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他只屬於允兒。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0:35
A+ A- 關燈 聽書

「除開母親我還有你?」

商微問的異常忐忑。

生怕我拒絕他似的。

我怕他陰晴不定的性格,畢竟連譚央都對他有所忌憚,再加上席湛又讓我別疏遠他。

我點點頭道:「我們是一家人。」

商微猛的轉身看向母親,驚喜的問她,「母親你聽見了嗎?笙兒說我也是她的家人。」

商微突然間驚喜若狂,他起身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一直不肯停歇,嘴上念念道:「笙兒,母親是我第一個家人,你是第二個,潤兒和允兒是第三個!笙兒,我給你說,我從生下來后就被家人拋棄,沒人養我,是啊……」

商微突然頓住腳步,目光陰狠道:「我是有人生的,我的親生母親健健康康,有錢有權,她明明可以照顧好我的!可是她不要我,我打小有人生沒人養,在我幾歲時他們就決定遺棄我,倘若不是母親……笙兒,他們現在怕我呢!他們求我放過他們呢,可我對他們沒有興趣,但他們總怕我對付他們!小時候我是被他們的遺棄的,長大后我卻被他們懼怕!你瞧瞧,他們從不將我當成一個人,從不將我當成他們的兒子!我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怪物!」

商微越說越激動,我怕他控制不住自己,忙起身走到他身側提醒道:「我們先為母親準備後事,等解決完這一切你隨我回梧城散散心好嗎?潤兒和允兒他們都在梧城等著你的呢!」

我在用兩個孩子打動他!

他眼神一軟,眼眸泛著淚光道:「謝謝。」

我不知道他在謝我什麼!!

商微用了濕毛巾替母親擦了擦臉,隨後將她抱了起來,管家趕緊讓人換了一床金色的被褥,上面都是繁雜金絲,像是金子做的似的!

商微將母親放回到床上,他低低的聲音同我平靜的說道:「明天昭告皇室,後天火化。」

此時的商微再也沒有方才的恐懼。

像是吃了什麼定心丸。

心底找到了新的希望。

我陪著他在母親的房間里待到後半夜,分開的時候他遞給了我一封書信,「這是母親寫給你的,她說等她走後讓我親自交到你的手中!」

我接過跟隨管家回了客房。

我進去關上門打開了這封書信。

「笙兒,

我是嬈年。

我是你的母親,嬈年。

這是我的小名,唯一知道這個名字的只有你和你的父親,抱歉,這一生沒能伴你左右。

笙兒,母親和你父親的故事你肯定是知道一些的,但你肯定未聽說過母親的家族。

一個輝煌騰達的家族。

它有上百年的歷史。

它是隱世之家。

你的外公是隱世之人。

從母親離開家族之後便與家裡斷了聯繫,多年未曾聯繫,但你外公終歸是年齡大了,奢望子孫繞膝,你有時間便回祖屋去看看他。

這是訣別信,我突然不知道該同你說些什麼,想給你講講母親的家族,可母親離開幾十年,對那裡已經失去了太多的記憶,唯一有印象的便是祖屋前的那顆桃花樹,而桃花樹的不遠處種著一方洋桔梗花,那是我母親種下的。

我的母親也就是你的姥姥,她是個很溫雅的大家閨秀,嫁給你外公一直是心之所向。

心之所向…

母親這一生卻未心之所向。

我愛你的父親,可是我無法放棄自己的尊嚴只做他的姨太太,我想要的是完整的愛。

我以為我會擁有。

可這一生終究求而不得。

甚至連家族都回不去。

這一生,母親活的實在狼狽。

笙兒,母親希望你此生能如願以償。

寫到這裡母親已經哽咽了,母親不知道該與你說些什麼,好像我們兩個之間沒有一丁點的回憶,提筆的時候艱難萬分,不知所措!

我真是一個失敗的母親。

笙兒……

母親這輩子唯一驕傲的事便是生下你。

在此,訣別。

此生,勿念。」

我的眼淚已經落滿了整張紙,我能想象她寫這封信的不舍以及絕望,甚至對我的想念!

前段時間我就不該離開她的!

現在追悔莫及!

我用手背擦了擦眼淚瞧見紙張的背面寫著一個地址,這個位置在很偏僻的一個地方。

墨河的青城山。

這兒應該就是祖屋的位置。

可母親不是梧城人嗎?

難不成她是騙大家的?

我收起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手提包里,這個點了席湛還沒有聯繫我,我忍不住的給他打了電話,他接通嗓音特別沙啞道:「怎麼?」

我問他,「你什麼時候過來找我?」

他嗓音略沉的喊著我,「寶寶。」

席湛的音色莫名的透著一抹悲傷。

我輕聲回應他,「發生了什麼嗎?」

「未曾。」

頓了頓席湛沙啞的聲音說道:「你先休息,等你明天睜開眼睛時我便回來了。」

我聽話道:「那我等你。」

其實我現在需要他的依靠。

但我明白他有他的急事要處理。

……

另一邊,席湛的莊園。

他掛斷電話看向坐在沙發上精神恍惚的貴婦心底一陣壓抑,此時說什麼都是無濟於事!

他過去輕聲問:「要睡會嗎?」

貴婦神情恍惚的喊著,「湛兒。」

他皺眉耐心道:「睡吧,我明天派人送你離開法國,會保證你的人身安全。」

「湛兒,你不怪我?」

貴婦問的小心翼翼。

席湛淡薄的看了她一眼,「怪,那又如何?你殺了她,你從未想過我以後如何面對允兒。母親,我是你的兒子,你對我可曾有過仁慈?」

貴婦被堵的啞口無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知道她對不起他。

可她的恨是那般的深沉!

她想報仇,想了很多年!

然而今天終於如願以償!

貴婦忐忑的問:「那你會告訴她嗎?」

「會,我不會隱瞞於她。」

席湛頓住,艱難道:「只要她問,我絕不會隱瞞,母親,你讓我在她的面前如何自處?」

「湛兒,別告訴她……」

席湛轉身,徑直的離開了莊園。

現如今,他處於兩難的境地。

一端是自己的女人、他孩子的母親。

而另一端是他的親生母親。

席湛想,該如何處理?

現如今,事事艱難。

他忽而開始懷念曾經冷血的自己!

母親……

這個詞於席湛而言真是諷刺。

席湛出了莊園仰頭望著天上的夜空,璀璨的星斗的確漂亮。

猶如他的那個未婚妻……

未婚妻……

他怎麼還沒有讓她成為自己的妻子呢?

就連藍殤那個萬年單身狗都比他先領了結婚證,昨日還被他特意提出來諷刺!!

他忽而清醒過來自己最近這段時間的優柔寡斷,是他想要的太多以至於令他忽視了最根本的東西,忘了自己的初心只是想要成為那個女人的丈夫、堅定不移的守她一生而已!

貴婦著急的追出來喊著,「湛兒。」

席湛輕輕的回應著,「母親。」

貴婦被他淡漠的語氣弄得一怔。

她溫柔的喊著,「湛兒。」

席湛淡薄的嗓音回道:「此生我們再無干係。」

貴婦錯愕,「你要和我斷絕母子關係?不可以!我是你的母親,這一生都無法改變!」

席湛默然,邁開長腿離開莊園。

此生,他不會再有母親。

此生,他不會再受任何人的威脅。

此生,他只做那個女人的丈夫。

此生,唯一,

他只屬於他的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