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風絕舞可能沒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12
A+ A- 關燈 聽書

風千墨挽著蘇雲沁的肩膀,聽見身後的金澤聲音,二人同時轉過身去看。

果然,君明輝像是著了魔似的往春樓而去。

「君大哥?」蘇雲沁眉蹙了蹙,赫然喚住君明輝。

可惜君明輝根本沒有聽見,他就像是被勾去了魂似的,一步步朝著春樓走。

「金澤,跟上。」風千墨忽然吩咐了一句。

金澤忙點點頭,幾步追上了君明輝的腳步。

「千墨,我們也去看看吧?」蘇雲沁轉頭看向風千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沉斂眸光,才沉沉都嗯了一聲,攬著蘇雲沁往春樓走。

夫妻二人同時來春樓,這可是從未有過的。

春樓門口的姑娘看見他們二人相互依偎走入便知二人的關係,不是情人便是夫妻,竟然同時來了春樓才是讓人匪夷所思。

蘇雲沁拉著風千墨走入,臉上還戴著面紗,風千墨又高大俊美,瞬間就吸引了所有春樓的人關注。

他們成了最矚目的一對。

而君明輝沖入春樓里,目光在人群里掃視,他在春樓里轉了一圈,又奔向二樓。

負責招待他的姑娘便拎著裙擺一直追在他的身後。

「公子,公子,您慢點!」

君明輝又從二樓躍上了三樓。

直到衝到了三樓,他才叫道:「絕舞!絕舞!」

不過蘇雲沁和風千墨站在樓下,整個春樓里嘈雜萬分,三樓的聲音也一時半會兒無法惹來他們的主意。

蘇雲沁抬頭看向三樓匆忙奔跑的君明輝,問道:「他是不是在尋什麼人?」

風千墨幽深的目光也落向君明輝。

那一刻,他的眸光幽深至極。

「嗯,看他口型,像是在叫絕舞。」

「絕舞?」蘇雲沁一怔。

不知怎麼的,她想起那日在停屍房裡見到的屍體,身形衣物以及上面的所有首飾都是風絕舞的,仵作也確認了身份。

對了,她的醫藥空間!

空間里有驗DNA的東西!

「也許……絕舞真的沒有死呢?」蘇雲沁忽然道,「千墨,絕舞的那支發簪可還在?」

風千墨面露狐惑,轉頭看向金冥:「去取來。」

說罷這話,他挽著蘇雲沁的肩膀上了樓。

負責帶領他們的姑娘領著他們在一間雅間落座。

「公子,可還需要美人呀?」面前的姑娘邊問邊眨了眨美目,她身上穿著極其簡單,同樣輕紗遮面,神秘而嫵媚。

但縱然身材妙曼,風千墨卻看都沒看她一眼。

蘇雲沁對自己的男人格外有信心,根本不會看別的姑娘一眼,她便順勢蹭在了風千墨的懷中。

「親愛的,這姑娘還真是的,來春樓就一定要請姑娘嗎?」

「……」姑娘表情滯了一下。

「來人,把這位姑娘請出去。」蘇雲沁揮了揮手。

這會兒姑娘無法,還是被侍衛給請了出去,侍衛又塞了錠銀子給她,姑娘見這錢比往日達官顯貴打賞的小費還要多,她也就安心了。

屋中很安靜,等了一會,金冥閃入了屋中,將發簪和玉佩遞給了蘇雲沁。

「娘娘。」

蘇雲沁接過東西,轉頭看向風千墨,「我要入空間一趟,你在這兒等我。」

風千墨靜默了一會兒,點點頭。

他不知道蘇雲沁要做什麼,但顯然那醫藥空間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能夠查出些什麼來?

蘇雲沁忽然頓了頓,她又看向金冥。

「金冥,把絕舞屍體弄根頭髮給我。我需要!」剛剛竟然忘記讓金冥去將頭髮取來。

金冥不敢猶豫,立刻轉身就掠出了窗去。

風千墨目光幽幽看向蘇雲沁,她正低著頭搗鼓著手中的扳指,「你要做什麼?」

「我懷疑那具屍體不是絕舞的,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所以需要比對他們的基因,唉,跟你說不清楚。不過你給我一些時間,我馬上就能弄到結果了!」

風千墨默了一下,才輕輕嗯了一聲。

大約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金冥再次返回,按照蘇雲沁的吩咐拿著屍體的頭髮,遞給了蘇雲沁。

蘇雲沁入空間里開始比對,因為儀器的改造,用碰過人體的物仕也是照樣可以進行比對。

……

金澤跟在君明輝的身後,見他神情恍惚,不知怎麼,身子突然晃了一下,他立刻奔上去扶住了君明輝。

「君公子,你怎麼了?」

「噗……」君明輝忽然吐了一口濁血出來。

金澤驚呆,他將君明輝背起就往二樓躍去。

這身子突然倒下來,才是最讓金澤感覺到驚恐的地方。

之前君明輝還好端端的。

在他們下去后,一間屋子裡,一人站在珠簾后默默看著他們躍下去。

「娘娘,這皇上命可真大。」丫鬟站在女人身後,語氣輕輕道。

「呵,他看上的那女人已經死了,想要拿捏他,那女人才是關鍵。」

丫鬟怔了一下,小聲問道:「娘娘的意思是……」

「讓那女人『活過來』便是了。」女人緩緩捏碎了手中的玉盞,語氣瞬間陰狠冷然。

她是不會放過君明輝,君明輝奪了她兒子的一切。

……

金澤背著君明輝回到了屋中,踉蹌著入了屋子。

「爺兒……」

風千墨睜眸,見到了臉色瞬間難看的君明輝,蹙了蹙眉。

「把他放下,去請大夫過來。」

「娘娘……娘娘……看君公子這身子恐怕是撐不住了。」金澤有些擔心。

他把君明輝放在屋中的床榻上,他轉頭看向屋中。

分明之前還跟風千墨在一起的蘇雲沁卻不知道去了何處。

「去請大夫。」風千墨低聲吩咐了一句。

他的神色淡淡,只是不想打擾蘇雲沁。

若是此刻蘇雲沁真的能夠證明風絕舞沒死的話……

哪怕掘地三尺,他又要把人給找出來。

金澤怔了一瞬,也出去尋大夫。

君明輝躺在床榻上,雙手狠狠捏成拳頭,額際已經冒起了虛汗。

「絕舞……」

聽著他這樣仿若夢囈似的聲音,風千墨抬頭看向他。

那一聲絕舞,叫得讓他心有瞬間的恍惚。

這小子對風絕舞是不是真心的?可若是一個人失憶了,誰都記不得,唯獨只記得一個女子,不是正說明此人對他的重要之處?

更何況君明輝連蘇雲沁都不認得了。

蘇雲沁從空間出來時,臉上表情是喜的,她抓住風千墨,語氣激動:「千墨……那屍體,不是絕舞,不是絕舞的!」

「當真?」男人的雙眸忽閃。

她狠狠點點頭,「當真,千真萬確!結果是不會錯!」

「絕舞……」

床榻上傳來的夢囈聲忽然引起了蘇雲沁的注意。

她轉頭看向君明輝。「君大哥怎麼了?」

「吐了血暈倒了。」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你怎麼現在才說!」

人都快死了,他竟然還這麼淡定?

蘇雲沁起身立刻走到了床榻邊檢查君明輝的身體,眉皺著,眼底冷光一閃。

脈象太亂,像是情緒不安。

他吐濁血跟他之前練魔功有很大關係,險些要走火入魔,這模樣再如此下去,恐怕是要喪命。

無情散並不會傷害他的身體,但失憶和突然想起的片段才是對身體造成的傷害。

蘇雲沁放開了君明輝的手腕,從袖中取過銀針替他施針。

屋內瞬間靜謐下來。

風千墨靜靜注視著蘇雲沁,他明白蘇雲沁若是救人治病之時絕對不希望外人打攪。

半個時辰過去了,金澤將大夫請來時,發現娘娘已經給君明輝施針,暗暗鬆了一口氣。

「陛下,屬下剛剛看見了三樓有天焱國的人。」

「當真?」金冥也怔然。

金澤點點頭,「他們穿著我們天玄的衣裳不好認,可屬下偷聽到了他們的話,他們像是沖著君公子而來。」

之所以遲遲沒動手,大概也是因為如今君明輝在皇宮裡。

風千墨冷冷勾了勾唇,眼底泛開一抹冷意。

「絕舞……」君明輝一直喃喃這個名字,卻遲遲沒有蘇醒的模樣。

蘇雲沁將手中的銀針收回,才道:「著些人可真猖狂,竟敢在我們天玄造次。」

「屬下也覺得奇怪,他們追人追到咱們天玄來也罷了,竟敢如此猖狂。屬下懷疑君大哥受傷跟他們有關係。」

「派人跟緊。」風千墨出聲。

蘇雲沁點點頭,「不要打草驚蛇。」

他們一定會想法子入宮見君明輝。

……

如蘇雲沁所猜測,三日後,西焱國的拜帖送到了天玄。

御書房。

蘇小陌抱著一本厚厚的史書走入書房,發現他家爹爹正在看一封信。

「爹爹。」他脆脆地喚了一聲風千墨。

男人輕嗯了一聲:「怎麼了?」

「爹爹,今日夫子教我們習歷史,我忽然覺得很有意思哇,但是總覺得這些史官記下的史實有可能不是真的,爹爹親口說的才是真的。」

他艱難地靠近風千墨,趴在風千墨的腿上。

「咦,這是什麼?」但是很快他便看見了桌上的拜帖。

他現在每日是皇家學院里最勤奮的孩子,又加上從能兩歲開始就被蘇雲沁教導習字,他習得的字比其他同齡孩子都多。

「拜帖?有人要來我們這兒玩嗎?」

在孩子的世界里,只有玩。

風千墨拿起拜帖,嘴角嘲弄地勾了勾,「都是壞人,你要看好妹妹。」

他慈愛地摸了摸孩子的小腦袋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