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你想起來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33
A+ A- 關燈 聽書

「放肆!」其中一名侍衛大喝一聲。

蘇雲沁低垂下眼帘,只見女子的衣袖微動,隨著這舉動,袖中細微的聲響立刻讓蘇雲沁眸光一凜,她忽然抱起女兒一腳踹開了女人。

「哐當」一聲,女人掩蓋在袖中的匕首瞬間墜落至地面上。

女人從二樓的觀賽席直接摔了下去,惹來看賽的眾人驚呼出聲。

蘇雲沁微微後退數步,另一名紅衣的女子竟是從嘴中抽出了一把軟劍,幾下便逼近了蘇雲沁。

口腹蜜劍!

蘇雲沁抱著女兒退居後方,其他的侍衛立刻上前護住她。

「娘親,這個女人竟然會耍雜技。」蘇小野邊說邊從懷中摸出了一顆毒丸扔了出去。

蘇雲沁神情滯了一下。

臭氣丸?

她抱著女兒立刻從二樓掠了下去。

毒丸扔向女人,女人一劍砍破,卻「轟」地一聲散開沉悶的紫色煙霧,還伴隨著古怪的臭氣熏天。

紅衣女人捂著口鼻,腳步踉蹌了一番,最後沒能抵擋住臭氣,暈倒在地。

馬場上,眾人上前作勢扶起君明澤。

君明澤則是假裝暈厥,暈倒之際扯了扯馬尾巴。

馬兒受到刺激,嘶鳴一聲,便朝著風千墨的方向衝刺了過來。

男人神色未動,那發瘋衝撞而來的馬兒卻被無形的風力給刮開了。

蘇小陌坐在風千墨的前方,甚至都沒有看見自家爹爹是怎麼出手的,那馬兒就飛走了。

「哇喔。」他忽然驚嘆了一聲,「爹爹真厲害。」

「下馬。」風千墨率先翻身下馬,把兒子抱下,走出了馬場。

金澤掠身而來,低聲道:「剛剛玄王帶來的兩名侍女意欲行刺皇後娘娘。」

「嗯。」

「那……玄王怎麼辦?」

「關牢里。」風千墨的薄唇唇角淡淡浮起一絲嘲弄的笑意。

金澤愣了一下,「可若是天焱國那邊……」

「照辦便是。」他不耐煩地蹙了蹙眉,只是說了四個字。

金澤應了一聲。

看來是因為君明輝在這兒,所以他們家陛下如此明目張胆處置玄王。雖然兩國之間的關係稍稍有些不好,可最近君明輝又失憶了,說不定會緩和一陣這兩國關係。

更何況,天焱國如今無國君,很可能讓人有可乘之機。

風千墨牽著兒子走出馬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這時候裝暈的君明澤聽見要把他關入大牢,猛地睜開眼睛怒道:「我可是天焱使臣!你竟敢把本王關入大牢?你們天玄欺人太甚!」

他邊罵邊怒斥著抓著他的侍衛。

侍衛們根本無動於衷。

君明澤被拖走,嘴裡依舊罵罵咧咧。

「兩國交涉不斬來使,這是規矩,風千墨你這暴君,想做什麼?」

「拉下去。」風千墨蹙了蹙眉,不耐煩地吩咐了一聲。

……

夜色落下,一間安靜不起眼的客棧里。

「娘娘,那秀琴已經安排在了君明輝的身邊,並且君明輝真的以為她是風絕舞呢!」嬤嬤走至窗邊的一位華服女子身邊。

女子負手立在窗邊,靜靜看著窗外的夜色,冷冷笑起來。

「想不到無情散這玩意兒吞下去,還能看出他心底到底有的是誰。他當真不記得蘇雲沁,只記得這風絕舞了?」

女子轉過身來,看向嬤嬤。

絕美的容顏配上妖艷的異域風,嘴角邊還有一顆淚痣,嫵媚動人。

嬤嬤點點頭,「千真萬確。」

「呵呵。」她眯了眯眸,「讓秀琴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

「娘娘果然英明,暗殺了風絕舞這女人,死無對證。」

「哼,只要讓秀琴讓陛下動心,拿捏他再容易不過。」

……

蘇雲沁走向風千墨的御書房,見他旁若無人般地批改著奏摺,她的眸色微微頓了頓。

「千墨。」她喚了他一聲,大步走向他。

風千墨輕應了一聲,抬起頭來看向她,「怎麼了?」

「你還有心情在這裡批改奏摺?」蘇雲沁上前,拍著桌面。

「怎麼了?」他問的雲淡風輕。

彷彿,今日白天馬場的事情也不過是談論天氣那般容易簡單。

風千墨的態度,把蘇雲沁給噎死了。

「你把君明澤關入大牢就算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綁起來扔回天焱。」

「然後呢?」畢竟是使臣,若是這麼殺了很可能惹來兩國戰爭,可若是扔回去也是一種羞辱。

不管怎樣的方式都不討好。

風千墨拉過她的手。

蘇雲沁被他拉扯著,無奈之下只好繞到了他的身邊,坐在他的腿上。

「然後……自然是借他人之手殺了他。這人留著也無用。孤會讓人寫上他的種種罪行,到時候一併送給天焱的太上皇看。」

太上皇,就是君明輝的父皇。

蘇雲沁沉吟一會,點點頭。

罷了,既然是天焱的人主動欺上門來的,那他們何須忍耐?

「小風子,邪風呢?」蘇雲沁忽然想到什麼,問向門口的小風子。

小風子走近,垂著頭說道:「娘娘,邪風大人還在照看君公子。不過……剛剛奴才聽見邪風大人說,有個女子自稱是風絕舞,跟在了君公子身邊。」

蘇雲沁坐正了身子。

她轉頭看向風千墨。

男人眸光一頓。

「風絕舞?」蘇雲沁低低地重複了一聲,「你可確定?」

小風子點頭,「奴才絕對沒聽錯。」

……

君明輝坐在桌案前,不知在想什麼。

趙秀琴見他神情木訥,她一雙美目閃了閃,連忙把衣裳扯得鬆散了些,一步步走向了君明輝的身邊。

女子伸出纖細的手環住了君明輝的脖子處。

「陛下,您打算何時回天焱?國不可一日無君,雖然太上皇如今暫時把持朝政,可終究還是需要陛下回去處理呀!」

她邊說,柔弱無骨的手不安分起來。

君明輝忍了忍,終於沒忍住,一把揮開了她的手,猛地推向地面上。

趙秀琴身子一個踉蹌,摔坐在地面上。

「皇上?」她倉皇抬起頭來,看向君明輝。

「你真的是絕舞?」他忽然看向她,一雙劍眉攏起。

該死,頭又開始隱隱做疼了。

他印象中的風絕舞絕對不是這麼輕佻之人,雖然刁蠻,甚至有時好不講理,可絕對不會如此作踐自己!

趙秀琴眸子瞬間湧上淚光,她扯開臉上的面紗,指著自己的臉說道:「你說我是不是風絕舞?我這張臉,你認不出來嗎?」

她眼眶泛紅,一臉的苦惱和難過。

君明輝胸口起伏,覺得有什麼古怪的情緒堵在心口,難受地又無處發泄。

偏偏,他又要忍住。

「你說你是絕舞,何以見得?」君明輝闔了闔眸子,「有一張臉,就能說你是風絕舞?」

他什麼都不記得,獨獨只記得風絕舞這個人,到底是為什麼?

其實過去風絕舞這個女子纏著他著實有些煩,他甚至多次躲避不想與她有任何交集,可不知這女人到底是有多大的能耐,竟是假扮成了侍女混入了宮中,還一直混跡在他的身邊。

久而久之,這女人就成了他的習慣。

他揉了揉眉心。

終於在後來,父皇和母后逼他成親,風絕舞與他大鬧一場就連夜離開,他心急追上她,得知她準備回天玄。

之後,他便答應送她回天玄。

正是在回天玄的時候……

他想起來了!

他終於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男人的眼神凜冽落向跌坐在地面上的女人。

「你不是風絕舞。」他冷冷說了一句,逼向趙秀琴。

女子被他突然變臉的模樣給嚇到了,不斷瑟縮著身子往後退,驚恐至極地看著他。

剛剛還溫和的男人,突然變成了殺伐果斷的冷漠臉,讓她一陣心驚后怕。

「陛下……」

他逼近她,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不是風絕舞,難道……是你殺了她?」

「陛下……」

門忽然被敲響了。

「君大哥。」是蘇雲沁的聲音。

趙秀琴見狀,深知自己的機會來了,猛地竄起身,給了君明輝一腳。

君明輝躲開之下,給了女人一掌。

蘇雲沁在門口聽見了打鬥聲,轉頭看向風千墨。

男人抬了抬下顎,一旁的宮人立刻替他們推開了門。

開門的剎那,便看見了一名女子被吐血倒地的場景,讓蘇雲沁愕然了一下。

因為倒下去的女人,有著一張風絕舞的臉!

「君大哥?」

「雲沁?」君明輝微微喘著氣,不知是用武的緣故,還是因為氣惱的緣故,此刻他的胸口起伏不定,竟有些喘不過氣來。

蘇雲沁愣了半晌,「君大哥,你想起來了?」

但,男人來不及回應她,身子重重往後退,摔了下去。

「君大哥?」她大步走入屋中,看向暈倒在地的君明輝。

風千墨跟在蘇雲沁的身後,見小女人如此關心君明輝,心底不悅感噌噌往上冒,偏偏又不能發作。

此刻發作,倒顯得他心胸狹隘了。

「來人,將他抬上床榻去。」

宮人上前把人扶上去。

「應該是他之前練魔功的後遺症,他還真是一點不愛惜自己的身體。」蘇雲沁抿了抿唇。

她是說給身後的風千墨聽的,可男人沒有回應她,忍了一陣才輕哼了一聲。

蘇雲沁聽見他的哼聲,古怪地轉過頭來看他。

「你怎麼了?」

一下便對上了他不滿的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