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生命的激情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1:10
A+ A- 關燈 聽書

我不再喜歡你。

把這條簡訊發出去之後如重釋放,我不願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也不願意再用曾經困住自己,我想找個人談一場短暫的戀愛。

即使他可憐我也沒關係。

只要他寵我,只要他能讓我體會到愛是什麼樣的滋味便可。

我收起手機在古鎮里逛到晚上,可能是這兒比較偏僻,一到晚上古鎮就陷入了黑暗,街上也沒幾個人,一個人穿梭在這兒有點恐怖。

我趕緊打車離開,在路上接到傅溪的電話。

他低沉的聲線問我,「在哪兒寶貝兒?」

雖然平時與傅溪不怎麼聯繫,但他是那種特會討女孩開心的男人,跟他在一起他能時時照顧我的感受,這也是為什麼我到桐城第一個聯繫他的原因,他是浪.盪公子,最不吝嗇的就是愛,而我最缺的就是愛。

反正餘生有限,還不如自我成全一次。

我望著窗外景色道:「在車上。」

「嗯?發個位置。」

傅溪也不是一個多話的男人,他扔下這句話就掛電話了,我拿著手機正巧看見季暖給我發了消息,「在哪兒?我今天回市裡來看看你。」

我打字回復說:「我在桐城。」

我讓司機停車,給了錢就站在路邊等傅溪。

桐城的天有點陰冷,我裹緊身上的外套玩著手機。

季暖追問我,「在桐城的哪個位置?」

我發了一個微笑表情問:「想知道的這麼詳細做什麼?」

「你一個人啊,我不放心你。」

季暖回復的理直氣壯,我想了想把酒店的位置發給了她。

傅溪來的很快,開著一輛黑色賓利,車燈晃得我眼睛生疼,我用手擋住車光,傅溪下車過來直接摟住了我的肩膀打趣問:「想爺了?」

九年前的那場空難,我和傅溪都失去了摯愛之人,去認領屍體的時候我哭的撕心裂肺,當年二十歲的傅溪紅著眼眶站在海岸邊一言不發。

救援隊從海域里只撈出幾具屍體,我的父母和傅溪的母親沒那麼幸運,我們在那裡給他們辦了葬禮,隨後每隔三年我和傅溪都去看他們。

我結婚的時候傅溪還參加了,只是當時我不知情,婚禮結束之後他給我發了消息,「寶貝兒,你穿上婚紗很漂亮,祝你新婚快樂。」

傅溪於我而言很特殊,我於他也很特殊。

是我們父母去世前給我們留下的財富。

一個見面不多且不熟卻值得依靠信賴的摯友。

我窩在他胸膛里沒有躲開道:「嗯,還不允許我想你?」

聞言,傅溪笑的明朗道:「行,不過我聽說你前幾個月死了?正想派人去調查的時候你又活了,你說說你,怎麼這麼不讓人省心?」

在這個世上沒有人知道我和桐城的傅溪有交情,所以沒人告訴他我的近況很正常,再加上傅溪又成天滿世界的飛對國內的事不是很感興趣。

我耐心的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解釋了一遍,傅溪摟著我肩膀的手漸漸的收緊,似乎經歷過生死離別,此刻的傅溪很淡然的勸慰我說:「沒事寶貝兒,信我,我們經歷的死別太多了,上天不會待我更殘忍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抬頭望著他堅毅的下巴,笑說:「沒事的。」

他抬手溫柔的摸了摸我的臉頰說:「走吧,我帶你去玩玩。」

傅溪替我打開車門,我坐上去問他,「我們去哪兒?」

他彎了彎唇角說:「你可以猜猜。」

我攤開雙手無奈問:「這怎麼猜得到?」

傅溪關上車門走到駕駛座上坐下,隨後他彎腰過來替我繫上安全帶,突然莫名其妙的嘆了口氣說:「我爸前段時間又嚇跑了我一個女人。」

我指出事實說:「不嚇跑你也不會跟人結婚的。」

傅溪平時不缺女人,甚至待誰都溫柔,但偏偏他最冷酷殘忍,一旦誰跟他提結婚的話,哪怕前刻還纏纏.綿綿,下一刻他就可以立即把人踢開。

傅溪挑眉反問我,「結婚有什麼意思?」

我下意識接道:「成家立業挺有意思……」

傅溪斜眼望著我,不客氣的問:「像你這樣被離婚?」

我:「……」

我懶得再搭理傅溪,他開車帶我去了桐城有名的紅.燈區。

這兒繁榮似錦,燈光璀璨,門口的男男女女都飄著荷爾蒙的氣息,傅溪握著我的手心帶我去了大廳,台上都是熱情四溢跳著舞的年輕男女。

服務員給我們找了個相對僻靜的位置,傅溪喊了一些酒,等服務員走後傅溪笑著問我,「時笙,你是不是從沒來過這些地方?」

我搖搖腦袋好奇問:「你怎麼看出來的?」

我這輩子活的規規矩矩,從繼承時家後過的都是三點一線的生活,嫁給顧霆琛之後心力都在他和公司身上,的確從來沒有踏足過這裡。

「你的眼睛像個小鹿似的,對這兒充滿了好奇到處張望。」頓了頓,傅溪取笑我說:「瞧你這緊張的模樣,我在這裡你就盡情的玩。」

這時酒上來了,傅溪打開一瓶遞給我,我擺擺手拒絕說:「我不行的,我成天吃藥,醫生不讓我喝酒,你喝吧,我看著你喝就行了。」

聞言他趕緊收回去說:「我都差點忘了。」

他的眸子閃爍,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忘了。

傅溪打開一瓶酒自飲,期間有好幾個女人過來找他搭訕他都拒絕了,握著我的手心溫和的解釋笑說:「抱歉,我今天帶了女伴。」

那些女人訕訕而歸,我笑說:「你可以去的。」

傅溪笑,英俊的臉上滿是溫柔。

「可是她們沒有你漂亮。」

我:「……」

他忽而站起身問我,「時笙,跳舞嗎?」

我不太會跳舞,我正想開口拒絕,他拉著我的手起身去舞台中央,身側都是跳舞的年輕男女,彼此的身體貼在一塊令我有點不太習慣。

傅溪堅硬的手臂抱著我的腰說:「動起來,適當釋放自己。」

我以為我是不會跳舞的,可在傅溪的帶動下我跳的越來越有感覺,他跳的也很嗨,額前的烏髮散落下來,此刻他眸光發亮的望著我。

我忍不住笑開,臉上是我不曾察覺到的濕意,是我不曾感受到的對生命的激.情。

有人給我們散開了舞台,傅溪漸漸的鬆開我,我隨著音樂節奏律.動,滿頭大汗的盯著他,他緩緩地勾唇忽而過來摟著我的腰。

下一個瞬間,我的唇瓣被他堵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