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做兄妹最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40
A+ A- 關燈 聽書

風千墨沒說話,幽深的目光只是注視著蘇雲沁。

蘇雲沁才恍悟男人這是吃醋了,險些噴笑,但很快還是忍住了。

「我去寫藥方,邪風,你到時候派人把葯熬好給他喝。」

邪風點點頭。

蘇雲沁這才走到了桌邊寫下了藥方,遞給了邪風。

平日里邪風是負責跟隨著蘇小陌,但最近因為君明輝的緣故,特地讓邪風照看著君明輝。

倒在血泊中的趙秀琴狠狠咳嗽起來,血自嘴角邊溢出,可饒是如此,她還是低低地笑起來。

「呵呵……」

聽見她氣若遊絲的笑聲,讓宮內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風絕舞那女人,早……早就死了,不……不可能活著。」

聽見她這話,風千墨眼底戾氣剎那氤氳開,驀地拂袖而過,掌風劈空擊向了女人。

隨著這一掌,女人的身子直接飛出撞在了牆壁上,掌風太強勁,連同著剛剛在她身側的桌椅一同掀飛砸在她身上。

這一掌,帶著十足的怒意。

蘇雲沁驚了一下,看著慘死在地的女人,她目光落向風千墨。

「親愛的,你可真暴力,她本來也都活不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風千墨將衣袖攏在身後,轉身往外走。

蘇雲沁看了邪風一眼,「他若是醒來就通知我一聲。」

見邪風點點頭,她才疾步追上了風千墨的腳步。

「千墨。」她追上他的腳步,上期握住了他負在身後的大手,「不要這麼小氣嘛!」

風千墨轉頭看她,古怪地問道:「孤何曾小氣過?」

若是小氣的話,就不會讓君明輝在這皇宮裡養著病,而是直接將他趕走。

蘇雲沁扯了扯唇角,「是是是,相公最是寬容大度。咱們不說這些,那牢中的君明澤暫時不要弄回去,剛剛看君大哥,應該是想起來了。」

「……嗯。」可不是嘛,聽見君明輝喚她一聲「雲沁」就讓他心底一陣不悅。

她上前輕輕握住了他的大手,聲音柔順地解釋著:「等君大哥醒來后,再問問絕舞的事情。」

風千墨垂眸。

風絕舞若是有任何的意外,他一定不會放過君明輝。

他看得出來,君明輝和風絕舞之間一定發生過什麼事,否則怎麼好端端地被人給追殺至此。

「娘親,爹爹。」蘇小陌牽著妹妹走了過來,正好看見了他們。

蘇小陌走近他們,抬起小腦袋,輕輕喚了一聲他們。

「怎麼了?」風千墨那原本不悅的情緒在見到兩個孩子后瞬間就收斂殆盡。

「爹爹,娘親,君蜀黍怎麼樣了?」蘇小野小聲問道。

他們都聽說了君明輝的事情,此刻二人的小臉上都有些擔憂。

君明輝好歹都是一國之君,若是出什麼意外,天焱國怎麼辦?落到別人的手中,以後跟天玄要打起仗來又怎麼辦呀?

此時此刻,蘇雲沁並不知道這兩個娃娃竟然想事情想得這麼深這麼遠。

「沒事,有娘親在,不會讓君蜀黍有事。你們回去。」

蘇雲沁也跟風千墨去了書房。

一個時辰后。

邪風入了書房,告訴蘇雲沁:「回稟娘娘,君公子已經醒來了,只是不肯喝葯。」

蘇雲沁起身。

「千墨,我去看看他。」她轉頭看向風千墨。

某男坐在桌案邊,垂著頭,目光正盯著面前的奏摺,眉都沒有動一下。

蘇雲沁明顯察覺到他的情緒變化,暗暗撇了撇嘴,心想這廝真是小氣。

「那我走了。」她邊說邊往外走。

待她人走遠了,風千墨才抬起頭來看向她的背影。

分明知道君明輝已經不存在任何的危險,可對他來說,心底依舊沉甸甸地覺得不悅。

「爺兒。」金澤掠入屋中,「屬下去查了絕舞公主的事情,並且也得到了可靠的消息,才知道……」

風千墨收斂眸光,看向金澤。

「他們是在來往帝都城門外.遇襲,當時附近的農婦看見了他們,君明輝當時連了魔功,正好魔氣攻心,又加上無情散的緣故,所以最終受了重傷。後來與君明輝同行的絕舞公主一路逃入城中,入了江邊的戲樓,奈何被人逼著跳下了江邊。」

風千墨狠狠捏折了手中的奏摺。

「追殺的是何人,可有查清楚?」

「查過了,都是從天焱而來的人,絕對都是沖著這君明輝而來的。」

「呵!」男人低冷一笑。

果然是因為君明輝,要不是這小子,他的妹妹又如何會遭遇如此不測。

……

蘇雲沁大步走入屋中,正好瞧見一名宮女端著葯碗,正哄著君明輝喝葯,可君明輝卻非要撇開頭去不想多說。

「君大哥。」蘇雲沁走入殿內,輕輕喚了一聲君明輝。

聽見她熟悉的聲音,君明輝有些冷漠的神情才有了一絲緩和。

他幽冷的目光落向蘇雲沁,眸光微閃。

「雲沁。」

「你們都下去吧。」蘇雲沁揮退了左右,她走近床榻邊,在君明輝的床榻邊坐下,「你沒事吧?」

君明輝搖頭。

「不管有沒有事,先把葯給喝了,再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見熟悉的女子聲音,她的聲音莫名給他帶來一股柔軟的撫慰。

他忽然垂下頭去。

「你不會還想讓我喂你吧?若是讓我男人看見肯定要砍死你的。」

「我不是……」君明輝猛地抬起頭來,猛地搖頭,「我自己喝。」

說罷這話,他立刻端起葯碗就一口飲盡。

蘇雲沁看出他的變化,他對她產生了距離,明顯在疏遠她。

如此,甚好。

她寧願他們彼此之間保持著這樣的距離,若是君明輝真的能夠娶得一心儀姑娘,無疑是最好的。

「現在你該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蘇雲沁接過他的葯碗,輕輕放置在了一側。

君明輝垂下頭,猶豫了一下,才輕輕說了當時發生的事情。

蘇雲沁很仔細地聽著,也希望能夠從他的言語之中得到一些蛛絲馬跡。

正是如此,她的心情也莫名變得沉重起來。

從戲樓里跳下的,跳進江邊。

那靠近江邊的戲樓只有一家。

「我這就派人去查。」蘇雲沁聽罷他的解釋,她立刻起身去查。

君明輝抿了抿唇。

蘇雲沁又猶豫了一下,雙眸忽閃著問道:「不過我有一事不明白,你若是不喜歡她,幹嘛眼巴巴地追著她來天玄?既然追到了這裡,你失憶時可誰都不記得,獨獨只記得她。」

按照她的經驗,這樣的情況必然是喜歡的。

君明輝說是因為納妃娶后的事情,被大臣們逼得無可奈何,最後終於鬆口準備納妃,卻惹來了風絕舞的怒意。

風絕舞連夜準備回天玄,君明輝竟是追上了她。

二人也正是在回天玄帝都外.遇刺。

若是不在乎,君明輝沒必要追出來,可追出來了說明真的在意。

君明輝垂著頭,雙手緩緩攥成了拳頭,「是我不好。」

「你若是喜歡她,就應該大方承認,何必躲躲閃閃。」蘇雲沁站起身,起吩咐宮人準備些膳食。

這話,卻無意重重敲在了君明輝的心間。

他忽然抬起頭看著蘇雲沁,「雲沁,你明明知道我為什麼……」

蘇雲沁半轉過身來,詫異地問道:「為什麼?」

他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她怎麼會不知道?她應該最是清楚才對!

那時候他認定了她蘇雲沁一人,又怎麼可能容得下其他人?為了忘掉蘇雲沁,他連無情散這樣的毒藥都用上了,最後到頭來反而害死了風絕舞。

蘇雲沁神情滯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好一會兒才艱難地笑著說:「君大哥,別開玩笑了。」

「我不是在開玩笑,以前我確實一直想著你,可……現在……」

「我懂。」蘇雲沁在他即將說出更誇張的話之前,她立刻打斷了他的話。

他對她的感情,她心中甚是明了。

可現在風絕舞都已經出事了……

「君大哥,絕舞的事情,你也不用太自責,我派人去尋她的下落。」

君明輝垂下頭,輕輕嘆了一聲。

「雲沁,我也想清楚了,你也不必太把我的話往心裡去。」他攥緊被褥,才慢慢道,「只要你一切安好,我都是為你高興,若是誰欺負你,我護著你。」

蘇雲沁沒有回答,只是輕微點了點頭。

一時間,屋中很靜默。

君明輝才頓了好一會兒幽幽道:「我會一直把你當成妹妹似的護著。」

這話,已經徹底絕了他心中的所有念頭。

蘇雲沁倏然抬起眸子,心底掠過一抹喜色。

「君大哥,你想通就好了!」

膳食準備好后,蘇雲沁也轉身回去尋風千墨,她的心情忽然鬆懈了許多,好像一瞬間就釋懷了。

做兄妹是最好的。

蘇雲沁離開不久后,從門口鬼鬼祟祟探出了兩個小腦袋。

君明輝看向他們,雙眸一亮。

「小陌小野?」

兩個娃娃是特地來看他的,聽見他這一聲輕呼,立刻對視了一眼,屁顛屁顛地入了宮殿中。

「君蜀黍。」兩個娃娃禮貌地朝著君明輝行了一禮。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君明輝輕輕問道,聲音很軟。

他喜歡這兩個孩子,尤其是這兩個孩子還如此懂事,他看著他們長到四歲,這其中的感情不言而喻。

蘇小陌湊近了床榻邊,小聲問道:「君蜀黍,你記起我們是誰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