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我並不是沒有母親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1:32
A+ A- 關燈 聽書

我感覺到臉上痒痒的,伸手拂了拂還是覺得癢,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瞧見男人英俊的正臉,而他的手指正輕輕且溫柔地刮著我的臉頰。

我慵懶的動了動身體,伸手握住他的掌心,嗓音略沙啞的問:「你去哪兒了啊?我在這兒等了你很久,我以為你……我母親她……」

我嗓音略有些哽咽,似乎察覺到我內心深處的悲傷,席湛低下腦袋用額頭抵著我的額頭,他的淺淺呼吸落在了我的臉上令我感到安心。

我濕潤著眼眶難過的說道:「我曾經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和她有任何交集的,可我終究發現了她的秘密,發現了她愛我的秘密,是那般的隱忍、又是那般偉大,是我心目中想要的母親模樣!二哥,我剛嘗試著走近她,可是她卻沒有了,我心裡感到壓抑,特別的無措以及心痛。」

席湛將我緊緊地摟進懷裡,嗓音嘶啞道:「抱歉,允兒。」

我不太明白席湛為什麼要與我抱歉。

那時的我並不清楚他的心底同樣受著煎熬!

我抽噎著說:「與二哥無關。」

席湛沒有接我的話,他的手掌一直揉著我的後腦勺,很輕很安撫的動作,漸漸得我在他的懷裡很溫暖的靠著,又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我醒來的時候席湛沒在身側,要不是他的手機擱在我床邊的,我會誤以為這是自己做過的一場夢,我起身換好法國宮廷的葬服,然後到浴室里洗漱,沒有化妝,就一張白白凈凈略顯稚嫩的一張臉龐!

兩年過去,這張臉真是沒有一點兒變化吶。

我出門看見守在門口的傭人,她向我解釋說樓下大廳全都是賓客,我走到陽台上,瞧見下面都是絡繹不絕的人,穿著都是統一華貴的黑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些人是法國皇室周邊的,有一定的權勢以及地位,是母親和公爵這些年累積的人脈,也是潤兒長大以後需要接觸和認識的人。

傭人見我一直盯著下面,她忙用英語對我說:「時小姐,要不你隨我到後面走走?商少爺說過,等你醒了帶你到後花園散散心,他說有什麼事交給他處理便好,等明天公爵夫人下葬的時候你再出面也不遲。」

爵位給了潤兒,這邊的人我壓根不用接觸。

而且還有微商在,他肯定會妥善處理的!

我隨傭人下樓到了後花園,在樓下看見尹助理。

當時他正在後花園裡抽著煙,我過去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忙掐滅煙頭轉過身,見是我尹助理鬆了口氣問:「時小姐嚇我做什麼?」

我不解的問他,「你又沒做犯法的事。」

他解釋說道:「席先生在前面大廳替你守孝呢,商先生也在,我見沒什麼事便到後花園里抽支煙,沒想到被時小姐嚇了一跳。」

沒想到席湛早就起了幫我處理著母親的事。

「那我隨處逛逛。」我說。

我與尹助理分開之後隨著傭人在後面逛著,城堡里的後花園非常大,而且處處奢華,傭人介紹說生前的公爵捨得花錢整理這後花園,先不說城堡里,就連這後院里的每一處裝飾品都是古董,特別的值錢。

我瞧見遠處有個巨大的石雕,被侵蝕的厲害,瞧著有一定的歲月了,我問傭人什麼年代的,她清楚的回我說:「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

一九三零年左右的,的確有一定年代了!

我走到最後面瞧見一個小男孩,他發現我立馬跑開,傭人看見忙追著他,用法語說著一些話,我聽不懂,那個男孩一會兒就跑沒身影了!

待傭人回來我問她,「這是誰?」

傭人憤憤地解釋道:「不知道哪兒來的流浪漢,總是往城堡里跑,經常從廚房裡偷東西,我曾經想稟告夫人,但管家讓我別管這件事。」

這麼小的流浪漢…

而且看他的發色像是亞洲人。

我擰著眉隨傭人回了房間,吃完早餐后法國便下起了雨,而席湛和商微一直沒來房間里找我,應該是下面太過忙碌他們兩個抽不開身。

我起身望著外面的傾盆大雨,心裡突然想起剛剛那個小男孩!

此時的他可有遮身避雨的地方?!

我心裡惦記著這事,忙下樓打把傘去了後花園!

後花園里沒什麼人,我越往裡走裡面越發的寂靜,在城堡的最深處我發現圍牆下有一個很小的洞口,僅供剛剛那個男孩的身子通過。

我蹲下身望著洞口,瞧見對面有一塊雨布。

而雨布下面有一雙猶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眸盯著我。

他的眼睛可真漂亮啊,深邃又沉靜。

哪怕他只是一個小男孩。

我的心底突然有了惻隱之心!

我突然不想他這一生顛簸流離。

他沉靜的目光望著我,「你是?」

他用的是純正的中文回我。

而且聽口音像是南方人。

我輕聲答:「我是這兒的主人。」

「騙人,這兒的主人是公爵夫人。」

我溫柔的說:「我是她的女兒。」

「哦,你找我有事?」

小男孩竟然還酷酷的。

而且說話的思維一點兒都不混亂、更不緊張!

我怕嚇著他,異常溫柔的問他,「你怎麼會在這兒?」

他咬緊唇,沉默不語。

我知道這樣問不出什麼,索性問:「你想不想跟著我?」

他凝眉問:「跟著你是什麼意思?」

「城堡里的傭人說你是孤單一人,你跟著我便不用孤單了!」

我想給他一個家,就像我母親曾經給商微一個家一樣!

他一口回絕我道:「不必,你不必憐憫我。」

我笑說:「我沒有憐憫你。」

我將傘收起來放在了牆邊,溫柔的待他說:「我不勉強你,但在你撐不下去的時候你可以拿著這把傘去找管家,到時他會聯繫我的。」

我並不是純善之人,但席家養一個孩子還是綽綽有餘!

我轉身欲走,他突然喊住我,「等等。」

冰冷的雨水淋在了身上,我在牆的這一邊回應他,「嗯?」

他老氣橫秋的問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認真的回他道:「時笙。」

他想了想艱難的說:「我並不是沒有母親。」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