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母親去世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0:09
A+ A- 關燈 聽書

商微又直接掛斷了我的電話,我心裡一直想是不是惹惱了他,他的這個脾氣不怎麼好,我不希望惹到他,畢竟我不想惹多餘的麻煩。

而商微就是這個麻煩。

我收起手機回到沙發上坐下,很快將身體蜷縮在被褥里,見我這樣席湛輕道:「像只小貓似的,我見你挺煩心,是誰給你打的電話?」

我如實道:「商微,他送潤兒回梧城。」

見我提起商微,席湛嗓音略有些低沉的說道:「商微已經將你當成了自己人,既然這樣你平常就別太疏遠他,他那個人做事一向不顧後果,你越是疏遠他便越將自己處於危險當中。」

我驚奇的問他,「你曾經還別讓我和他走的太近,說他那人危險,做事什麼的不計後果!」

席湛將身體放鬆倚靠在沙發上,而尹助理識趣的帶著人離開了,席湛默了默解釋道:「無論怎麼樣商微都是一個危險人物,主要是他的性格陰晴不定,做事從不考慮什麼後果,曾經不讓你靠近是沒想過他會如此糾纏你,既然現在他……他是你母親的人,待你母親走後他就沒什麼親人,肯定會將你視為唯一的親人。」

我坐直身體望著天文望遠鏡聽見席湛又道:「允兒,既然避免不了他就直接面對。」

從天文望遠鏡里望出去只看見一片璀璨的星空,我答應他道:「嗯,我知道怎麼做了!」

商微想要親情,我知道以後該怎麼和他相處了,只是希望他能夠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席湛溫柔問我,「看見了什麼?」

「星星,滿眼的星星。」

什麼顏色的星星都有,天空純凈又美麗。

席湛問我,「與芬蘭比又如何?」

芬蘭是席湛心底的故鄉。

可他卻隨我定居在梧城。

「在我眼裡都漂亮。」

「嗯,芬蘭更有人煙味。」

的確,比起冰島芬蘭更有人煙氣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問席湛,「晚上會看見極光嗎?」

席湛肯定道:「會……」

席湛的話還沒有說完我便接到了一個電話,仍舊是商微打給我的,我接通聽見那邊略有些喘息,「笙兒,母親方才已經離開人世。」

手機一個沒拿穩落在沙發上…

我今晚做夢且夢見了母親。

……

我和席湛匆匆趕到法國時已經是三小時之後,而剛落地機場席湛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半分鐘后席湛的面色特別陰沉!

我察覺到發生了極嚴重的事情。

因為他抱歉道:「我有急事要離開。」

我張嘴想問他什麼事,為什麼比陪我去見我逝去的母親還重要,他沒有給我解釋,只是為難的說道:「是私事,我需要立即處理。」

席湛一向鎮定自若,很少這麼著急過,我放他離開道:「嗯,那我就在城堡里等你。」

席湛瞬間離開,背影匆匆。

尹助理沒有跟著席湛,而是留下帶我到了城堡,我到城堡的時候並沒有見到商微。

估計還在從梧城趕回法國的飛機上。

管家帶我去見了母親,他留著眼淚用英語同我解釋道:「夫人剛剛還好好的,精神也不錯,可沒到一個小時人就沒了!特別突然!」

管家說母親的逝去特別突然!

母親仍舊躺在床上的,但臉色蒼白已經沒了呼吸,我過去握住她冰冷的手掌想起前不久見過她時的模樣,那時我就已經知道那應該是我們生前的最後一面,連她自己都這樣說過!

我和她此生沒相處過,沒太大的感情,但她是愛我的,想到此我的眼淚悄無聲息的留下,心裡滿是難過,想著在這個世界上我又少了一個愛我的人,我都還沒有好好孝敬她呢!

而且她的一生…

我至今都未了解過。

但母親的一生應該很耀眼。

不然又如何坐到公爵夫人的位置?

我又想起她抱著潤兒的樣子,滿眼寵溺和慈祥,那是她此生從未體驗過的那種快樂!

她愛潤兒,愛我。

我默默的流著眼淚聽見身側的管家難過的說道:「夫人就這麼沒了,怎麼會沒了呢?剛剛精神都好好的,醫生說身體狀況有好轉啊!」

我抿唇,眼淚落進了嘴唇里鹹鹹的。

管家仍舊不可置通道:「剛剛夫人就是出門見了個老友啊!回來沒半個小時就已經……」

我抓住問題關鍵問:「母親見了誰?」

我用的英語,管家聽得懂。

「我也不知道啊,夫人只是說出門見個老友,但沒說是誰,還不允許我們跟著她!」

母親的死似乎有蹊蹺!

或許也是正常的生老病死!

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樣的。

暫時先不討論這事。

「有孝服嗎?我換一身。」

管家給我拿了件法國人穿的葬服,我穿上之後回到了母親的身邊跪著靜靜地守著她。

三個小時后商微回到了城堡,他奔跑進來跑到了床邊一直膽怯喊著,「母親,你醒醒。」

他的嗓音里充滿了恐懼。

「母親,你醒醒,是微兒啊!微兒回家啦!微兒就在這裡,你醒醒看看微兒好嗎?」

商微的悲傷是那麼的沉重,我紅著眼偏過腦袋聽見他帶著哭腔的嗓音請求道:「母親,你就醒醒看一眼微兒成嗎?一眼微兒就死心了,以後你說什麼微兒都聽你的,也不會再記恨商家,更不會再犯錯,只做你的乖小孩好嗎?」

母親沒有醒,沒人給他回應。

見他這樣我有些心痛,伸手握住他的胳膊勸慰他道:「商微,母親她……別難過……」

我說不出母親已經走了的話!

我不想殘忍的告訴他這事!

可商微比誰都明白。

他頹廢的坐在地上同我說道:「笙兒,我已經沒了母親,在這個世界上我只剩下你了!」

商微沒有哭,一直沒有流眼淚,但我清楚他比誰都悲傷,眼圈裡都是泛紅的血色。

我想起席湛給過我的提醒,溫柔的接著他的話道:「嗯,我們是一家人,你還有我,還有潤兒和允兒他們兩個,你是他們的小舅舅!」

商微眼眸泛著光的望著我,「小舅舅?」

「是啊,你不是說你是我兄長嗎?」

他忐忑的問:「那你不怪我殘……」

「商微,除開母親你還有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