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孤的皇後有孕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26
A+ A- 關燈 聽書

「皇上,您不知道嗎?皇兄殺了我母后,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聽見這話,君明輝大怔。

「他殺了我母后,那我來是為了報仇的,你若是真的心中有我,就替我好好守護這個秘密。」風絕舞邊說邊拉住了君明輝的衣袖。

她抬起頭來,雙眸盈盈閃亮。

君明輝蹙了蹙眉,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可有偏生找不出任何的差錯之地。

「……嗯,好。」停頓了一會兒,他還是答應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於何種原因,鬼使神差地答應了。

也許是這雙眼眸,總是讓他無法抗拒。

迎著這雙眼睛,他的腦子就閃過了一些細碎的片段。

風絕舞以前有事求他之時,也常常用這雙明媚的杏眸看著他,可憐巴巴。

今日這樣,讓他深覺就是風絕舞。

……

宴席結束后,玄王又提議他們來個比試。

「聽聞天玄國人擅武射擊騎馬,不如咱們就來比一個如何?」

自從這玄王君明澤來了來了后便以各種方式吸引人注意。

在場參加宮宴的女眷無不是驚嘆連連,讚嘆不已。

畢竟能上馬場一睹個個王侯將相的風姿,那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蘇雲沁坐在位置上,換了個坐姿,悠然的目光落向那君明澤。

她淡笑道:「玄王年輕氣盛,倒是有膽量。」

聽得出來這君明澤的挑釁語氣,那她就更加不會讓這人如此囂張。

她忽然轉頭,軟綿綿地靠向風千墨。

「陛下,不如就與天焱比一場。」

溫香軟玉在懷,男人眸色微動,薄唇微啟:「准。」

君明澤心下冷哼一聲,兀自想著今日非讓天玄丟盡了顏面不可!

「母后,我也要參加!」哪知身邊的蘇小陌突然叫了起來。

一般在這樣嚴肅的大場合之時,蘇小陌便會把娘親和爹爹叫成是母后和父皇。

若是再像以前那般叫,又要被大臣說他沒規矩,叫法不妥。

聽見這孩子的話,夫妻二人同時看向他。

「大寶,你在胡鬧。」蘇雲沁嚴肅瞪他。

這孩子,自從跟著邪風學武后就越發不知輕重。

他明明知道這是危險的事,他一個四歲孩子,瞎鬧。

蘇小陌鼓著腮幫子,撲到了風千墨的身邊。

「爹爹,同意嘛!好不好呀?」

風千墨目光落下,看著兒子那雙眸子里閃爍著狡詐的光,心微動,輕輕嗯了一聲。

「好,你去。」

蘇雲沁愕然。

「孩子是該鍛煉。」男人不動聲色地解釋著。

即便是鍛煉,他也必然不會讓自己兒子受傷。

那方君明澤忽然郎笑起來,「陛下這教育小皇子的方式還真是別具一格。」

一個四歲的孩子騎馬射箭?

眾人面面相覷。

「孤教育兒子,玄王有何指教?」風千墨橫了一眼玄王,漠然道,「孤差點忘了,玄王還未有孩子。」

君明澤的臉色突然變得難看。

他的事情……這暴君是怎麼知道的。

前不久他的小妾好不容易要生產,卻難產而死。

他雖好.色,府中早已妻妾成群,但奇怪的是至今沒有子嗣。

這會兒風千墨的話無疑是在戳他痛處。

「陛下此話差矣,小皇子還太小……」

「孤親自帶他。」男人不容置疑地打斷了君明澤的話。

大家一聽更是無人敢反駁。

陛下要帶自己的皇子上馬場比試,那肯定無人會反對。

君明澤臉色不好看,還是勉強笑了笑。

蘇小陌聽出風千墨要帶著自己上馬比試,頓時歡呼雀躍。

「爹爹要帶我上馬!好耶!」

蘇雲沁無奈地嘆了一聲,舉起茶盞輕抿了一口。

她也想去。

「不如我也一同。」她的話惹來眾人的驚奇和期待。

帝后一同參加,這是打算給天焱的玄王一個大大的下馬威。

蘇小陌拍手叫好,「好呀好呀,娘親一起!」

「不行。」風千墨斷然拒絕,握住了她的小手。

蘇雲沁莫名看他,不解問:「為什麼?」

「你有孕,不能隨便騎馬。」

他話音一落,握著她手的動作重了幾分。

蘇雲沁也錯愕了一陣。

她……有孕?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

他們上次同房時她忘記喝避子葯,但也沒有那麼快就有了。

風千墨深凝了她一眼。

她恍悟,他是故意的。

蘇小陌咦了一聲:「娘親要生弟弟了?哇!」

他們一家人和和美美,君明澤坐在一側,眼神陰狠,眸底彷彿淬了一層毒。

回頭他就害得這皇后孩子都沒了,看他們一家人如何美滿。

他一掀衣擺,率先站起了身來。

風千墨不動聲色地看了他一眼,拉著兒子也起身。

「走,去更衣。」

父子兩離開,君明澤也離開。

要賽馬的人皆起身去換衣,看熱鬧的也起身往賽馬場的方向而去。

蘇雲沁牽著女兒走。

「娘親。爹爹是不是要幹掉那壞叔叔?」蘇小野邊說邊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蘇雲沁沒有回應,目光掃向馬場處,紅唇輕輕揚了揚。

她一手牽著女兒,一手假意地扶住了腰際,表現出小心翼翼的模樣,彷彿在告訴眾人她是真的有孕在身了。

這次天焱來天玄的使臣不單單隻有君明澤一人,除了他帶了兩個美人之外,還有其他的使臣。君明澤率先離席去換衣裝,而女眷皆留下來。

兩個美人同時看向蘇雲沁,看著蘇雲沁扶著腰際的樣子,二人湊近了咬耳朵。

不知道她們在說什麼。

蘇小野又道:「娘親,難道你的肚子里真的有妹妹了?」看娘親這麼小心的樣子,蘇小野很懷疑,這是不是真的有了孩子在身?

蘇雲沁摸了摸女兒的小腦袋,微笑。

「你想要妹妹?」

蘇小野狠狠點頭。

她眼底很快漾開了一抹柔光。

罷了,順其自然吧。她決定以後都不喝避子葯,若是能懷上,便就懷上的好,也算是給風千墨多添一個孩子。

今日天氣極好,陽光熱烈,微風正好。

寬敞的皇家馬場上,鮮衣怒馬,少年公子英姿勃發,惹來場中無數姑娘的驚艷叫喊。

蘇雲沁坐在了觀望席最佳位置,目光落向場地上。

突然,坐在不遠處的幾名女眷激動地叫起來。

「陛下,陛下真俊!」

「對呀對呀,那玄王也不錯。」

蘇雲沁看過去,都是些未出閣的小姑娘,一雙雙晶亮的眸子恨不能落在馬場上風千墨的身上。

她目光也看向了自己的男人。

他一身短打玄衣,衣裳分明簡單,卻偏生讓他穿出了華貴之感。

龍姿鳳章,傾絕天下。

他載著蘇小陌往馬場中而去,君明澤隨即揚鞭追上了他們的馬兒。

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也不過是表面和氣罷了。

蘇雲沁坐在位置上,等待著比試開始。

馬場上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自設置了稻草人,場上共有六人,三人為一組,他們手中的箭羽上羽毛顏色不同,黑色為天玄,白色為天焱。

只要他們射的稻草人心臟位置箭矢最多視為贏家。

風揚起,那方小風子負責主持比賽,揚聲叫道:「第一場,點香。」

共計三場,一炷香為一場。

隨著宮人點上香,馬場上的尖叫聲四起。

蘇雲沁坐在位置上,神情淡淡的,並沒有太大的情緒變化。

蘇小野卻看的一雙眼睛亮的發光。

這時候一道刺鼻的脂粉味襲來,兩名女子靠向蘇雲沁,正是之前君明澤身邊的侍女。這兩名侍女穿著艷麗,妝容更是妖艷至極。

她們朝著蘇雲沁行了一禮。

「皇後娘娘。」一紅一黃的姑娘就站在她的面前。

蘇雲沁不耐煩地蹙了蹙眉,「讓開,擋著本宮的視線了。」

二人一聽,表情滯了一下。

她們相互對視了一眼,默默往旁挪動身子。

紅衣的姑娘可憐兮兮地說道:「皇後娘娘,不知您可知道我們天焱帝失蹤之事?」

她們看得出來蘇雲沁根本不待見她們,可她們都是臨危授命,既然是來這兒尋君明輝,那他們也不敢不從。

蘇雲沁揚眉,「哦?你們陛下失蹤跟本宮有何關係?」

「可陛下離開之前就揚言是來天玄,他是送天玄公主回來的,還請皇後娘娘……」

「啊!贏了!」有姑娘的尖叫聲頓時打斷了紅衣女子的說話聲。

瞬間,歡呼聲嘈雜地淹沒了一切,把紅衣女子的聲音淹沒了去。

蘇雲沁更是像個沒事人似的。

一旁的黃衣女子輕輕拉扯了一下同伴,對方雖然不甘心,也只能輕咬了咬下唇轉身離開。

走出去后,黃衣女子道:「娘娘的吩咐雖重要,可是這麼直接問出口,肯定得不到答案。」

紅衣女子咬唇點頭。

這個蘇雲沁一看就是不好相處的人。

更何況她們不過是兩個侍女,換言之就是通房的丫鬟,要不是仗著今日是來天玄的使臣身份,怎麼可能會跟皇后坐在同一片觀賽席上。

蘇雲沁掃了一眼那方遠去的二人,撇嘴。

「啊!」身邊有姑娘再次驚叫了一聲,「玄王墜馬了!」

隨著這一聲驚叫聲,大家都跟著站起身來,探著脖子看。

蘇雲沁也起身,目光幽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君明澤是怎麼墜下馬的,她當時沒有注意。

「王爺!娘娘救救王爺!」剛好,那兩名走遠的女人去而復返,突然撲了過來,直接撲到了蘇雲沁的腳邊。

這一幕,也把站在蘇雲沁身後的侍衛和宮女給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