她去給女兒看病,但是我不可能給她看。她的目的是來看你。」

「所以?」他眼尾飛揚,好奇使然看著她。

她雙眸閃爍著狡黠的光亮,必然是在想什麼整人的事情。

他握住她的手,「你想怎麼做?」

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輕輕晃了晃,「就是陪我演場戲,到時候她若是問起我的臉,你就這麼做……」

她湊到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男人失笑。

他知道她這是想整人,既然媳婦都這麼說了,他自然要配合。

蘇雲沁低下頭看他,見他含著幾分笑意,她忙問道:「怎麼樣?」

「都聽你的。」風千墨坦然答應。

她剛想說什麼,門外傳來了小風子謙和恭敬的聲音。

「陛下,鬼醫館的李姑娘求見皇後娘娘。」這一句話傳入屋中,蘇雲沁面紗下的唇輕輕勾了勾。

她清了清嗓子道:「請姑娘進來。」

書房推開之前,她則是自顧自地側坐在了風千墨的腿上。

男人見她如此主動投懷送抱,自然樂意,便伸手環住了她的纖細腰肢。

蘇雲沁目光掃向男人沉靜的俊臉,腦子裡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頓時滯了一下。

完了!

她今日起來忘記吃避子葯了。

她試探性地輕輕用眼角餘光看他一眼,昨晚上他可是折騰了她好幾次……現在再去用藥已經來不及,只能撞運氣了。

書房門被推開。

李如如著了一件雪白的襦裙,裙裝上綉著淡雅的雪蓮,仙氣十足。

她走近時,一抬頭就看見了二人這般曖昧的姿態坐在桌案前,她袖中的手攥成了拳頭。

早知道這樣,她就不該進來。

蘇雲沁則是一臉微笑地道:「李姑娘來了,請坐。」

她指了指茶案。

皇帝的御書房本就夠大,御案前備了茶几和棋盤,這些布置都是按照風千墨的要求來。

李如如看了蘇雲沁一眼,見她還蒙著臉,暗想這個女人看來是恢復不了原本樣貌了,到時候……

她只要將這女人的面紗扯下,風千墨定討厭她。

「陛下,谷主是來給我們小寶看病,可惜的是現在小寶還在上學……」

「不礙事,我可以等著。」李如如雙手交握,微笑道。

風千墨沒出聲,裝作若無其事地模樣翻看奏摺。

蘇雲沁坐在他懷中,等了好一會兒,她才道:「既然小寶還未來,不如谷主先看看我的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