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要他愛她,比登天難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4:32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掛了電話,就直接將車開到了醫院。

她去的時候,安然剛好昨晚檢查,跟安諾晨一起出了醫院。

三人在大廳里相遇。

喬御琛走上前,凝眉:「你怎麼樣?」

「還好,多謝喬總關心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看著她,一時有些語噎,只得將目光落到安諾晨的身上。

「你先回去吧,我送安然回去。」

安諾晨眼底有幾分不願。

安然看著他咧了咧嘴角:「哥,你先回去吧,不然阿姨該著急了。」

安諾晨將袋子里的葯遞給她:「記得按時吃藥,好好照顧自己。」

她點頭。

安諾晨看向喬御琛:「喬總,請你好好照顧然然,她……」

「哥,走吧。」

安諾晨看了她一眼,有些話終是沒有說出口,轉身離開。

他走後,安然往前走了一步,因為腿軟,她腳步踉蹌了一下。

喬御琛站在對面快速伸手扶了她一把。

安然站定后,禮貌的跟他保持了幾分距離:「多謝喬總。」

她繞開他,往前走。

看她走的有些費勁,喬御琛心裡覺得有些氣悶。

他上前,打橫將她抱起,往門口走去。

安然也不掙扎,有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白不用。

她懶得矯情。

他將她放進車裡,開車回御香海苑。

一路上,兩人零交流。

下了車,他將她抱了下來,直接送回了房間,放到床上。

「喬總就好人做到底,幫我倒杯水吧,我要吃藥。」

喬御琛看著她,這女人……還真是……

她抿唇一笑:「謝了。」

喬御琛不想跟她置氣,轉身下樓倒上了一杯水。

安然將幾種葯一起送進了口中,就著水吞下后,杯子放到了一旁床頭柜上。

雖然還不到四點,可是天氣卻陰沉的很。

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著。

喬御琛沒有要走的打算。

他直接在她身側坐下。

安然道:「我想休息一會兒,喬總可以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喬御琛看她:「你是不是自己故意摔進泳池的。」

他話音一落,安然看著他,眼神中帶著失落。

「怎麼不說話?」他的口氣很輕,是在詢問。

「是啊,我以為掩藏的很好,可沒想到,竟然被喬總識破啦,」她無所謂的扯出一絲笑。

「我聽說你怕水,為什麼還要下這樣的賭注,就為了幾本破書?值當的嗎?」

「喬總覺得值當,就是值當吧,」安然隨口應了一聲。

「安然,你這是什麼態度?」

「那我需要用什麼態度呢?」安然挑眉,口氣也冷了幾分:「我小時候被安家人丟進泳池裡,差點兒淹死,安家人都知道我怕水,可你卻問我是不是自己跳進水裡的,我是不要命了嗎?書是很重要,可是我的命更值錢。

我早就跟你說過,在安家人的眼裡,我是不該存在的存在,是你自己選擇不去相信。現在,在安家受了委屈的是我,你卻還是只為安家人著想。

既然你心裡已經認定,安家人才是弱勢的一方,那我何必跟你多說這麼多廢話?對,路月沒有推我,我就是自己跳下水的,為了贏那個賭,你滿意了?」

「你就非要像個刺蝟一樣活著?不是你就直說不是,何必要說這麼多話來嗆我。如果我不再問你幾句,你是不是就由著我誤會你了?」

安然冷笑:「無所謂,反正你信不信我,我也不在乎。」

她今天好像認清了一個事實,想要讓他愛上自己,比登天更難。

她以為,兩人相處了三個多月了,如果他真的不是那麼討厭自己的話,那他今天起碼會救她一命。

可她錯了,他竟然站在一旁,像那群人一樣無動於衷。

如果不是她提前預備了安諾晨這樣一個幫手,那她今天只怕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淹死。

看到她目光如此冷的打在自己身上。

喬御琛凝眉:「安然,你把自己的心包裹的這樣深,不累嗎?」

安然愣了一下,隨即不屑:「不把心包裹起來,難道由著旁人傷害?喬御琛,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再站著說話不腰疼了。我的人生,從來就身不由己,從出生開始就是。

我的世界里賤人不少,我見多了,也已經見怪不怪。你這樣的『聖人』突然冒出來,我會受不了,想要普度眾生,你還是去找別人吧,別跟我講什麼大道理,我油鹽不進。」

她說完,閉上眼睛:「抱歉,我很累,先睡了,喬總自便吧。」

喬御琛盯著她看了足有十分鐘,這才憤然起身離開。

她走後,安然起身,頭依靠在靠背上,看向窗外的雨。

真是應景呀。

她用手機給安諾晨發了一條簡訊:「哥,今天謝謝你願意配合我,計劃很成功。」

安諾晨回了簡訊:「時間倉促,藥瓶里裝的全都是同一種維生素,不要吃的量太大,有的時候也會適得其反。」

「知道。」

她回復完,將簡訊清空。

樓下,喬御琛悶悶的坐在客廳里,想著今天路月和安心的樣子。

再想起今天安然的表現。

他眉目深沉,心情非常不好。

安心的電話打進來的時候,他接聽的口氣非常不好:「有事?」

「御琛,然然怎麼樣?」

「剛從醫院出來,已經睡著了。」

「你……還跟她在一起?」

「我現在還跟她在一起,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電話那頭,安心忽然就沉默了起來。

「沒什麼事兒的話,你就好好休息吧,我掛了。」

「御琛,你認可她了,對嗎?你……愛上她了?」

愛?喬御琛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只是有些東西,似乎的確在悄然發生著改變。

「御琛,我打算要冷靜一段時間,我希望,你也能好好的冷靜冷靜,然然,跟你不合適,門不當戶不對,她若真的跟你一起生活,會一輩子被人詬病的,她的過去會被人揭開,受傷害的,終究還是她。」

安心說完吸了吸鼻子:「好了,你好好照顧她吧,我休息了。」

她掛了手機,對面的路月急問:「怎麼樣?」

「御琛在那個狐狸精那裡。」

路月氣悶的拍了大腿一下:「這賤人,今天竟然敢算計我,真是找死。」

「媽,短時間內,我們什麼也不要做。」

「你今天怎麼倒是這樣沉得住氣了。」

安心笑,「安然不喜歡御琛,她跟御琛在一起,只是為了氣我。」

「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了她看御琛的眼神,裡面的恨更多,而且,她如果真的愛御琛,就不會算計他了。御琛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容許被女人算計呢,他現在或許是覺得一時新鮮,可是用不了多久,他一定會發作的,你等著瞧吧。」

路月笑,抬手拍了拍安心的手:「我的女兒,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

「媽,之前你說的讓安然在帝豪集團里知難而退的計劃,提前進行吧,即便我們不正面跟那個狐狸精起衝突,也決不能讓她過的舒坦了。」

路月挑眉:「好,這事兒包在媽身上。」

安然睡了一覺起來,天已經很黑了。

她翻了一下身,卻發現喬御琛竟躺在自己身側睡著了。

她睥睨的望向黑暗中的他,這男人,還真把自己當成一個合格的丈夫了?

她坐起身,撩開被子剛要下床。

他卻長臂一撈,摟住了她:「去哪兒?」

她瞿然一驚,她以為他睡著了。

「洗手間。」

喬御琛鬆開手,睜眼坐起身:「我送你進去。」

「不用了,我睡了一覺,現在身上已經有力氣了。」

她說著,自己去了洗手間。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他正在抽煙。

她咳嗽了兩聲,他將煙掐熄。

「如果今天不是你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突然出現,我會救你。」

安然已經撩開被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看向他。

什麼意思?這是他的解釋?

「我本來要下去,安心拉住了我,怕別人誤會我們的關係,等我鬆開她的手,要下去的時候,已經比你哥晚了一步。」

他看向她:「我說的這些,你信嗎?」

她坐下,將被子搭在腿上,沒有做聲。

「你不信我?」

「我沒有相信你的理由,你是安心的男人,也是安家人的幫手,他們的幫手,就是我的對手。」

「安心的男人?」他冷笑:「難道我就不是你的男人?按照法律的規定,我們才是夫妻。」

安然雙手交織在一起,有些糾結的互相捏了幾下:「我的重點,在於你是安家人的幫手,我們從來就不是一個戰壕的。」

他看她,未動。

她表情有些伶俜,「喬御琛,我從來沒有忘記,我嫁給你的目的,安心於你有恩,但安家於我,只有恨。」

「安家養大了你,你為什麼要這麼恨他們?恨一個人,難道都不需要理由嗎?」

她冷眼看著他,沒說話。

他繼續道:「別告訴我是因為四年前,我幫安家人把你送進了監獄。在那之前,是你先對安心下手的,在那時候你跟安家的恨,就已經在了,所以我不會背這副黑鍋。」

她戲虐一笑,「喬御琛,你知道,你有的時候多讓人討厭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