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湛母去世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5:23
A+ A- 關燈 聽書

商微是什麼樣的男人我們都清楚,顧瀾之說這事迫在眉睫,我必須在短時間內解決!

但現下我需要聯繫席諾。

可聯繫席諾又如何?

我困惑的問了顧瀾之。

顧瀾之回我,「死亡是她最好的結局。」

死亡是甘霜最好的結局。

我坦誠道:「我無法利用席諾。」

借席諾的手殺了甘霜我做不到!

何況我想過對付甘霜,但沒想過要她的命,我把我的想法告訴顧瀾之,「我做不到。」

「你不做,商微未來也會做,但席湛肯定會攔著商微,到時候定會引起極大的麻煩,何況他們兩個爭鬥起來,沒有誰能落著好處的!」

顧瀾之說的是事實。

他溫潤的音色告訴我道:「我並不是想勉強你什麼,但是小姑娘,你必須要過自己的坎!」

「我知道了,我再想想。」

顧瀾之告辭道:「嗯,我先去找霆琛,下午還要帶他去見心理醫生,盡量讓他恢復正常!」

我擔憂問:「他能恢復正常嗎?」

顧瀾之堅定的告訴我道:「會的。」

「嗯,麻煩你照顧他了。」

顧瀾之笑道:「無妨,我是他兄長。」

顧瀾之離開之後沒多久季暖就到了貓貓茶館,她見我滿臉愁苦問:「你在想什麼呢?」

或許是心裡鬱結,缺少傾訴的對象,我把我和顧瀾之聊過的內容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季暖震驚問:「席湛的母親殺了你母親?」

「是,我現在毫無依仗、依託,我不能讓席湛替我處理這事,自己更不好下手!但顧瀾之一直勸我,他說的沒錯,商微是個定時炸彈,我要是不處理席湛的母親,等商微知道這件事之後那後果不堪設想,可我很艱難……我現在就像處在了一片火海中,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但就是沒有那個決心去殺了我男人的母親!」

季暖握住我的手心問:「你確定要殺她?」

「是,我現在還在說服自己。」

我確定要殺,不能讓商微插手!

季暖見我如此堅定,她笑著安撫我說:「笙兒別著急,指不定會有人救你出這火海的!」

「嗯,我待會就聯繫助理。」

這件事一點兒也不能拖。

我現在也不能聯繫席湛。

如果讓他知道我有這想法……

他雖然不會阻攔,但是定會為難。

還不如等事後再告訴他!

我笑說:「我自己處理吧。」

我不能祈求誰能拯救我。

季暖點點頭說有事要處理就離開了茶館,大概五個小時之後元宥突然給我打了電話!

「允兒,二哥的母親沒了!」

我疑惑問:「沒了什麼意思?」

「剛被人刺殺……」

我:「……」

我都還沒出手呢。

到底是誰殺的?

我問元宥,「誰殺的?」

「季暖。」

……

季暖帶著幾個人匆匆的離開小區,在門口撞見了一直守著的陳深,她面色不由得怔了怔,陳深見她身上都是血問她,「做了什麼?」

她搖搖腦袋道:「沒什麼!」

她現在需要去找藍公子。

她剛剛殺了席湛的母親,席湛肯定不會放過她的,她需要回到冰島找藍公子庇護她。

她繞過陳深就想要離開,陳深攥住了她的手腕,她突然發狂道:「你究竟要做什麼?」

陳深怔住,「你這是什麼態度?」

季暖眼圈泛紅的盯著他,「你想要我用什麼態度待你?陳深,當初說要離婚的是你,即便我很不舍、很難過,但我仍舊是同意了,現在好不容易不再惦記你,你現在這樣糾纏不清的算什麼?!陳深,看在陳楚的份上我求你放過我,別讓我恨你,更別讓陳楚在地下心寒!」

季暖這話說的特別決絕!

陳深猛的退後一步,「不再惦記我?」

「是,我不再惦記你!」

「暖兒,你再說一聲試試!」

到這個時候陳深竟然還在威脅她!

她忍不住破口大罵,「你滾蛋!」

陳深忽而笑了笑,「對,我滾蛋,在你還是陳楚女朋友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你!陳楚是我的侄子啊,你是我侄子的女人,我卻喜歡了你這麼多年!暖兒,你讓我怎麼捨得放你走?!」

季暖震住,「你說什麼?」

「那條雨巷,你給一個陌生的男人撐了傘……」

季暖恍然大悟,「是你!」

「是,那個男人就是我!那個時候我失去了我最愛的母親,我很難過,是你溫暖了我!」

季暖不敢再聽他提曾經。

不敢再看如今脆弱的他!

她忽略他的話道:「離婚那天你是怎麼放開我的你現在就怎麼放開我!你不是做過嗎?」

陳深:「……」

季暖掙脫他的手掌要離開,陳深突然扛起她將她放進了車裡,兩人離開了小區,在路上陳深收到一條消息,當他看見內容時錯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殺了席湛的母親?」

季暖乾巴巴的回著他,「是。」

陳深皺眉問:「理由呢。」

「沒什麼理由,就是想殺她!」

季暖只是不願意時笙為難而已。

但她能殺得了席湛的母親終究也是因為席湛的縱容,畢竟甘霜的身側都是席湛的人。

所以季暖到這兒他又如何不清楚?

只是他明白季暖是為了時笙。

要不是時笙有這個意圖,季暖又怎麼會這樣做?

季暖只是先時笙一步而已。

他明白,所以他沒有阻攔。

因為他阻攔了往後做這事的就是時笙。

他的母親終究是一死,還不如讓給毫無心理包袱的季暖,這樣一來事情就簡單了許多!

只是席湛心裡說不難過是假的。

但他深刻的明白一命還一命的道理!

怪就只怪他的母親太偏執!

所以才落得這個下場!

那邊的季暖被陳深禁錮著,而這邊的席湛難得的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站在落地窗前。

五分鐘前他就收到了席諾的消息。

他低低的嘆息道:「母親,走好。」

這一生她不配為人母。

但這一生他亦不配為人子。

在時笙和母親之間他終究選擇了時笙。

他太過偏心,連他自己都能察覺到。

半個小時之後……

元宥已經通知了時笙這個事,但時笙一直沒有給席湛打電話,更沒有回家來找他。

她心裡應該是不知所措的。

但他心裡亦是不知所措的。

他想抱抱允兒。

抱一抱他的寶寶。

他想從她的身上得到安撫。

想到這席湛的心裡驚異,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貪戀溫暖了呢?

抓住這份溫暖,從不肯捨棄。

席湛暗嘆,「我愛你,時允。」

猶如初見那般,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