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她終於想通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3:16
A+ A- 關燈 聽書

風絕舞送走了幽王妃,拖著沉重的步子回到寢宮時,見到蘇雲沁正坐在桌案邊研究著醫書。

她看向四周的宮人們。

「行了,其他人都退下。」蘇雲沁頭也沒有抬一下,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手中的書籍。

宮人們朝著蘇雲沁行了一禮,便退了出去。

風絕舞才猶豫了一下,走上前。

「皇嫂……」

「行了,沒人了,你把帷帽取下吧,我給你看看你的蠱毒。」

「你……你怎麼知道是蠱毒?」風絕舞訝然不已,透過白紗,她見蘇雲沁依舊低著頭,沒有要抬頭的意思,她雙拳攥緊。

李施君的話還猶在耳邊,讓她如何能解蠱。

蘇雲沁見她不動,乾脆闔上了手中的書,走向她。

「絕舞,你相信我。既然你是千墨的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你若是有難,也等於是我有難。我幫你也是幫我自己。」

「不是……我的蠱毒不能解,皇嫂還是不要再執著我的……」

「怎麼不能解?」她說話間動作迅速地抓過了風絕舞的手腕。

風絕舞大驚失色,猛地往後退,可還是晚了,已經被蘇雲沁牢牢握住了手腕。

蘇雲沁捏著她手腕,眉目皆染上了沉冷之色。

以前初見風絕舞時,這姑娘是多靈動活潑的姑娘,從何時開始變成了這般消極模樣。

「你躲什麼躲,你若是想殺我便殺,若是你以為那李施君真的是這麼好說話的人,殺了我你就能解脫的話,你想太多了。」

她鬆開了風絕舞的手腕。

風絕舞咬下唇。

「皇嫂是……是怎麼知道的?」她有些心慌,竟然覺得有些驚恐。

她的事情,皇嫂怎麼知道的?

「我猜的。」蘇雲沁輕哼了一聲,再次把她的衣袖撈起,扯開了她的手套,一眼便瞧見了她白皙手臂上爬上的褐斑。

大塊大塊,形狀各異。

瞧著這樣的褐斑,蘇雲沁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你怎麼就這麼蠢?若是別人用你心愛的男人威脅你,你也不必把自己折磨成這樣。」

「他們……他們知道君明輝走火入魔,還拿捏著他的軟處。他若是再繼續練那魔功,日後恐怕會傷及心脈,到時候就是死路一條。我不能……」

「哦?所以呢?」

「他們說了,只要我答應他們,他們就會替君明輝調氣調息,讓他不再受魔功的困擾。」

「傻姑娘,你信嗎?」蘇雲沁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結果。

原來保君明輝竟是這樣的。

她很無奈,甚至有些不知是該笑還是該怒。

這真是個傻姑娘。

風絕舞咬唇,「我不信也得信,因為我身上有蠱毒,每每發作都需要那李施君的葯才得以安穩過日子。剩下的日子我已不多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絕舞!」蘇雲沁嚴厲地喚了她一聲,真有些恨鐵不成鋼。

少女的臉盡數掩在帷帽下,蘇雲沁也看不清楚她的情緒,可從少女身上散發出來的絕望之氣卻能夠讓蘇雲沁清晰感覺到。

蘇雲沁上前把她的帷帽給扯走。

「皇嫂!」她驚呼了一聲,連忙伸手捂住了額頭。

「得了,還遮什麼遮,你的手我都看見了,還會在乎你臉上的?」

風絕舞神色尷尬了一陣,猶豫了好一會兒才把手慢慢放下。

皇嫂果然適合她皇兄,這麼霸氣。

「我自從嫁給你皇兄后便一直研究這蠱毒,我有辦法幫你除蠱,我只要你一句話,你答應不答應?如果答應了,我便幫你解蠱。」

風絕舞咬著下唇。

可惜面紗遮著臉,蘇雲沁不知道她的情緒。

「跟何況你想想,你即便是幫君明輝將魔功去除了,你命不久矣,之後終究還是讓別的女人撿了這個大便宜。你喜歡他對吧?他也喜歡你,你還未得到他就放棄了,是不是很快?」

風絕舞聽著這番話,不是震動,而是嘴角抽搐。

皇嫂教訓人的方式也真是別具一格。

「練魔功只要好好調息調氣,總有解決法子。想想大魔頭慕容無心,他如今武功如此厲害,還不是練魔功而來。魔功這事情,回頭可以寫個信問問大魔頭。」

「慕容哥哥?」聽見蘇雲沁這麼一提,風絕舞才想起這個人。

慕容無心可是風千墨的好友,他們感情甚好。

確實啊,她怎麼沒有想到應該問問慕容無心。

「怎麼,想通了嗎?」蘇雲沁抱著手臂。

她等待著這姑娘回應一句。

要將這小姑娘從火海中拉出來,也不是難事。她不希望這姑娘最後竟是為了一個男人而犧牲了這般大好年華。

風絕舞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而沉地點頭。

她似乎想通了。

其實若是她這般付出,不讓君明輝知道也無妨,因為她本就不是貪圖他的皇后之位。

若是日後他知道這些,指不定又要說她是死纏爛打。

想到這裡,她就有些不悅地咬了咬唇。

「你們的事情,我暫時就不問了,你這蠱毒好解。」說這話時,蘇雲沁拉過風絕舞的小手,用銀針在她的褐斑上扎了扎。

這麼一針紮下去,針頭上全泛起了黑色。

風絕舞目光停留在針頭上,目光也泛起憂愁的漣漪。

「皇嫂,我告訴你吧,其實我是喜歡他,可他……討厭我。」

「你怎麼知道?」蘇雲沁將銀針放置在火苗上來回灼燒了一番。

風絕舞輕嘆一聲:「是真的,當初我對他死纏爛打,他親口說的,他說:風絕舞,朕厭惡你。」

蘇雲沁捏著銀針的手頓了頓。

「真是君大哥說的?」

少女很是篤定地點頭,彷彿這件事情是昨天發生的。自那之後,便有消息傳出他要選妃立后,她便走了,誰知道他又追上來。

「後來他追著我到天玄,罵我蠢笨,說我任性刁蠻,永遠是個自私鬼。」

蘇雲沁驚呆了。

這真的是她認識的君明輝罵出的話?那如謫仙般的男人竟也有對女人如此惡劣的時候。

「絕舞……你你你確定是君大哥?」蘇雲沁再三確定,甚至懷疑絕舞是不是記錯了人,萬一是有人假冒君明輝也說不定……

她認識君明輝五年,還從未見過這樣的一面,還是從他人的口中知道,這可最是匪夷所思。

風絕舞狠狠點頭,「確實如此,他只是表面看起來清冷高貴,實則就是個惡劣至極的人。」

蘇雲沁聽她如此罵,特別看了她一眼,她的面紗外的雙眸里倒映著惱怒的同時還泛著一分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甜蜜。

人家都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可到了她風絕舞這兒就是情人眼裡出惡棍。

君明輝竟然對一個姑娘如此惡劣,匪夷所思。

「既然他對你如此惡劣,你還要為他這麼付出,你是不是傻?」

「我……」風絕舞張唇,可是又無從解釋。

她確實是有些傻氣,傻到即便是被人厭棄還想為人家付出。

「罷了,先把毒給解了再說。」

風絕舞輕輕頷首,暗暗慶幸皇嫂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那……皇兄呢?」

「去找叛軍。」蘇雲沁說了四個字,眼底也閃過了一抹憂愁,「不知如何了。」

聽見她最後幾個字的輕聲喃喃,風絕舞的雙眸也閃爍了一下,伸手輕輕握住了她的手,「皇嫂,皇兄這麼厲害,不會有事。」

蘇雲沁沒吭聲。

若只是厲害就能解決問題,那她也不用擔心了。

……

入夜後,蘇小陌和蘇小野照例來尋蘇雲沁。

他們會把每日練習的遞給蘇雲沁看,讓蘇雲沁檢查他們的學習成果。

這會兒,蘇小陌湊過來神秘兮兮地問道:「娘親,今日那幽王妃有沒有怎麼樣?」

「沒有。」蘇雲沁頭都不抬一下。

「為什麼哇?」蘇小陌驚呆了,「你怎麼不把她給解決了!」

看著孩子那激動的小臉,蘇雲沁蹙了蹙眉。

「誰教你什麼事情都是殺殺殺的?若是有些人還有用,你殺了豈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蘇小陌鼓起腮幫子,低下頭去。

「她還有用,不急。」

蘇小野眨了眨雙眸,等待著蘇雲沁檢查他們的學習成果,可她發現娘親看得分明有些心不在焉。

這樣看下去,不知道何時能讓娘親檢查完畢。

許久之後,她忽然將字帖還給了兩個孩子。說道:「時辰不早了,早些休息。」

兩個孩子相視一眼。

「娘親……」

「跟娘親睡嗎?」蘇雲沁見蘇小陌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立即問道。

蘇小陌抿唇,才小心翼翼地點點頭。

若是跟娘親睡能夠打探點事情,這再好不過了。

聽說風絕舞姑姑回來了,可是入屋這麼久都不知蹤影,不知去了何處。

蘇雲沁讓兩個孩子洗漱好後上榻睡覺,她才躺下。靜容替他們將燈盞吹滅了。

這個夜晚極其安靜。

蘇雲沁卻了無睡意,又擔心輾轉反側吵醒孩子,便率先起身出了宮門。

宮外的冷風刮在她的臉頰,也越發冷。

她在想風絕舞的蠱毒,那是琵琶蠱,現在只是形成初期,褐斑便呈現大小不均的形狀。若是到了中後期之時,褐斑會變成琵琶形狀,名字才是由此而來。

她安慰風絕舞說蠱毒很好解,其實她還差些藥材。

看來去醫藥空間里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