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我們去寫聖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3:02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別擔心,我給你看看。」

剛拉過她的手,發現她的手也戴著手套。

渾身上下都包裹地如此嚴實,看來皮膚上都是這樣的褐斑。

「我……我可能活不長了。」她不動聲色地從蘇雲沁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

「胡說!」蘇雲沁瞪她,把她的手再次拉過來,作勢要把她的衣袖卷上去,哪知風絕舞這丫頭極其倔強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皇嫂,我真的活不長了,你不用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這是什麼毒?」蘇雲沁看出她的情緒波動。

風絕舞低下頭,抿唇說道:「沒什麼,皇嫂,我希望你和皇兄好好在一起。其他的都不用管我。」

她垂下頭,帷帽的白紗落下,正好擋住了她的臉。

一時間,蘇雲沁也看不出她的情緒變化。

「絕舞,我從醫這麼多年,什麼疑難雜症沒見過,你讓我看看。」

風絕舞這樣就是諱疾忌醫,她這麼一個大夫明擺著在眼前,風絕舞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她都有些無奈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聽著蘇雲沁的話,不知怎麼就刺中了風絕舞心底最軟弱的一塊,風絕舞頭垂得更加低了。

豆大的淚珠忽然低落,也染濕了她的面紗。

蘇雲沁看著她哭了,更加急了,忙拉住她的手,「好姑娘,你哭什麼呀?好好好,你什麼事情都不用跟我說,給我看看你的身體,其他的以後再說。」

「皇嫂……你即便是治好了我,我也是逃不出的。」

「為什麼?」蘇雲沁聽她這話,更加急切了。

她很想知道風絕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偏偏這個丫頭又不肯說,非得讓她猜忌。

一時半會兒,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這個小姑娘。

風絕舞在面紗下輕輕咬了咬下唇,才輕輕說道:「我被人控制著。」

「跟我回宮,回宮再說。」

被人控制?

難道……這丫頭身上有蠱毒?

蘇雲沁想到當初她和風千墨被蠱毒給折磨地極嗆的時候,這個丫頭難道也是如此?

倘若真的是這樣……

「皇嫂,我不回宮。我上次看見了那天焱的皇帝,以後不要跟他說我還活著。」

蘇雲沁張唇,哪知門被敲響了。

「喂,啞巴,還愣著做什麼,趕緊走,再不走夫人可要打你了。」

啞巴?

蘇雲沁愕然。

風絕舞連忙朝著門外呃呃啊啊了一陣,努力表現出自己就是一名啞巴的樣子。

看著女子如此模樣,蘇雲沁終究是明白過來,她這分明是被人給拿捏住了。可她這樣被人拿捏為的是什麼?

她起身,朝著蘇雲沁深深鞠了一躬,再無留戀轉身走。

蘇雲沁起身,想叫住她,她已經從窗戶處掠走。

白色衣袂飛舞,如若展翅蝴蝶躍下。

蘇雲沁走到窗邊往下看,神色越發沉凝。

「邪風。」她喚了一聲。

門開了,邪風和小風子守在門口。

「皇後娘娘?」邪風輕應了一聲,「剛剛那真的是絕舞公主嗎?」

可他剛問完這問題就被小風子用手臂捅了捅,這都沒看出來嗎,皇後娘娘分明是不高興,那沉著的臉色可見事情很嚴肅?

蘇雲沁起身,說道:「派人盯緊了這附近。」

「是。」邪風點頭。

「絕舞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她不肯與我說,那就只好我親自來查。」蘇雲沁起身往外走,「如若看見了絕舞與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把那女人給我綁來。」

剛剛那叫走風絕舞的小廝嘴裡說的清楚是「夫人」。

邪風和小風子相視一眼。

「娘娘……公主她……是不是生了什麼病?」

「不太確定,可能是蠱毒。」蘇雲沁眼底的光越發深沉,她抬步往外走。

小風子皺起了眉頭。

蠱毒?

這可不是容易解的!

……

入夜。

蘇雲沁看了兩個孩子入睡后才回了寢宮。

剛入寢宮,邪風掠入屋中,單膝跪下。

「娘娘。」

「怎樣?」蘇雲沁急忙問道。

「回娘娘,絕舞公主確實跟一名婦人在一起。此婦人不是別人,正是……」邪風說到這裡特別停了一下。

蘇雲沁覺得他這語氣有些詭異,追問道:「誰?」

不會是熟人吧?

「是幽王妃。」

「什麼?」那異姓王爺的王妃?這女人是什麼意思?

「屬下起初也不確定,可靠近一看,真正是幽王妃。絕舞公主跟隨著幽王妃去了幽王府。」

蘇雲沁一聽,黛眉一蹙,負手在屋中來回走著。

幽王是故意的吧?

現在風千墨對外稱重病在床榻上養病,這消息一傳開,很快就會有人蠢蠢欲動了吧?

若是如此的話……

她的目光犀利地落向了邪風。

邪風感覺到她的視線凌厲如刀,腰桿不由得挺直了些,小聲問道:「娘娘有何吩咐?」

「暫時先不動,先給我盯緊了。」蘇雲沁伸手摸了摸下巴,「哦對了,明日我便宴請所有女眷來參加我的早茶賞花會,你特別將邀請函送到幽王府。」

邪風恍悟,點點頭。

「行了,你退下吧。」

邪風退了出去,莫名地抬頭看天。

春天都過了,賞花的話……天氣漸漸炎熱,開的花種也有限,會不會惹來那些女眷們的懷疑。

邪風退出去后,靜容替她端上了一盞熱茶,小聲問道:「娘娘,那幽王……不會想要趁著陛下不在宮中起兵造.反吧?」

這可能性很大。

說不定這幽王還跟那風翰天聯手起來,這叛軍的事情也有幽王的功勞呢?

靜容兀自猜想著。

她既然都能懷疑到,那她家皇後娘娘心如明鏡,肯定也會想到。

「不知他是何心思,在皇家學院就給我兒子找麻煩,現在還故意拿捏絕舞,下一個目標……恐怕是想要對付我。」

她微微勾唇,唇角邊的弧度冷冽十足。

靜容忙不迭地點頭。

這些人真是可惡,陛下不在就敢亂來。

「不知陛下何時能回宮呢?」靜容輕輕說道,說這話時特別瞄了一眼蘇雲沁。

娘娘該是在意的吧?

雖然陛下沒走多久,可娘娘應該是非常想念。

蘇雲沁見靜容正灼灼看著自己,輕咳了一聲,「你去跟你的邪風恩愛去,我要休息。」

靜容俏臉一紅,只好退了出去。

蘇雲沁洗漱上了床榻,在床榻上翻來覆去。

沒了某男的胸懷,她竟然睡不著了。

唉……

不知道風千墨那邊怎麼樣了?按照他的腳程恐怕還沒法趕到邊境叛軍駐紮的地方。

風翰天的叛軍已經被趕出了天玄境內,在天玄與天焱邊境處安營紮寨,饒是如此,他也不能有多大的作為。

蘇雲沁抬手輕輕揉了揉眉心。

要是可以的話,她真想現在飛到他的身邊陪著他。

思緒飄飛,宮門傳來了開門的聲響,來人小心翼翼地推開門。

蘇雲沁察覺到是誰,立刻閉上眼睛裝睡。

小腳步聲傳來,一點點靠近。

蘇雲沁始終沒有出聲。

終於有人站在了床榻邊,一隻小肉手伸了過來,輕輕摸在了蘇雲沁的臉上。

「哥哥,你在幹什麼哇?」蘇小野壓低聲音,推了一把蘇小陌。

蘇小陌連忙收回手,「我看娘親睡著了沒有。」

「你是獃子呀,咱們是來拿印璽寫聖旨的呀!」

蘇雲沁裝睡中,聽見這兩個孩子說寫聖旨偷印璽,險些要跳起來,可她還是忍住了,眉心暗暗抽動了一下。

這兩個猴孩子,又想幹什麼?

「噓,別吵,吵醒了娘親你負責。走,咱們去御書房拿空白聖旨。」

然後,蘇雲沁便聽見了兩個娃娃屁顛屁顛往外走的腳步聲。

待宮門掩上,她才睜眸坐起身來。

他們想幹什麼?竟然寫聖旨,可真是被風千墨給寵得無法無天了。

……

御書房。

蘇小野提著燈籠,蘇小陌則是辛苦地爬上了座椅,在桌上一陣亂翻。

「哥哥,你找到了沒啊?」蘇小野個子嬌小,又看不見哥哥地動作,不耐煩地叫道。

「別吵,我正在吵。」蘇小陌一邊翻找一邊咕噥,「真奇怪,平時我看爹爹都把聖旨扔在桌上的,怎麼都不見?」

蘇小野也驚了一下,「你確定?」

「當然,我騙你幹什麼哇!」蘇小陌爬上了桌面,叉著腰,神氣十足的樣子。

蘇小野歪著腦袋,暗暗想著:「也許是……娘親藏到了別處去了?」

蘇小陌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猛地點點頭,「對對對,你說的對,我這就再找找。」

說罷,他從桌面上猛地跳下來,便開始四處翻找。

「找聖旨嗎?在柜子的第三格子。」

門口傳來了熟悉的女音。

蘇小陌此刻滿心想著找聖旨,沒想這麼多,便立刻準備搬凳子去翻找。

蘇小野臉色驟變,低喝了一聲:「哥哥!」

娘親哇!

這是娘親的聲音!

蘇小陌被妹妹這麼一聲呵斥聲給驚住,才恍悟剛剛說話的是他們的娘親。

「在找什麼呀?」蘇雲沁推開書房門,輕輕斜倚在門上,語氣似笑非笑。

兩個孩子臉上揚起了尷尬的笑容。

整個屋子裡也極快的彌散開了一股尷尬氣氛。

「娘……娘親。」蘇小陌臉上的笑容僵硬十足,結結巴巴地說道,「我們……我們來找書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