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你是個可憐人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7:20
A+ A- 關燈 聽書

「你喊我席湛時,會令我感到疏遠。」

當我聽見這句話時心裡酸的發痛。

席湛何時這般脆弱過?!

脆弱到明確表露出自己的哀傷。

瞬間我心裡的愧疚越發的深沉!

我伸手悄悄地握住他的掌心,泛紅著眼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暖兒都是為了我……」

她是聽了我的話才去做這事的!

人雖然是她殺的,但跟我親自動手沒有差別,只是在席湛這兒少一丁點兒愧疚而已!

他再次道:「你無錯。」

席湛始終說我無錯。

可這件事我始終有愧於他!

我真的希望他能怪我。

起碼發泄一下情緒。

可是他沒有!

我無措道:「二哥,我陪你。」

今夜守夜,我陪他。

我的身體狀況不太好,到後半夜便有些體力不支,最後依靠著席湛的肩膀迷糊的睡著。

我又做了個夢。

夢裡只有我的母親。

她憐憫的目光望著我沉默不語。

我輕聲喊著,「母親。」

「笙兒,你是個可憐人。」

我詫異問:「母親為何如此說?」

我有愛的男人,有一雙兒女,有爸媽,有閨蜜朋友,有權有錢,我為何是個可憐人呢?

「笙兒,母親也是個可憐人。」

母親為什麼要說我是可憐人?!

我語氣著急的追問她,「母親什麼意思?」

母親沒有回答我,她的身影漸漸的消散在我的夢裡,我猛的睜開眼趴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見我這樣席湛將我摟進了懷裡,「怎麼?」

「二哥,我做了噩夢。」

我喊了他二哥!

我將母親的這個夢稱為噩夢!

我最近總是夢見母親!

上次她說她要告訴我一個秘密。

這次她說我是個可憐人!

我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呢?

是不是預示著什麼?

想到這我不由得覺得好笑!

只是夢罷了!

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男人溫潤的問:「夢見了什麼?」

我如實答道:「我的母親。」

男人音色一低,「怎麼會夢見這個?」

我不清楚,或許日有所思。

更或許是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

我的人生從未真正的平靜過!

我搖搖腦袋道:「不太清楚。」

席湛喊了門口的尹助理,後者趕緊進來喊著席先生,席湛吩咐他道:「替我守著這裡。」

「是,席先生。」

或許是跪的太久,雙腿麻痹,席湛站起身晃了晃,隨即彎腰將我摟進懷裡回到庭院。

席湛將我放在了床上問:「餓嗎?」

我突然才驚醒還沒有吃晚飯。

中午茶喝多了也沒有吃!

我點點頭道:「餓了。」

席湛嗯了一聲打了個電話,隨即站在門口目光淡漠的望著頭頂的白燈籠,我清楚他心裡是極其不好受的,但這樣的男人即使難受也是將所有的苦楚藏在心裡,從不與誰傾訴什麼。

哪怕是我,我都無法令他打開心扉。

特別是他的母親還是因為我……

我心裡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

是荊曳端的飯過來,席湛沒吃到多少,我胃口小也沒吃到多少飯,吃完飯之後席湛又回到了大廳,期間他沒有同我說過隻字片語。

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著,快清晨的時候去找了席湛,他那個時候已經滿眼血紅,我勸他去休息,他搖搖腦袋對我道:「待會再說吧。」

早上一天的時間席湛一直都在忙碌,隨之跟著忙碌的還有席諾,我卻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在席諾的對比之下我顯得過於無所事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黯然失色的回到庭院坐在門檻上,荊曳也陪我坐在門檻上,兩人顯得很是無所事事。

我惆悵的問他,「我是不是很沒用。」

這個時候都幫不到席湛什麼。

更無法安慰他。

荊曳回答:「這個時候家主最好什麼都不要做,畢竟躺在棺材里的那位是因為……家主就在這兒等著席先生,等他疲倦了回房間有人侯著他就行了!家主,男人想要的其實不多,就是那一點點的溫暖而已,家主無需太過憂心。」

他口中的最後這一句話透著些許惆悵。

我詫異問:「你現在怎麼這麼多愁善感?」

荊曳:「……」

我這話惹的荊曳不愛搭理我了,起身到了走廊的另一端抽煙,索性我抱著手機刷微博。

名為元大人的ID給我發了消息。

他說:「我發現個很有趣的作者。」

我疑惑的回復他問:「誰啊?」

「桐哥」

我特詫異問:「寫什麼的?」

「網路愛情小說的,專寫你和二哥的事,天呢!寫的頭頭是道,我都懷疑他是你們的身邊人,而且他還寫你和二哥的番外呢!」

我:「……」

雖然我知道我不該搭理元宥的,但的確是一個蠻有意思的作者。

有機會加一下他的微信。

我給元宥發消息,「他微信多少?」

元宥回我,「等我調查幾天。」

元宥沒有再回我,我點進他微博發現他最近也沒有更新,索性退出微博放下了手機。

我沉默了一會兒喊著,「荊曳。」

荊曳掐滅煙頭回來,「家主有事?」

「我思來想去還是對不起席湛。」

「家主,這事是席先生默許了的。」

的確,是席湛默許了的。

晚上席湛回了房間,我主動的替他脫下外面的西裝,他忽而摟過我將我壓在了懷裡。

席湛的情緒略微起伏道:「我沒了母親,無妨,我找不到父親亦無妨,可是允兒,我不想要你如此冷漠待我!今天我真的很是想你呢。」

今天我真的很是想你呢……

最後這句話要多纏綿有多纏綿。

當然要多傷感有多傷感。

可是我沒有冷漠待他!

我今天的無所事事加上無措讓他誤會了,以為我因為我母親的事心裡仍舊……

我又想起他昨晚那句,「你喊我席湛時,會令我感到疏遠。」

其實席湛的心裡很怕吧。

很怕再失去什麼。

比如我。

不知怎麼的……

我突然又想起了母親的那個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