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兩難的境地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3:04
A+ A- 關燈 聽書

商微離開了城堡,但母親的葬禮還需要人主持,席湛陪我待了兩分鐘便回到了大廳。

我站在城堡門口想著商微剛剛離開的悲愁模樣心底有些於心不忍,便撐著傘順著那條路過去找他,但漫長的公路上沒有商微的身影。

我心裡擔憂,便撐著傘到處尋找,終於在附近的街上找到了他,他正坐在長椅上的,法國冬天的梧桐落葉落在了他的周邊,身影顯得蕭條,特別是又淋著雨,讓人覺得他孤獨。

商微很孤獨,特別的孤獨。

這是他給我的錯覺。

商微彎著腰埋著腦袋的,任由大雨沖刷著自己,我過去將傘大半的撐在了他的頭頂!

我的肩膀被雨水淋濕,察覺到異常商微緩緩的抬起頭,見是我,他面色平靜、眼圈發紅的問我,「笙兒,怎麼跟著我到這兒來了?」

我心疼他,但我懂他不需要憐憫。

就像方才那小孩說的。

不必憐憫我…

商微也不需要人憐憫。

我想了想說:「你淋著雨的。」

商微嘆息,沉默不語。

我坐在他身邊提著其他的話題道:「潤兒和允兒他們還有三個月不到便滿一周歲了,兩個孩子長的很快,這段時間潤兒喊過姥姥嗎?」

我這是轉移他的注意力。

而且還是用兩個孩子溫暖他。

商微想了想回著我說:「嗯,母親教過他喊姥姥,潤兒很聰明,很快就能喊姥姥這個詞!當時母親聽著很開心,我從未見過她這般開心過,病情都好了不少,我讓她多留潤兒住幾日,可她怕你想念孩子,便一直催著我送潤兒回梧城,結果我剛到梧城就聽見這個噩耗!」

商微說著說著聲音就哽咽了,我猶豫了許久才抬手抱住他的肩膀,任由他將腦袋放在我的肩膀上,也任由他的雙臂緊緊的摟住我!

「笙兒,我真的只有你了!」

商微一直在強調這句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嗯,我和潤兒他們不會離開你。」

在這樣的雨天,這樣的一個擁抱,是我給商微最大的安慰,也是此生最大的安慰。

我們回到城堡時已是一個小時后,我身上又淋的濕透,我回房間又換了一身黑色葬服。

快晚上待賓客差不多都休息之後我才悄悄地下樓,商微正跪在母親的棺材之前的,而席湛坐在附近,面色雖然疲倦,但從未說過累。

我過去走到了母親的棺材身邊,母親的面色很蒼白,待明天就要送到火葬場火化了。

我心裡充滿不舍。

以及無盡的悔恨。

我應該多陪陪她的。

我站在棺材前久久不動,還是席湛拉著我離開了,第二天一大早便隨商微去了火葬場!

母親的葬禮上沒有太多的賓客,商微介紹說就請了皇室的一些還有母親生前的老友。

商微沒有給我介紹母親的老友,看樣子他是不希望我接觸這邊的人,等葬禮徹底結束后我們便上了飛機,回到梧城已是第二天清晨。

我在飛機上睡了七八個小時,回到國內不困,而席湛精神疲倦,一直在卧室里休息。

回到國內后不久我收到了季暖的消息,「前天我回木屋沒見著你們,原本想打電話聯繫你的,但藍殤說你的母親……我就沒有打擾你。」

我回復道:「抱歉,忘了給你說。」

「沒事的,我這也才回到梧城。」

季暖突然回了梧城…

我想起陳深那條簡訊。

我擔憂的問她,「藍公子呢?」

「他在冰島,而我需要處理一些事。」

季暖要處理的事她自己能解決嗎?

我沒問,我覺得季暖不希望我插手。

我叮囑道:「嗯,你注意安全。」

「嗯,藍殤派著人保護我呢。」

我裝起手機回到了卧室,席湛睡得很沉,眉骨間生著憂愁,我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

席湛的手裡放在枕邊的,我取過放在了其他位置,隨後躺下身體依偎在了他的身邊。

就在我想要摟著他的時候我看見席湛的手機屏幕亮了,我心生好奇便拿起來瞧了瞧。

是他母親給他發的消息。

「湛兒,我想見你。」

這條消息她發的有四五條。

而且是不同的時間。

但是席湛都沒有回復。

我退出來突然想起席湛在機場那兒接的那個電話,心裡好奇,想看看是誰打給他的!

因為他接了那個電話之後就匆匆的離開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兒做了什麼事!!

我知道這樣偷窺他的隱私很低級,但心裡就是好奇,我點開通話記錄找到相應的時間點,發現那個點給他打過電話的只有甘霜。

甘霜給席湛打電話不奇怪。

可奇怪的是席湛當場離開!

席湛離開是去見了誰?!

難不成是甘霜?

難道甘霜當時也在法國?

我突然想起那個管家說的話。

他說我的母親是去見了一個老朋友,而回來沒有半個小時就……而且她的病情很穩定!

難不成我母親是去見的甘霜?

甘霜怎麼會是我母親的老朋友?!

對了,我母親曾經將我給了甘霜。

而甘霜將我送到了時家!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母親信任甘霜!

不然不會將我給甘霜的!

我心裡升起一個大膽的猜測,目光飄忽不定的看向了席湛,男人沉睡的面容很是薄涼。

席湛會不會知道一些什麼?

我迅速的起身,腦海里閃過無數種的念頭,最後的最後確定甘霜肯定是見了我母親!

而期間發生了什麼我不得而知。

我將席湛的手機放在他的枕邊離開了卧室,離開卧室后我心裡充滿著恐懼與壓抑!

倘若真是甘霜……

席湛會不會知道真相?

但是他卻一直隱瞞著我?

我不敢想象,無法想象!

我在走廊上來回的走來走去,心裡一直都無法相信這事,但感覺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

如果真是甘霜……

那我和席湛這樣算什麼?!

對對對,還有商微!

商微那般在意我的母親,倘若讓他知道是席湛的母親害了我們的母親,商微不管付出任何代價都要讓席湛的母親以命抵命!

而席湛肯定會護著他的母親!

我突然發現事情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