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誰敢在帝都造次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05
A+ A- 關燈 聽書

「噓,小聲點,要是讓爹爹和娘親聽見肯定要罵我。」

蘇小野歪著腦袋,「為什麼要罵你?」

「因為我偷聽!」蘇小陌瞪妹妹一眼,覺得妹妹是明知故問。

蘇小野閃亮的大眼睛里劃過了一抹狡黠的光亮,「哦,原來是這樣啊……」

蘇雲沁聽見門口的動靜,她抬起頭看向門口。

風千墨也看了過去。

金澤和金冥雖守在書房門口,可他們根本不敢阻攔這兩個小傢伙。

「被發現了!」蘇小陌暗暗叫了一聲不好。

蘇小野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她率先踏入門檻往裡走。

蘇小陌也跟上去。

「你們怎麼過來了?」蘇雲沁出聲問,忙從風千墨的腿上站起身。

在孩子面前,這麼坐著有些不雅觀。

既然為人父母,就該有父母的樣子,至於閨房之樂只能放在寢殿中。

蘇小陌上前拉扯住了風千墨的手,脆生生地說道:「爹爹,你今天跟小陌睡好不好?」

風千墨神情滯住。

他跟兒子睡?

他完完全全不願意!

不是不喜歡兒子,而是他更想抱著媳婦睡覺!

蘇小陌卻抓著風千墨的手臂來來回回搖晃,一副撒嬌的樣子。

蘇小野嫌棄地看著哥哥這模樣,暗自咕噥:「一個大男人,還向爹爹撒嬌,真不害臊。」

蘇小陌搖晃風千墨的手臂一滯,轉頭瞪向妹妹。

「為什麼突然要跟爹爹睡?」蘇雲沁忽然問道。

「唔,是我們夫子留的考題哦!夫子說回家後跟父親睡一張床榻上,讓爹爹說些如今國之大事,明日入學院夫子會考我們。」

「噗,這太傅大人真是個有意思的,教導孩子都另闢蹊徑。」

風千墨:「……」

他能拒絕嗎?可看著兒子這麼期待的模樣,他竟然又有些不忍心。

等了一陣,他才輕輕嘆了一聲:「好,跟你睡,不過爹爹睡得晚,你早些回去看書習字,爹爹批改奏摺。」

沒想到突然就這麼答應了,蘇小陌很詫異地差點要跳起來歡呼。

他看了一眼娘親的臉色,覺得娘親好像並不是很高興,便連忙解釋道:「娘親,你不要誤會,爹爹就跟我睡一晚上就還給你了哦!」

蘇雲沁:「……」

兒子這麼調皮,絕對不是像她。

風千墨要跟孩子睡,也是好事,可她只是感嘆著龍榻的床太大,她一個人會睡不習慣吧?

蘇小野也看了娘親一眼,笑嘻嘻地道:「娘親若是不嫌棄,可以跟小寶睡。」

「你們這兩個孩子啊!」

「哇,我要回去習字了!」

「對對對,我也要回去看書了!」

兩個娃娃不知是來特地做什麼的,說完這話,立刻轉身就走了。

蘇小陌剛剛還喜滋滋地拉著風千墨的大手,然而這會兒直接就把人的手給丟了跑了出去。

風千墨:「……」

被兒子丟開手這種待遇,真是第一次體驗。

孩子屁顛屁顛跑了,蘇雲沁輕輕聳聳肩,「也不知道這兩個娃娃在打什麼主意。」

「不管打什麼主意,小陌的要求也並不過分。」

蘇雲沁雙眸閃了閃,側身坐在了他的腿上。

她看了一眼金澤金冥,二人不知怎麼就看懂了蘇雲沁的眼神,立刻替他們二人將書房門給闔上了。

「繼續看奏摺?」他忽然問道。

「嘻嘻,好啊。」她笑嘻嘻的,但面紗擋住了她的表情,風千墨只能想象她的笑容多麼狡黠。

男人輕眯了眯墨瞳,「你笑什麼?」

蘇雲沁已經笑彎了眼,「笑你今晚上不能折騰我。」

風千墨:「……」

看小女人這模樣,他很有衝動現在再把她折騰一次!

蘇雲沁又道:「縱慾過度傷身,你是該補補的。」

「……雲沁,你可真是有能耐。」他咬牙切齒。

蘇雲沁恍惚看他,不解地問道:「我怎麼有能耐呀?」

她邊說邊扯過了一本奏摺,裝模作樣地看起奏摺來。

今晚上回頭吩咐兒子把十全大補丸給他爹吃。

風千墨身體雖然很好,可自從蠱王解了后,她擔心他會因為身子突然沒了蠱王反而不適應,該好好調養。

手中的奏摺忽然被人給抽走了,她被男人抱起就走。

「喂,幹嘛?」

「折騰。」他說罷,將她壓在了御書房的軟塌上。

蘇雲沁瞪眼。

他還真是一點都不肯吃虧。

「既然晚上不能折騰,白天折騰夠了,晚上孤也不會偷偷爬進你的榻上。」

「……你這樣有些無恥。」

「孤還有更無恥的。」他俯下頭,溫涼的氣息輕拂她臉頰,隔著那面輕紗。

柔軟的面紗覆在她半張臉上,勾勒著她下半張臉的輪廓,他能輕易捕捉到她的唇邊弧度。

二人之間本就近,他的唇離她也不過兩寸距離。

蘇雲沁故意嘟了嘟唇,便貼上了他的。

門偏偏這時該死地響了!

「陛下!」金澤那不怕死的聲音傳入屋中,也將屋中節節攀升的溫度瞬間打散。

蘇雲沁嘟唇的動作滯了滯,看向漸漸泛黑的男人臉。

風千墨一雙鳳眸里都是暗流涌動,「何事?」他沉冷問道。

金澤在門口嘴角抽了抽,才低低地說道:「有公主的消息……」

蘇雲沁一怔,看向風千墨。

風千墨驀地坐起身來,微斂神色,將蘇雲沁扶起。

「進來說話。」

金澤暗暗摸了摸額際,忙跨過門檻走入,「是……在城西的梁河邊找到了……找到了公主的屍體。」

「你說什麼?」蘇雲沁赫然一怔。

金澤垂著頭,「剛剛打撈上來的屍體,應該是河水浸泡過久,如今已經面目全非看不出本來的樣貌……但,這塊玉佩和發簪是公主身上的……」

風千墨看向金澤遞上來的東西,瞳孔赫然一縮。

確實是風絕舞的。

蘇雲沁不知道這東西是不是風絕舞的,可看風千墨的神色,她的心徒然一沉。

風絕舞若是死了,她如何向君明輝交代?

「屍體在何處?」風千墨沉冷問道。

前一刻身體的熱度此刻瞬間被涼水澆滅。

他的親人不多,雖說風家人口眾多,可真正能被他當成親人的沒有幾個,出了風千洛就是風絕舞……

蘇雲沁上前握住了他的大手,「我陪你一起去看。」

男人沉沉的嗯了一聲。

「在刑部的停屍房……」金澤垂著眼帘,聲音越發低低的。

……

刑部。

停屍房裡停著三具被白布包裹的屍體,因為每日都有屍體停在此處,所以整個停屍房內總有一股屍體的味道。

蘇雲沁跟在風千墨的身後。

負責帶領他們的刑部侍郎指著最中間一具屍體,弱弱地說道:「陛下,娘娘,這具就是……就是公主的屍體。」

風千墨的眼神一暗。

「怎麼死的?」蘇雲沁忽然問道,「仵作可有驗屍?」

這位官員一聽,抱拳道:「公主腹部中了一刀,當時先被人給捅死的,然後被丟入了河中。仵作說,看這具屍體,恐怕是在水中浸泡了兩日了……」

「派人去查。」風千墨低冷出聲。

寒意在整個停屍房裡蔓延。

刑部的人皆垂下了頭,戰戰兢兢。

「孤給你們三日時間,三日後若查不出,便提頭來見孤!」

蘇雲沁漠然看著屍體,沒有聽風千墨的吩咐,兀自思索起來。

難道君明輝是來天玄的戲樓出事的?那她更應該帶君明輝去別的戲樓看看,說不定能尋回些記憶。

風絕舞的死,一定要找到原因!

風千墨拉著蘇雲沁往外走,臉色陰沉。

「千墨,我們不如帶君大哥多去幾家戲樓看看,說不定能有線索,看君大哥應該是在戲樓里出事的,記憶斷片就在戲樓里。」

「好。」這次他答應得極其乾脆。

當晚,蘇雲沁和風千墨就帶著君明輝坐馬車去往戲樓。

君明輝的馬車在後,他們的馬車在前。

待馬車停下后,君明輝下馬車后,目光一下便落在了風千墨的身上。

「這是誰?」他指著風千墨,一臉不滿。

畢竟,這男人竟是牽著蘇雲沁的小手走下的馬車。

蘇雲沁轉頭看了他一眼。

風千墨更是冷眼如刀刮在君明輝的臉上。

「這是我夫君。」蘇雲沁說道。

也就是這麼一句簡短的解釋,讓原本陰寒著面容的男人輕輕勾了勾唇角。

他喜歡小女人這個解釋。

君明輝滯了一下,才想起蘇雲沁是成親的,才低低地哦了一聲,看了一眼戲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是這家嗎?」

「不……不是。」

蘇雲沁捏了捏下巴,「既然如此,就去下一家看看。」

三人在下屬的簇擁下往下一家戲樓走去,君明輝依舊搖頭。

如此走了一條街的戲樓,君明輝都沒有尋到任何的印象。

風千墨蹙了蹙眉,「興許不是帝都內的。」

「可能是帝都外的其他城?」蘇雲沁忽然問道。

「嗯。」可能是在來帝都之前遇害,否則君明輝又怎麼會躺在大街上。

風千墨的話也讓蘇雲沁點點頭。

畢竟是帝都,誰敢在帝都造次?

那……

帝都外有兩條小路,分別通往兩座城,這要是查起來不容易。

「明日孤派金澤帶他出帝都看看。」他挽住她的肩膀,說道,「既然來了,便去戲樓看看。」

他正要領著蘇雲沁入戲樓,忽然身後就傳來了金澤的叫聲。

「唉?君公子,您去哪兒?那是春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