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君蜀黍要大婚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3:32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手腕一轉,長鞭將李施君徹底困縛住,她將女人永磊扯至面前。

李施君最是怕痛,也沒有來得及反抗就直接被拉扯了過去。

「本宮最後再問一次,你對你的罪行承不承認?」

蘇雲沁一字一頓地問道,語氣越來越沉。

這個女人恐怕不知道她是什麼性子。

他們都以為風千墨如今生病在床榻上,不知道他是出發去剿滅叛軍,留著她這麼一個弱女子在宮中,能夠任由人欺負?

「我……」李施君張唇,一個猶豫,纏繞在身上的長鞭更緊了些,讓她渾身泛疼。

「啊!我承認!我都承認!都是因為我家王爺想奪位,所以才……」

蘇雲沁輕哼了一聲,長鞭裹著李施君的身體猛地一甩,冷冷地說道:「你早些承認就不必受這些苦了。」

說罷,收回長鞭。

李施君摔在地上,衣裳因為長鞭的緣故全部破碎不堪,甚至皮膚上也都是血痕。

「帶走。」蘇雲沁冷冷吩咐。

眾侍衛上前把人抓走。

風絕舞爬了起來,對蘇雲沁顯露出了一分崇拜之色,「皇嫂,你真的很厲害。」

今日之事,讓風絕舞越發崇拜蘇雲沁,日後若想做皇后就要跟皇嫂多學著點。

蘇雲沁上前扶起她,輕嘆了一聲說道:「瞧瞧你這樣,日後可不能再犯這樣的糊塗事。你知道你皇兄若是知道,必然會生氣。」

風絕舞低下頭。

「我……我知錯了。」

「行了,這事情就不必再提,回去休息吧。」蘇雲沁看了一眼風絕舞半邊被打腫的臉,幽幽一嘆。

這傻姑娘,平日里看著挺囂張,竟被人給打腫了臉。

風絕舞跟隨著她往前走,小聲道:「皇嫂,那幽王妃的師父其實是以前蠱族人。後來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決裂了,如今蠱族也被滅了,她還尚且留著蠱毒的製作法子,好像是打算教導自己的兒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呵呵。」蘇雲沁低冷一笑,轉頭對跟隨在後的人吩咐,「派人一把火把幽王燒了,不許留任何的餘地。」

侍衛一怔,忙點頭應了一聲。

一把火燒了幽王府,真夠狠的。

剛剛皇後娘娘威脅幽王妃時的手段其實並不厲害,甚至還沒有用很厲害的酷刑,那幽王妃就已經受不住了,可見從小就是個養尊處優的小姐。

回了宮中后,蘇雲沁便給了一瓶葯給風絕舞。

「這是消腫祛瘀的,你這臉,畢竟是個如花似玉的姑娘,該好好護著自己的臉。」

風絕舞輕輕點點頭,拿著葯朝著蘇雲沁微微一笑,轉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蘇雲沁這才入了自己的寢宮。

「娘親!」蘇小陌奔了出來,「娘親,剛剛君蜀黍來信了呢!」

蘇雲沁不太熱絡地應了一聲。

若是蘇小陌說是風千墨來信,她必然立刻就來勁了。

她每日都會送信,可是七天過去了,風千墨卻依舊沒有送信回來,時間越長,她心底就越發沒底。

若是這麼下去,她可能會直接衝到叛軍領地去見他。

「喏,這是君蜀黍的信。」兒子已經把信遞給了蘇雲沁。

皇宮中都有專門養信鴿的地方,為的就是能夠方便傳信,若是用人快馬加鞭送信只會拖延時長,浪費時間。

蘇雲沁接過信,拆開來看。

突然,她瞳孔驟然收縮。

「什麼?」她低低地說了兩個字。

蘇小陌攤了攤手,脆生生地解釋著:「君蜀黍說他要娶媳婦,讓我們去參加大婚封后儀式耶!」

蘇雲沁沒有回應兒子,只是雙眉緊蹙著盯著這手中的信紙,久久沒有回神。

若是君明輝成親了,那風絕舞怎麼辦?

她捏碎了手中的信紙。

蘇小陌看著她逐漸沉下去的臉色,咽了咽口水,小心問道:「娘親,你是不是不高興啊?」

「我不是不高興,只是擔心你姑姑不高興。」蘇雲沁輕嘆了一聲,鬆開了手中的信紙。

蘇小陌歪著頭,沒聽懂。

一直沉默的蘇小野卻聽懂了,表情變了變,露出了一分哀愁之色,「那就是說日後君蜀黍不能跟姑姑在一起了呀?」

好可惜。

那姑姑知道這事情,一定會傷心死的。

蘇雲沁走到了女兒身邊,伸手輕輕摸了摸女兒的小腦袋。

「沒事,先休息,這事情回頭我再與她說。」

……

第二日,天色還未亮,宮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道跌跌撞撞的聲音。

這跌撞的聲音把原本就淺眠的蘇雲沁給鬧醒了,她猛地坐起身來轉頭看向門口,一眼便瞧見滿臉倉皇模樣的風絕舞。

「絕舞?」她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怎麼了?」

風絕舞如今臉上的瘢痕也淡下去了許多,雖然顏色依舊還存在在臉上,可若是遠些看也淡了許多。

「皇嫂,我聽說……我聽說他要封后成親了?」

風絕舞撲到床榻邊,雙眸間湧起了一絲盈盈的水光。

蘇雲沁坐起身來,「你……」

「雖然知道這是必然之事,可怎麼沒想到……來得這麼快。」她幽幽嘆道。

「絕舞,我明日準備啟程去天焱參加婚宴,你可要一同去?」

她沒有安慰。

她知道這種時候惹你和的安慰都是虛妄的,只有讓這姑娘大哭一場才能釋放這沉重的心情。

蘇雲沁想,若是這事情落在她的頭上,她也會如此難過。

她伸手拉過風絕舞的手,伸手輕輕拍在她的手背上,安慰著:「絕舞,堅強些,天底下男人這麼多。」

她們沒必要弔死在一棵樹上。

風絕舞垂眸,眼帘落下,在眼睛下落下一層暗影。

「我去,我去。」她連說了兩個「我去」,彷彿第一個是對自己說的,第二個才是對蘇雲沁說的。

蘇小陌和蘇小野被二人的說話聲給鬧醒了。

屋中本就很靜,剛剛風絕舞衝進來時,動靜太大,兩個小傢伙雖然醒來卻還是裝睡著不敢睜眼。

這時候蘇小陌再也忍不住了,爬了起來,忙不迭地點頭:「對對對,一定要去!君蜀黍這個大壞蛋,我們幫姑姑教訓大壞蛋。」

「胡說什麼呢?」蘇雲沁白了一眼孩子。

這孩子也不看看自己在做什麼,竟然說君明輝是個大笨蛋。

蘇小陌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我只是想要安慰姑姑嘛。」

不把君蜀黍罵成大壞蛋,姑姑肯定是不滿意的。

「是啊。小陌,不能說他是大壞蛋。他是個好人。」

「哦。」蘇小陌意味深長地應了一聲,「可是君蜀黍負了你。」

「不是!」風絕舞突然站起身來,面色有些陰沉,「才不是。」

蘇雲沁拉住兒子,希望自己的兒子少說兩句。

這小皮猴,真是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都不知道嗎,越安慰越糟糕。

「絕舞,既然要跟我們一聽去,你去收拾一下東西。」蘇雲沁微笑,起身準備穿衣。

風絕舞整個人有些失魂落魄,那模樣就像是被人給掏空了似的,目光空洞了幾許。

她點點頭,連連應了好幾聲,才默默退了出去。

蘇雲沁這才嚴肅至極地看向蘇小陌,「大寶,你越來越不懂事了。」

蘇小陌瞪大眼,有些驚愕地指著自己。

他哪裡不懂事?他安慰姑姑也有錯?

「你要記住,今日上路之後不許再提及你君蜀黍的婚事。」

「娘親,就是要不斷提及,才能讓姑姑覺得不甘心,這樣姑姑才會想要去爭取哇!你看姑姑老大不小了,再這麼耽擱下去,那還真是……日後可還怎麼找人要。」

蘇雲沁直接給了這小破孩一個暴栗。

真是佩服這小娃娃,小小年紀,這麼早熟做什麼?

蘇小陌捂著腦袋,心底一陣憋屈。

「娘親,你不懂,我這招叫以退為進。激將法呀!姑姑一定會去大鬧君蜀黍的婚禮的。」

越聽越不靠譜。

蘇雲沁的嘴角抽得越來越厲害。

她扶額,頭痛。

風絕舞會去鬧事嗎?

……

因為蘇雲沁要帶兒女去參加天焱帝的封后儀式,皇家學院那邊蘇小陌也就沒有去上學。

坐上馬車后,蘇小陌和蘇小野跟隨著靜容坐一輛馬車。

蘇雲沁則是讓風絕舞與她一同。

她是故意的。

兩個孩子坐在這兒指不定又要說什麼話。

「皇嫂,你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風絕舞坐在馬車裡,發現蘇雲沁已經是第十次看她了,扯了扯唇角。

蘇雲沁訕訕地笑了笑,「我就是隨便看看。」

「皇嫂,皇兄還未給你回信嗎?」

蘇雲沁的笑容逐漸消失,輕輕點頭。

沒有消息,所以讓她一陣擔憂。

可有句話說的好,沒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

她會等待著他的回歸。

叛軍的消息也無人告知她,她問過邪風與小風子,他們皆搖頭說不知。

「皇兄武功卓絕,用兵厲害,肯定不會出事的,皇嫂你不要擔心。」

蘇雲沁扯了扯唇角,輕輕點頭,「是啊,肯定沒事。」

正想著,馬車忽然停下了。

蘇雲沁挑開了車簾往外看。

「怎麼回事?」

小風子坐在馬車外,看了前方一眼,「不知怎麼了,前面堵了兩輛馬車,擋在路中,可讓我們怎麼過呀?」

蘇雲沁看向前方,蹙了蹙眉。

那兩輛馬車,她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