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什麼樣孤都不嫌棄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51
A+ A- 關燈 聽書

李如如一聽,自然願意,她就等著蘇雲沁說這話。

她定要在風千墨的面前將蘇雲沁的面紗扯掉,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原本美貌如花的皇後娘娘如今已經毀容了!

「自然好。」她起身,微笑著走向蘇雲沁。

蘇雲沁忽然道:「等等,你站在那兒,我過去。」

她邊說邊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風千墨。

「千墨,讓你看見不好。」

風千墨不滿地蹙眉,「怎麼不好?」

雖然是演戲,可他是真的不悅。

她臉上的疹子也該消下去了不少,畢竟她自己就是大夫,更何況這葯是她自己調製的。

蘇雲沁面紗下的唇輕輕撅了撅,狀似撒嬌道:「這麼丟臉,臣妾不想讓陛下看見。」

這嬌嗲的聲音,若是平日,蘇雲沁絕對不會如此口氣說話。

風千墨挽住她腰際的手驀地收緊。

這磨人的小女人。

「你何樣孤都不在意。」他湊近了幾分,清冽的呼吸全拂在了她的頰上。

這般模樣,讓李如如僵硬地站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總覺得自己是個多餘的。

「那好吧……」蘇雲沁垂下眼帘,輕嘆了一聲,將臉上的面紗扯下。

李如如睜大眼睛。

風千墨垂眸,瞳孔驟然瑟縮。

她臉上的疹子不少反而多了。

昨晚上把她折騰累了,趁她睡著時他特地掀開她的面紗看了一眼,顯然是她故意的。

小女人還真是什麼都做得出來,對自己的臉都能如此狠下手。

「娘娘這臉……很嚴重啊!」李如如表面上裝出一副沉痛的模樣,實則心底已經很是幸災樂禍。

果然是毀了,毀得好,毀得極妙。

只是看風千墨的表情,神情並沒有她所想看到的厭惡?

「怎麼回事呀?」蘇雲沁忽然誇張地叫了一聲,一臉慌慌張張地將面紗覆在臉上。

實則她自己都要佩服自己,她竟還有這般演戲的天賦。

風千墨看著懷中小女人明顯在做戲的樣子,有些無奈。

雖是覺得有趣,可看著她臉上的疹子,他的擔心更大。

李如如上前道:「我再給皇後娘娘看看?」

「你……陛下,臣妾就是喝了谷主給的藥方,臉才會毀了。陛下要替臣妾做主呀!」

說罷,蘇雲沁直接靠在了男人的懷中,嚶嚶地哭泣著,一邊控訴著李如如一邊揪著風千墨的衣襟。

她這般模樣,讓李如如站在原地石化中。

她那張藥方不該是如此,本應該先讓蘇雲沁的臉暫時好了再毀掉,今日這……

不對,一定不對!

她也不笨,雙膝一軟跪下去。

「陛下明察,我怎敢毀娘娘的臉,必然是娘娘故意為之陷害於我。」

「哦?你倒是說說,孤的皇後為何要陷害於你?」

「這……因為皇後娘娘嫉妒我。」

聽著這話,蘇雲沁差點沒忍住想要噴笑出聲,幸好她憋住了。

她是真的沒想到這李如如如此不要臉,這種話都說的出口。

李如如期期艾艾地看著御案前的帝王,表情誠懇至極,一副自己絕對沒有說謊的樣子。

蘇雲沁卻嗤笑了一聲:「谷主害本宮之心如此明顯,你竟然說本宮嫉妒你?不信讓宮裡的太醫來明鑒一下你那張藥方?」

李如如的心咯噔了一下。

「谷主以為本宮醫術差到那樣的藥方看不出?」

「你……」李如如身子僵硬著,不可置信地看著蘇雲沁,那一剎那,她的心情很低靡。

所以,她其實是被蘇雲沁給耍了?

這女人太可惡了!竟然故意設陷阱給她?

「陛下,你說該怎麼處理這人呢?」蘇雲沁挽著自己的衣袖,輕輕捏在手心裡把玩著,似笑非笑地看著李如如。

李如如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風千墨冷冷勾了勾唇角:「來人,將這女人拖出去。」

立刻有兩名侍衛入內,將李如如往外拖,但李如如並非善類,她猛地躍起拔刀。

衣袖中一直藏著匕首,她絕對不會讓這些人把她給抓走!

「誰敢!我是鬼醫穀穀主,誰敢抓!」

「谷主又如何,鬼醫谷還不是在我天玄國土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也不過是一介草民,想如何?造反?」蘇雲沁冷聲喝道,「抓了她!」

李如如的武功比她的高,光靠這幾名侍衛顯然抓不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這時邪風掠進了殿內,與李如如過招。

長劍與匕首相抵,匕首終究是敵不過長劍。

「哐當」一聲,匕首落地,李如如看著突然被打飛在地的匕首,她的臉色霎時難看至極。

邪風上前連點了她幾處穴位。

蘇雲沁走向李如如。

「陛下,娘娘,此女如何處置?」邪風先是看向蘇雲沁。

「自然是以其之道還治其身,毀了她的臉,給我在她的臉上畫上醜八怪三個字。」

蘇雲沁的話讓邪風愕然。

娘娘這招真狠。

李如如不能動彈,一聽這話,瞪眼,瞪著蘇雲沁。

這女人太過分了!

「本來嘛,你若是老老實實給我看病,不是想毀我容,我也不想把你怎麼著。你覬覦我男人,就該知道知道什麼叫苦果。」

蘇雲沁走向她,狠狠捏住了女人尖俏的下巴。

李如如狠狠咬唇,有那麼一剎那,她感覺到絕望了。

可轉念一想,她是大夫,她難道還怕蘇雲沁這樣的小折磨?

「邪風,殺了吧。」然而,御案前的男人淡淡說了一句,不動聲色,「留著也是無用。」

若是日後再回來找蘇雲沁的麻煩,也是一件不好之事,不如早早了結了。

李如如眼眸瞪大,嗚咽了兩聲,奈何啞穴被點,她發不出聲音。

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竟然如此對她……

蘇雲沁轉過頭看向御案邊的男人,他目光依舊還在手中的奏摺上,似乎根本不在意這些小事。

邪風領命將李如如帶了出去,蘇雲沁才走向他。

「暴君呀,直接殺了,那日後鬼醫谷的人找你算賬可怎麼辦?」

「你毀了她的容,鬼醫谷的人就不會找你報仇?」男人問道。

「會呀。」蘇雲沁聳聳肩,彷彿根本不在意,「那又如何呢?他們儘管來,只是你現在殺了她們,鬼醫谷不知會落在誰的手中。」

「一同剿滅了便是。」

蘇雲沁:「……」

她嘴角抽搐地看向他,卻見他頭也不抬一下,彷彿剛剛那隨口一提的話只是玩笑話罷了。

這無疑就是暴君的作風。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那我先出去,不打擾你……」

「過來。」

把他利用完了就想走?小女人該好好收拾一頓。

蘇雲沁聽他這般命令,倒也沒有猶豫,緩緩抬步走向他。手腕一緊,被他拉著側坐在了他的腿上。

「既然陪你演了戲,你是不是該感謝孤?」

「你想我怎麼感謝?」她眨了眨眼,「不如送你一顆十全大補丸,補補身子?補補腎?」

「……」男人黑臉。

蘇雲沁又道:「昨晚上消耗了不少體力,你肯定很需要這葯。」

「蘇、雲、沁!」他咬牙。

蘇雲沁眨眼,一臉無辜地看著他,「千墨,這是補藥,一般人我是不會給的,你是我夫君我才……唔?」

「日後不許再用傷害自己的法子對付別人,聽到沒有?」

蘇雲沁愕然了一下,可看著男人認真警告的神情,剎那間心就軟了。

「好。」她低低地說了一個字,「有絕舞的消息了嗎?」

風千墨搖頭,「沒有。」

畢竟是在天焱國,若是在天玄國還尚且容易尋找,但偏偏那是天焱國。

蘇雲沁的神色嚴肅了幾分,「我去看看君大哥,你專心改奏摺。」

她嘟了嘟唇,在他的薄唇上輕啄了一下。

言罷,她起身離開。

雖然終究隔著一層紗讓男人不過癮,可看著小女人離開的背影,他還是若有所思地伸手輕輕撫弄了一下唇瓣。

……

剛剛入屋,便聽見了屋中的乒乓聲。

「公子,您不要砸了。」

然而,這樣的勸說沒能勸住那人,又是一陣乒乓作響。

宮女驚嚇連連,尖叫了一聲:「啊!」

蘇雲沁的腳步頓了頓,眸光一凜,大步走向了殿內。

一地的殘骸,看上去讓人驚駭不已。

而此刻君明輝正舉著一隻茶盞,作勢又要摔下去。

「君大哥!」蘇雲沁呵斥了一聲,讓君明輝要砸下去的動作赫然一滯。

他轉頭看向蘇雲沁,原本有些煩悶的心情是瞬間就被狂喜取代。

「娘子,娘子,娘子!」

他連叫了三聲娘子,把蘇雲沁給愁的額際上青筋冒起。

他連忙奔了過來,卻被蘇雲沁給警告道:「我不是你娘子,我已經派人四處去尋你娘子了,你只是救了你而已。」

「不……救了我的就是娘子。」他呆萌地說著,一臉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