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有什麼籌碼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3:09
A+ A- 關燈 聽書

此刻的蘇小陌知道,打死都不能說實話。

一旦說實話,肯定要被娘親給責罰。

蘇雲沁斜倚在門邊,抱著手臂,「哦?找書?你爹爹這兒有什麼書讓你們喜歡看的?」

這兒的書雖然全,可都是晦澀難懂的,對他們兩個孩子來說可完全看不懂。

蘇小陌嘿嘿直笑,想讓傻笑矇混過關。

蘇雲沁這才跨過門檻走入屋中。

「想找聖旨做什麼?」

想不到啊,小小年紀就想著要偷聖旨來寫,這麼小不點的孩子都想著這樣,日後長大了可怎麼得了?

蘇小陌將小腦袋垂下,求助似的看向蘇小野。

平日里娘親最疼妹妹了,所以妹妹幫他求情一定能夠沒事。

「娘親,哥哥也是為我們好。今日哥哥在學院放學后,跟著幽王的兒子去了一間戲樓,聽見了那小孩子的話,說是他們準備趁著爹爹卧病在床的時間裡動手。」

蘇雲沁揚眉。

「對對對,而且那小屁孩明明就跟我差不多大,竟然一臉老成地說這話,真討厭哇!娘親,不管怎麼樣,我要寫聖旨廢了幽王的王爵!」

蘇雲沁眉眼一軟,知道孩子這是為他們擔心。

她上前,把兒子從柜子前拉開。

「你這孩子可真是跟我一點都不像。出發點是好的,只是你無憑無據,憑什麼廢了他的王爵?罷了,今日之事你休要再提,後面的事情交給娘親處理。」

兒子抬起小腦袋瓜,好奇寶寶狀問道:「娘親打算怎麼做哇?」

只要能夠把人給收拾了,娘親怎麼做,他都是支持娘親。

「今天這麼晚了,你們來陪娘親睡覺吧。」蘇雲沁雙眸微閃。

沒有風千墨在身邊,她還真是沒有睡意,如果帶著一雙兒女睡覺,是不是會好些呢?

蘇小陌和蘇小野對視一眼,皆露出了曖昧的笑容。

「哦,我懂了,娘親是沒有爹爹睡不著。」

蘇雲沁的臉色一紅,狠狠瞪了一眼兒子。

「走吧。」她站起身來,往寢宮而去。

兩個娃娃立刻跟上,蘇小野更是捂嘴偷笑。

……

翌日一早,宮中賞花宴宴請了所有達官顯貴的女眷。

整個花園裡花雖開得少,可女人們卻三三兩兩在一塊小聲議論著,好不熱鬧。

蘇雲沁坐在高位上,慢悠悠地喝著茶。

這時候,門外有宮人報:「幽王妃到。」

女眷們往宮門口看。

「這幽王妃可真是大牌,姍姍來遲,恐怕是連皇後娘娘都不放在眼裡了。」

「是呀,聽說這幾日幽王妃的兒子,每日都會尋我們皇子殿下的麻煩。幸而我們皇子殿下被皇後娘娘教導得極好,不跟他們一般見識,明事理。」

「哈哈哈……皇後娘娘是何等尊貴之人,哪裡輪得到你來這兒嘴碎。噓,別說話了。」

隨著她們議論,門口幽王妃便一步步踏入御花園內。

她一身陰沉的黑裙,跟園中花枝招展的女人們格格不入,不但如此,她的身後還跟隨著一身白裙戴著帷帽裝扮古怪的女子。

「這後面的女人是誰啊?」

「聽說是幽王妃最近得到的一個小侍女,這侍女毀容了,幽王妃便收留在身邊。」

大家小聲議論著,都懷疑幽王妃會這麼好心?

蘇雲沁坐在高位上,大家的議論聲雖然大,可嘈雜聲太大,她也沒有聽見什麼。

「參見皇後娘娘。」

「幽王妃可真是事多,整個賞花宴就等著你一人。」蘇雲沁手放置在扶手上,似笑非笑地說道。

幽王妃李施君年紀也不過二十左右,身形稍稍顯得臃腫,但偏生她非要端著高貴雍華的姿態,讓人覺得好笑。

她是個有點肉的女子,可饒是如此,長相卻總是讓人覺得反感。

蘇雲沁的話,讓李施君絲毫不在意,只是莞爾一笑。

「皇後娘娘有所不知,最近府中確實有大事要忙。」

「哦?是何大事,不如說給本宮聽聽。」說這話的時候,蘇雲沁是看向風絕舞的。

她上次拒絕入宮,這次故意入宮,不就是為了告訴他們,她是被幽王妃給鉗制住了。

只是蘇雲沁想不明白,這幽王妃有何厲害之處,竟然能把風絕舞給拿捏住了。

「娘娘,這種小事就不說給娘娘聽,以免給娘娘無端惹煩,這種小事還是本王妃自己處置吧!」

「是嗎?」蘇雲沁微笑,「既然如此,你便坐下吧。」

賞花宴的氣氛很詭譎。

所有人都看出了幽王妃與皇后之間的劍拔弩張。

但正是如此,他們才覺得奇怪,二人之間有何衝突?

賞花宴還未開始,李施君便起身輕輕柔柔地說道:「皇後娘娘,實在對不住,家中王爺最近也重病在床。若是無人照看,我實在不放心,所以先告辭……」

「哎呀,幽王生病了呀?那正好,本宮可以送些補品給幽王補補身子。」

李施君狐疑地看著蘇雲沁。

這女人在玩什麼把戲?

「畢竟啊,最近聽聞本宮的兒子打了小世子爺,既然人都打了,那肯定是要賠禮的。」

大家一聽,目光皆落向了李施君。

孩子被打了,沒幾個人知道這事情。

蘇小陌跟人打架便罷了,甚至還把那幽王府的小世子給打得手腳骨折,如今還在家中休養。

「這個……不用了。」李施君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了。

其實她沒看明白蘇雲沁的心思。

但她兒子被蘇雲沁的兒子給打骨折的事情,她自己再清楚不過,所以故意把消息封鎖了。他們幽王是武將出身,當年立下不小軍功,才有了封王爵的今日。

可他們幽王培養出來的兒子卻是個不堪一擊的紈絝子弟。

蘇雲沁這是在告訴所有女眷,她幽王妃的兒子不頂用,日後到了談婚論嫁之時,恐怕沒幾家人願意把女兒嫁過來了!

李施君越是客氣拒絕,越是讓蘇雲沁覺得嘲諷。

「怎麼不用了?唉,不過本宮瞧著幽王妃這身後的小侍女不錯,不如留下來給本宮好了。」

一語畢,所有人都驚詫地看向蘇雲沁。

這姑娘一看就是個毀容的,皇後娘娘竟然把一個毀容的侍女留在身邊?

李施君一聽,原本暗沉的臉色突然有了一絲笑意,「娘娘恐怕是在開玩笑,這侍女是個毀容的女子,無顏見娘娘。這娘娘想要怎樣的侍女沒有,若是皇後娘娘……」

「本宮就想要這個。」蘇雲沁打斷了李施君的話。

二人之間僵持不下。

眾人面面相覷,卻又不敢出聲。

蘇雲沁揚著眉梢,看向風絕舞,「各位夫人看看,這姑娘是不是很像絕舞公主?」

大家一看,都看了過去。

這一下,李施君臉色更加難看。

風絕舞低下頭,不敢說話。

她不知道蘇雲沁這是要做什麼,難道是想要讓她恢復公主身份?那是找死……

「不……」她忽然說了一個字。

這話剛說完,她雙膝一軟跪了下去。

「皇後娘娘饒命,奴婢只是一卑賤奴僕,做不了皇後娘娘的侍女……」

「怎麼,你是嫌棄本宮?」

陰森森的話語,讓風絕舞後背發涼,「不……不是。」

她是害怕。

李施君咬著下唇,好一會兒才道:「既然皇後娘娘想要你,你便留在皇後娘娘身邊伺候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風絕舞猛地抬起頭來。

她不要……她絕對不能!

可李施君卻用眼神狠狠剜著她,彷彿是在用眼神警告她,好好聽話。

透過白紗,她清楚看見李施君的雙眸里盛著都是惡毒的光。

蘇雲沁手指微曲敲在扶手上,輕輕說道:「好了,就留下吧。」

「……奴婢遵命,謝皇後娘娘。」風絕舞輕咬著下唇,朝著蘇雲沁叩首。

她的心底一陣沒底,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蘇雲沁。

……

賞花宴結束后,風絕舞被勒令送幽王妃出宮,再回去照顧蘇雲沁。

走出宮門后,待眾女眷的馬車離去,李施君才冷冷看著風絕舞。

「只要你殺了皇后,幫我們得到這皇位,我便保住你君明輝的命。」

「你……說湖要算數。」風絕舞面紗下輕咬了咬下唇。

「呵呵,我何曾說話不算數?風絕舞,你是要護住你的家人,還是要護住你的心上人?」

風絕舞的手捏成拳頭。

……

蘇雲沁坐在御書房內,單手撐著下顎。

小風子將偷聽到的對話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蘇雲沁。

「他們真的如此說的?」蘇雲沁問道。

小風子狠狠點頭,「娘娘……這公主她……」

「沒事。」蘇雲沁的雙眸無波無瀾。

不管是怎樣的結果,她都要弄清楚風絕舞到底是怎麼了。

若是蠱毒就罷了,可是她總是念著她快死了……真是煩悶!

「寫信給千墨。」蘇雲沁說道,提筆在紙上寫了幾句話。

小風子擔憂地拿著信,「娘娘,絕舞公主若是真的要殺了您……」

「她不會的。」蘇雲沁瞪他,「快去寄信。」

小風子很想問,娘娘何來的自信?

有時候女人可怕起來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陷入愛河的女人。

想風絕舞這姑娘,如此喜歡那天焱皇帝,看來是真的願意做出這樣的事情。

只是……為什麼要保住君明輝的命?

這幽王妃手上有什麼籌碼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