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令我覺得疏遠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6:52
A+ A- 關燈 聽書

這封書信拿在手中沉甸甸的,我剛剛就已經發現了,但是沒想過打開它,畢竟是甘霜的遺物,我並不感興趣,但席諾遺落在了這兒!

而且我很驚訝,甘霜竟然寫了書信!

像是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似的!

我將書信放進手提包里進了老宅,在傭人的帶領下到了大廳,席湛已經將她母親放在了棺材里,因著上次主母下葬過,所以這次不能再邀請席家的旁系,只能悄無聲息的將甘霜埋葬在我父親的身側,雖然我覺得她沒資格!

但人已經逝去,而且是以這麼殘忍的方式離開,我不會再評判誰對誰錯,孰是孰非。

我在大廳門口守著,席湛跪在了他母親的棺材前為其守夜,最近這兩年真是不平靜啊。

離開我們的人太多了!

我的親生父親,席湛的兩個母親,我的親生母親,我和席湛主持葬禮都已經來了四回。

我在大廳沒待多久就回到了席湛的庭院,那束水仙已經凋零,四月份的楓葉正紅透。

我坐在門檻前望著庭院里的人工湖一直想著事,無論是我的親生父母離開還是席湛的兩個母親離開,我這心底都沒有太大的悲傷,只是為母親感到遺憾和難過,畢竟我們只見過幾面沒什麼太大的感情,但我清楚她是愛我的!

我嘆息一聲道:「我並不是心冷。」

我從不心冷,恰恰這血液很滾燙。

不然當初不會那般愛著顧霆琛。

身側得荊曳聽見問:「家主說什麼?」

「沒什麼呢,只是感嘆世事無常。」

我從未想過我會是席家唯一的血脈。

更未想過席家會是我的權勢。

我從手提包里取出了甘霜的那封書信,我心裡猶豫著要不要打開,但摸到了一枚硬物。

我拆開瞧見裡面有一條項鏈。

吊墜是一顆鑽石眼淚。

瞧著有一些年代。

我打開書信發現甘霜寫了很多遺言。

「我的湛兒,

母親殺了時笙的母親,這是母親多年的夙願,所以母親不後悔,哪怕知道時笙不會放過我,哪怕知道那個女人的養子也不會放過我,母親都不後悔,因為母親終於了卻了心中的一大恨,在這世界已經再無牽挂了,包括你。

湛兒,別怪母親狠心。

你是母親生下的野種。

連母親都不清楚你的生父是誰!

母親真的、真的、真的從未愛過你。

哪怕母親到死,母親都未愛過你。

母親愛的從始至終都是席賦。

都是我的沉年哥哥。

母親愛他啊,愛到了骨子裡!

母親年少時在他身後默默地追隨了他十幾年,後面好不容易成為了他的妻子,他還為了討母親的歡心特意到西藏去為我摘了格桑花!

所以你要說他不愛母親……

母親是絕不信的。

倘若他不愛我…

他又如何這般待我?

湛兒,你總說他不愛我,你總說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總勸我放下曾經的一切……

可是我又如何放的下?

明明當初說好只娶我一人的是他。

可後來接姨太太進門的也是他!

甚至到後來為了要娶那個女人進門他甚至想要休掉那些姨太太,甚至想要和我離婚……

席家的主母何曾有被趕回娘家的先例?

難道讓我接受世人的辱罵、戳脊梁骨嗎?

母親又沒有做錯什麼憑什麼要承受這些?

湛兒,沉年哥哥是真的愛我的!

他只是記憶不太好……

他只是容易忘了我們的感情。

其實他是愛我的!

他真的是愛我的……

……」

後面還有好幾頁,我再也看不下去甘霜寫的這些,因為背信棄義的人真的是我的父親!

甘霜偏執,但也是我父親有錯在先!

不過她那句……

母親真的、真的、真的從未愛過你。

重要的事說三遍。

甘霜不愛席湛這事……

讓席湛看見定會透心涼的。

可這份書信恰恰就是寫給席湛的!

而且甘霜還稱席湛為野種。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問身側的荊曳,「甘霜在信里寫了不愛席湛的事,我要給席湛看嗎?」

荊曳遲疑回我,「這是留給席先生的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荊曳暗地裡勸我親自給席湛。

我不解的問他,「世界上真的有不愛自己孩子的母親嗎?我為了生潤兒和允兒,哪怕搭上我這條命我都願意,她怎麼在臨死之際還這般對席湛?甘霜這個女人真的是心狠絕情吶!」

荊曳想了想說:「家主可以換個角度想問題,說不定主母是不想席先生再為她擔憂所以才說的這話!畢竟世界上哪有不愛自己孩子的父母?主母的心底或許是存了不少的愧疚吧。」

荊曳這麼一說我心裡好受了點!

我繼續往下看信——

「母親這一生太過固執!

固執到與他分居幾十年;固執到在他去世的那天還跟他吵架爭執,仍舊問著他究竟愛誰;固執到他快死了都鐵著心沒有放過他。

母親太固執。

固執到這一生做錯了太多的事。

可是母親真的從未後悔過。

哪怕是死都無怨無悔。

湛兒,

母親真的察覺到危險臨近。

更察覺到你對我的失望。

你應該不會再庇護我了吧?

你真的不會再庇護我了!

因為你看母親的眼神很薄涼。

不過即便是你不再庇護母親,我也不會怪你,畢竟從始至終我都未曾對你有過半分好!

湛兒,

希望下輩子我們不再是母子!

希望下輩子你不再是野種。

……」

難怪甘霜會寫這封遺書!

因為她察覺到席湛放棄了她。

後面的內容我沒有興趣再看下去,而是將這封信收起來給荊曳,「你把它還給席諾吧。」

席諾會將這封信給席湛的!

荊曳離開了庭院后我起身走到了大廳,席諾正陪著席湛的,我沒有進去打擾他們兩位!

不過席諾不經意間轉身看見了我。

她對我頷首,隨即離開了大廳!

席諾現在倒挺知進退的。

其實她一向知進退。

從不越矩。

待席諾離開之後我走到了席湛的身邊,我猶豫了許久還是跪在了他的身側,「抱歉。」

我跪甘霜,僅僅是為了席湛。

但並不代表我原諒了她。

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她的。

席湛薄涼的嗓音回我,「你無錯。」

席湛說我無錯。

無論何時何地他都未曾怪過我。

哪怕我直接導致了他母親的死亡!

我低聲說:「席湛,你可以怪我。」

席湛凝音,「為何不喊我二哥?」

我一怔,「嗯?」

「你喊我席湛時,會令我覺得疏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