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壞蜀黍很討厭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19
A+ A- 關燈 聽書

蘇小陌啊了一聲,砸了砸小舌。

壞人送拜帖來,這說明了什麼?有人要來害爹爹和娘親嗎?

「爹爹,那既然是壞人,我們就不能拒絕他們來嗎?」

「自然不能。」風千墨微笑,看著兒子一本正經問問題的小模樣,他甚至覺得有些興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往日里跟孩子待在一起的時間甚少,今日能有如此時間,倒也是難得。

蘇雲沁走入御書房內,便看見了他們父子兩有說有笑的模樣。

蘇小野跟在蘇雲沁的身後,聽見書房內的說話聲,從蘇雲沁的身後探出了個小腦袋瓜來。

「哼,哥哥又在顯擺了。」蘇小野輕輕哼了哼。

蘇雲沁有些無奈,走近風千墨,也看見了桌上的帖子。

她神色沒有絲毫意外,只是揚唇笑了笑。

「不知道這次來的是什麼人。」

總之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他們來這兒的目的肯定是尋君明輝。

「絕舞的事情,孤已經派人去查了,但至今還未有下落。」

「我覺得吧,找女子沒有消息,萬一絕舞扮成了男人呢?」蘇雲沁手指點在桌面上。

在天玄的帝都,風絕舞卻查不到絲毫消息,除了是女扮男裝之外,還有其他的可能嗎?可風絕舞為什麼沒有來尋他們呢?

風千墨輕輕搖頭,「說明,她根本不在帝都。甚至可能不在天玄。」

天子腳下,卻沒有任何風絕舞的消息,除了是不在天玄這樣的可能之外,也沒有其他的可能了。

風千墨的話,讓蘇雲沁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真是麻煩。

「娘親,我今日去看了君蜀黍,君蜀黍都不認識我了哇!」蘇小陌抬起小腦袋,一臉憤憤,「那些害君蜀黍的人真的太可惡了。」

……

兩日後,天焱國使臣抵達天玄帝都作客。

大臣們負責迎接入宮,也特地為了迎接他們在帝都設宴。

蘇雲沁在君明輝的殿中。

「君大哥,這幾日不要隨便出去,我給你易容好了。」

「是發生了何事不成?」君明輝微微訝然問道。

他雖不知道自己是誰,可他也不是傻子,眼前蘇雲沁著了一身華麗宮裝,這樣的裝束都是在宮宴之上才會穿上的。

蘇雲沁點點頭,輕輕嘆息地道:「對,你的敵人來了。」

君明輝愕然。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誰,更別提是否知道敵人存在。

他輕輕嘆了一聲,點點頭,「我都聽你的。」

「絕舞的事情你勿要擔心,我們已經派人去尋了。」蘇雲沁替他把易容面具貼好后就立刻收手後退兩步拉開距離。

他們現在男女有別,而且她家男人是個特別愛吃醋的,她會時刻保持著跟男人的距離。

君明輝卻毫無反應,輕輕點頭。

「君大哥,你給我說說你跟絕舞的故事,我聽聽。」

「絕舞?」他幽幽地重複了兩個字,卻始終想不起來。

想得太用力,他忽然捂著頭,低低地吼叫了一聲猶如困獸。

蘇雲沁聽見他這一聲低吼聲,忙上前拉住他,「君大哥?」

「啊……頭痛!」他邊說邊伸手捶打自己的頭,感覺自己的腦子彷彿要炸了一般,紛繁的記憶在腦子裡竄開,可他偏生就是想不起一星半點細節。

他越是如此痛苦,她便越是想快些尋找到風絕舞。

想讓一個人想起過去的事情,那只有不斷回憶過去。

她倒不想他想過去之事,而是想著他與風絕舞的事情就好了。

她站起身來,準備走出去。

「雲沁!」

他忽然抬起頭來,赫然喚住了蘇雲沁。

聽見這熟悉的喚聲,蘇雲沁的腳步一滯,轉頭不可思議地看著君明輝。

君明輝雙眸灼灼,卻雙手攥緊了拳頭,「你是雲沁?」

他低聲喃喃。

蘇雲沁靜靜地看著他,好一會兒才點點頭。

「你是雲沁……」君明輝邊說邊撫向了心口的位置。

再次提到蘇雲沁這個名字,可他卻毫無悸動之感。

他甚至懷疑自己以前所謂的感情只是一晃而過的幻覺罷了。

「君大哥,你好好休息,若是悶也可以到院子里走走,但千萬不要離開你的宮殿。」

聽著蘇雲沁這般吩咐,君明輝輕輕頷首,算是明白了。

看著他如此聽話的份上,蘇雲沁也輕輕鬆了一口氣,便抬步往外走。

看著她在眾人的簇擁之下離開了視線,君明輝的目光凝著許久才緩緩收回視線,撩開衣擺坐在了位置上。

……

「娘娘,奴才有一事不明,既然是為了引蛇出洞,怎麼不將人帶出去。」小風子跟在蘇雲沁的身後,小心問道。

蘇雲沁輕瞥了一眼小風子,「笨,當然不能。當眾帶出去,他們不敢輕舉妄動。若是這麼隱蔽之下,他們很快就會暴露。」

言罷,小風子才像是恍悟似的點點頭。

蘇雲沁已經大步走向了宴席。

這麼幾日,她臉上也已經沒有了小疹子,經過自己親手調製的葯,臉上連個小點都沒有。

自她入殿開始,一道道目光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風千墨目光也看向了她。

華貴宮裝,妝容精緻,曳地的衣袂在身後逶迤綿長。女子絕美的臉上掛著淡笑,大氣之中還顯出了幾分溫柔之色。

她的目光始終落在風千墨的身上。

二人視線交錯,彼此之間相互靜靜注視著。

蘇雲沁走至他的身側坐下。

「陛下。」她輕柔地喚了一聲風千墨。

在外人場合上,她都會喚他一聲陛下,這是給足了自家男人的面子。

風千墨揚唇,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看見帝后二人如此伉儷情深,可真是讓本王羨慕。」下方的一位年輕男人輕輕嘆了一聲。

他舉起手中的酒盞,對著風千墨舉了舉。

蘇雲沁揚了揚紅唇。

這是天焱國的玄王,君明輝的八弟。

自君明輝登基后,該封王的弟弟們都已封王,以及其他血脈的君氏子弟,該分封的都已經分封。

縱然如此,君家的人太多,關係太過複雜,多少人都想要君明輝的命。

之前她一直沒有打聽,可最近不知道風千墨是怎麼突然改變了心態,主動向她說起天焱國如今局勢。

因為君明輝始終還未立后,更沒有子嗣,大臣們每日都在勸皇帝納妃,儘快誕下子嗣。

其實這也是為天焱國的未來著想。

若是這麼一直耗下去,誰來繼承皇位?

玄王年紀輕輕,但也沒有任何的作為,除了空有一副好皮囊之外,也不見他有任何的過人之處。

但他這番好皮囊也足夠引起了四周其他女眷的好奇和喜愛。

風千墨禮貌頷首,卻沒有回應玄王舉起的酒杯。

他握著蘇雲沁的手,忽然側頭湊到了蘇雲沁的耳邊道:「待會兒不要生氣。」

「嗯?」蘇雲沁古怪地看他。

剛好玄王站起身來,「陛下,此次我天焱來天玄作客,特地獻上了兩位公主,還請陛下勿要嫌棄。」

這樣證明兩國邦交,主動獻上美人,用意可真是險惡。

分明知道天玄帝後宮只有皇后一人,這時偏偏獻女人,現在殺也殺不得,轉而送人也送不得,畢竟人家都說了獻給陛下的,那風千墨也不好再轉送給他人。

蘇雲沁終於明白風千墨說的不要生氣是何意了。

她皮笑肉不笑,微笑道:「天焱國可真是有心了。」

真是有心得過分了!

「聽聞陛下後宮無任何美人,這天玄美人眾多,都是陛下的,陛下只坐擁皇后一人有些可惜。日後可要好好享受呀!」玄王又道。

聽著他這越來越過分的言語,大臣們的表情都有些怪異。

蘇雲沁抿唇,腰際忽然一緊,他伸手橫過了她的腰際。

「不是說好不生氣嗎?」他湊近幾分。

「我沒生氣。」蘇雲沁悶悶地說著。

這些人不知要在天玄逗留多久,等他們走了再處理那送來的兩個美人好了!

蘇小陌和蘇小野乖乖地坐在蘇雲沁的身邊,他們雖小,可也聽得懂這個西焱國來的王爺是為了送美人給爹爹!

蘇小陌湊到了妹妹的耳邊,很是不滿地說道:「妹妹,你說這個壞蜀黍是不是很可惡?」

「對,我也討厭他。」蘇小野吃著桌上的糕點,吃掉滿臉都是沫子,但一臉憤慨。

「我們整死他!」蘇小陌輕哼了一聲,朝著妹妹眨了眨眼。

……

君明輝在院中來回踱步,因為在宮內待著實在太悶了。

走了不知多少圈,忽然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道女音。

「皇上!」

這道聲音有些熟悉,君明輝驀地轉頭看過去,便看見了那種風華嬌俏的女子正拎著裙擺奔了過來。

定睛一看,她竟是穿的共女裝。

「絕舞?」君明輝憑著破碎的記憶,立刻認出了來人,疾步上前抓住了她,「是你?」

他不確定似的又將眼前的丫鬟給轉了一個身。

丫鬟眼神閃了閃,勉強笑著說道:「皇上,就是我。」

「你為何穿成這樣?你可知道你的皇兄到處在尋你。」

「我……我不想讓皇兄知道我的存在。皇上一定要幫我掩好身份。」女子邊說邊從懷中扯出了一塊帕子遮了臉。

「為何?」君明輝看著她如此古怪的舉動,眸光一深。

他總覺得哪裡古怪,可分明這個人和他印象中的「絕舞」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