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他的愛屋及烏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9:05
A+ A- 關燈 聽書

陳深到這種境地竟然還威脅季暖。

我擔憂的問她,「他會做什麼?」

季暖瞭然於心道:「他一向知道我的把柄,知道我的心軟,但我又不想就這樣屈服於他。」

季暖惆悵的吐了口寒氣道:「這事我會想辦法的,我要讓他清楚我再也不是曾經那個任由他捏拿的軟柿子!走吧,我們先到客廳吃飯。」

我點點頭挽上了她的胳膊,心裡清楚有些事她想自己解決,便沒有提出幫她之類的話!

倘若她想我幫助她,她不會嫁給藍公子。

季暖的心裡有自己想守的尊嚴。

季暖伸手理了理我身上掉落的雪花道:「吃了晚飯後藍公子要趕著去市裡,我打算陪他走上一遭,你和席湛就住在這兒,明天清晨我們就回木屋了,到時候我帶你去其他地方玩……算了吧,席湛在這裡你肯定沒心思跟著我玩。」

我嗯道:「去吧,別管我們。」

「瞧你嫌棄我的模樣。」她道。

我笑說:「哪能啊。」

很快我們到了客廳,兩個男人正在下象棋,我湊過去好奇問:「你們誰的棋藝更好?」

藍公子低呤問:「你能看懂?」

我點點頭說:「這又不是什麼高深的東西,我爸以前經常和我大伯下棋,我能看的懂。」

聞言藍公子溫潤笑道:「你家男人略差。」

略差的意思是席湛的下棋技術比不過藍公子,聽聞藍公子這樣說席湛直接推了棋盤。

藍公子驚異問:「生氣了?」

我莫名覺得藍公子是故意的!

席湛睥睨他一眼,藍公子笑而不語。

一側的季暖緩和氣氛道:「我們吃飯吧。」

藍公子家的飯菜特別精緻,而且特別好吃,一頓飯下來我吃了不少,肚子有點撐,反觀席湛沒怎麼動筷,吃完飯後便離開了客廳。

季暖端著碗好奇問我,「他去哪兒?」

我不太清楚道:「或許回房間了。」

「哦,我以為他因為剛剛那事生氣。」

我替席湛解釋道:「他不會的,他很少動怒,再說大家都是朋友他怎麼會生氣呢?」

「嗯,席湛待我還是算不錯的。」

我驚訝問:「怎麼?」

「我遇見過幾次危險,都是席湛替我解圍的,我感激他,他說我是你閨蜜不必客氣。」

沒想到席湛私下如此幫襯我的人!

他心裡一直都是愛屋及烏的。

只是他從來不與我炫耀做過什麼待我好的事,要是季暖不聊起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我開心的笑道:「他從未給我說過。」

飯桌上就藍公子一個男人,他聽著我們兩人喋喋不休的聊天,一直都未打斷過我們。

而且此刻的藍公子換了身西裝。

是深海藍的那種,配的墨綠色的領帶。

仍舊英俊,別有韻味。

吃完飯後我回了後面的房間,席湛並不在房間里,我有些好奇,但他手機還在我這兒我聯繫不上他,索性在四合院里到處閑逛著!

雪色覆蓋著整個四合院,我忍著天氣的寒冷並未找到席湛,就在這時尹助理的身影突然從前面拐角處出現,他看見我猛的鬆了口氣。

「時小姐,我找了你快二十分鐘。」

我裹緊羽絨服問:「找我做什麼?」

我追問:「席湛呢?」

「席先生在外面等你,他讓我來找你,說是要帶你去一個地方,沒想到你沒在房間里!藍先生的這座四合院木屋太大了,我找了你足足有二十分鐘!走吧,席先生已經等很久了。」

我點點頭隨尹助理離開問:「去哪兒?」

尹助理神秘道:「不太清楚。」

他是席湛的助理,他肯定清楚待會去哪兒,但是他隱瞞我,讓我心裡越發的好奇!

我忍不住追問道:「究竟是哪兒?」

尹助理笑說:「時小姐,別著急啊。」

我不著急,我就是單純好奇。

我繼續追問:「我們要去哪兒?」

這次尹助理裝死,一直不說話,膽子賊肥,我威脅他道:「你不怕我給他吹枕邊風?」

「我說了死的更快,而且時小姐你這不是為難我嗎?我哪兒敢泄露席先生的行蹤啊?!」

我才不信他如此衷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知道問不出什麼我懶得再追問,跨出門檻時我意外的接到了商微的電話,「在哪兒?」

我猜測問:「你送潤兒回國了?」

「嗯,母親喜歡潤兒我便多留了幾日,但母親覺得自己不該一直留著潤兒,便一直催我送回梧城。我剛到梧城,你在哪兒我來找你!」

「我在冰島呢,你將孩子送給我爸媽。」

商微疑惑的問:「你爸媽?」

「嗯,我養父母。」

木屋不遠處的公路邊停著一輛豪車,而那輛車的後面數十米還停著十幾輛的小轎車。

那些人都是席湛的保鏢。

那輛豪車的門正開著,我瞧不見男人的面龐,但能瞧見他那雙筆直且修長的大長腿!

而那雙大長腿一直勾引著我。

我甚至能想到他抱著我走的模樣。

更能想到他沒穿衣服的模樣。

商微不悅的嗓音問:「你爸媽?」

我困惑的問他,「怎麼啦?」

商微霸道說:「你的媽媽只有母親。」

我:「……」

我沒想到他竟然在意這個。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他,所以轉移話題說道:「我沒在國內,那你將孩子給我助理。」

他嗯了一聲直接掛斷了我的電話。

我面色有些懵,尹助理察覺問:「怎麼?」

我搖搖頭說:「沒什麼。」

我突然感覺商微不是善茬。

不對,他一直都不是善茬。

他是善茬就不會將我的腎臟……

這個詞想都不能想。

一想到這個我心裡便覺得噁心。

我忍住想吐的衝動快速的向席湛走過去,見我神色匆匆,男人皺眉問:「發生了什麼?」

我搖搖頭解釋道:「沒什麼,就是突然想起了我那顆被商微浸泡的腎臟突然感到噁心。」

見我提起那件事,席湛向我解釋道:「我已經讓人妥善處理了,一直沒有告訴你這事。」

我點點頭道:「沒事。」

見我精神恍惚,席湛從我上車之後就將我摟在懷裡,眉色憂愁,我輕道:「我沒事。」

「嗯,我只是突然感慨。」

席湛也會有感慨的事?!

我好奇問他,「感慨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