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商微的母親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2:10
A+ A- 關燈 聽書

牆壁另一端的男孩告訴我說他有母親。

我耐心的問他,「那你的母親呢?」

他語氣平淡的訴說道:「我的母親是破壞人家庭的小三,迫於那邊正室的威脅她被迫帶我遠走法國,但是剛到法國她便遺棄了我,因為有個有錢的法國人願意娶她,但條件是捨棄我,我以為她不會同意,但她終究是同意了。」

但她終究是同意了…

他的思維清晰、語氣薄涼、透著成年人都難以達到的淡然。

像是看透了這件事、不再做無畏的掙扎以及幻想。

我正想說些什麼話想安慰他,他語氣薄涼的先我說道:「她是我的母親,是給了我生命的女人,所以我不怪她,可也只是僅此而已!」

我自己有孩子,我清楚一個做母親的心,但世界上總是有極惡的人,我不了解他的母親,所以我無法評價,此時只能沉默不語。

頓了很久我問他,「你今年多大?」

「年底滿十二。」他道。

可他瞧著不過八九歲的模樣!

應該是長期的營養不良造成的!

我溫柔問他,「那你願意跟我走嗎?」

我的心底全都是心疼以及憐惜。

這般懂事的孩子讓我不免聯想到曾經被席家送走在外的席湛。

只是他比席湛更慘!

他是徹徹底底的被遺棄!

而且他跟商微…

商微是被商家所遺棄的!

「不必,我不需要憐憫。」

他寧願做流浪漢,他都不需要人的幫助。

他是一個有思維的男孩,我不好一直勉強他!

「嗯,那等你想通了找我。」

我淋著雨離開了牆邊,在要進拐角的時候忍不住的轉回頭對上了那雙異常漂亮的眼眸。

這是一雙很難在世間尋得的眼睛。

清澈、薄涼且通透。

漂亮到不可方物!

可他只不過是一個孩子。

我剛要消失在拐角處的時候他喊住我。

「時笙,來而不往非禮也。」

我轉回身問:「怎麼?」

「我的名字,越椿。」

頓了頓他同我解釋道:「八千年為椿,八千年為湫。」

這句話我是知曉的。

從此以後,八千年為椿,八千年為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春秋隔夏,生死不見。

她的母親從他出生時就有了拋棄他之意。

不然又怎麼會取這樣的名字?!

……

我淋著雨回到房間時正撞上商微。

他一直在房間里等著我的。

我詫異的問他,「找我什麼事啊?」

他溫和的問:「你剛剛去哪裡了?」

「在後花園呢,沒想到下雨了。」

他突然暴脾氣問:「傭人沒跟著你?她人呢?」

商微突然之間的怒火嚇到了我!

我忙安撫他的脾氣道:「我讓她不要跟著我的!你別這樣,你這樣讓我感到很陌生。」

見我模樣膽怯,商微的面色緩和了不少!

我並非真的膽怯,但示弱總是沒錯的,而且商微的脾氣很好應付,順著他的心意就行!

他抓住我的手腕道:「抱歉笙兒,我答應你不會再亂髮脾氣,你隨我去見一些人好嗎?」

商微說的是一些人。

我疑惑問他,「誰哪些?」

商微笑而不語,開心的像個孩子,壓根沒有失去母親時的悲痛,像是獲得了新生似的!

商微在門口等著我換衣服,我換好衣服出去他便著急的拉著我的手腕下樓,我在樓下大廳里瞧見了席湛,他正守在母親棺材的旁邊!

見我下來,他對我頷首。

我指了指商微,唇語道:「他說要帶我去見一些人,但我不知道是誰,我先隨他過去瞧瞧。」

我不太清楚席湛聽懂了沒有,商微拉著我出了城堡,沒見著人他忙問管家,「人呢?」

「他們剛離開兩分鐘。」

商微的神色有些惶恐,他忙拿過管家手中的傘帶著我跑過偌大的草坪,我喘息的站在城堡門口看見一對夫婦拉著一個小孩正要上車。

他壓抑的喊著,「母親。」

即將要上車的人聽見他的聲音轉回頭來目光平靜的望著他,擰眉問:「你喊我什麼?」

我想面前這位穿著黑色葬服的貴婦應該是商微的親生母親,可她眼睛里沒有半分溫柔!

商微神色微怔,貴婦身側的男人拉了拉她的衣袖,討好的問著,「微兒找我們什麼事?」

聞言商微這才興奮的語氣向他介紹我道:「這是時笙,母親的女兒,我的家人。」

商微口中的這個母親指的是我的母親。

男人笑了笑說:「嗯,微兒的家人。」

男人的面色是有些懼怕商微的。

商微期待的目光望著貴婦,貴婦的手裡牽著一個小男孩,那個男孩疑惑的語氣問她,「媽媽,他喊你母親,難道他是我的哥哥嗎?」

這個男孩是貴婦的兒子。

但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有個哥哥。

貴婦否認道:「不是,他不配。」

他不配…

商微失神的喊著,「母親。」

「別喊我母親,讓我噁心!」

我:「……」

商微神色轉變極快,他冷笑一聲,目光暴虐的望著那個小男孩,嗓音低低道:「商夫人,我喊你一聲母親是尊重你生了我,除此之外並無他意,你要是想你兒子活著就學會謹言。」

上一秒母親,下一秒商夫人。

而且剛剛商微對她應該是有期待的。

不然不會拉著我大老遠跑到門口。

可這個商夫人對他太過冷淡。

貴婦冷哼一聲帶著小男孩上車離開。

待他們離開之後商微眨了眨那雙漂亮的眼睛,掩下裡面的淚光說道:「她是生我的人。」

「她沒要你,可你還在渴望她。」

「因為她畢竟是生我的人,我的身體里流著她的血脈,但她的眼裡從未有過我,那個男人是我的父親,他眼裡對我只有道不盡的懼怕。」

商微頓住道:「笙兒,我真的只有你。」

那個女人不認他。

百般諷刺他。

他現在的確只有我。

其實商微從始至終不過是想要一份親情。

他轉身淋著雨離開了城堡,我站在城堡門口許久,直到席湛悄無聲息的到了我身側。

他低柔的問我,「在看什麼?」

「我在想,世界上怎麼會有不認自己孩子以及遺棄自己孩子的母親?她們不會心痛嗎?」

席湛答我,「世界上的人心最為善,自然也最為惡,有時候要以最壞的惡意去揣摩他們。」

這點怎麼有點像某位名人說過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