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難不成你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7:53
A+ A- 關燈 聽書

笙兒,你是個可憐人。

我實在想不通,我哪裡可憐了?!

我想不通這個問題,但又要及時安撫男人的情緒便沒有深究,而是摟緊席湛的腰肢,溫言溫語的說:「二哥,我怎麼會冷漠待你呢?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怕你怪我而已。」

席湛的呼吸沉重,我從他的懷裡抬頭親了親他的下巴,給他堅定和溫暖道:「我喜歡二哥,無論這輩子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一如既往的愛著二哥,這輩子以及下輩子都不會離開!」

唇瓣被席湛猛烈的吻住,他的呼吸炙熱而猶如洪水滔滔將我覆蓋,我快喘不過氣!

我和顧霆琛在一起時很少接吻,幾乎沒有過,同席湛在一起又很克制,所以吻技也就一般般,但比起從未經歷過的席湛來講應該好的太多,可每次把持不住甚至失守的都只是我!

或許念著是喪禮,席湛鬆開我后沒有再更進一步,只是將我摟在懷裡半晌都未曾言語!

荊曳說的沒錯,男人想要的僅僅是一份溫暖,當我將這份溫暖給足他之後他就很滿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猶如現在的席湛。

他一直用臉頰蹭著我的臉頰。

像個小孩子似的。

這是他曾經從未有過的行為!

席湛很疲倦,抱著我沒幾分鐘便睡著了,我怕吵醒他就一直這個姿勢,沒到半個小時身體麻痹,特別是雙腿麻的讓我有點緩不過勁!

我強撐著自己又堅持了十分鐘,後面雙腿就沒感覺了,席湛清醒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

他見我仍舊剛剛那個姿勢忙起身扶著我躺下,嗓音低沉的問我,「允兒你怎麼不喊我?」

我委屈巴巴的道:「怕吵醒你。」

聞言席湛臉色緩和,「下次別這麼傻。」

他抬手揉了揉我的臉頰道:「明天早上母親下葬,待她下葬之後我陪你回梧城,等在梧城待一段時間你隨我一起到芬蘭,包括孩子。」

我驚訝的問:「你要帶我和孩子到芬蘭?」

席湛身上就一件黑色的襯衣,他偏眼望著外面的月色,音色低柔的解釋道:「我說過,以後帶你走進我的世界。允兒,我不願再和你分離,我要將你放在我身邊守著,我們在芬蘭和梧城之間定居,一段時間待梧城,一段時間住芬蘭,席家那邊的事讓談溫先替你處理,處理不了的等你再回梧城處理,沒什麼著急的。」

「嗯,都聽二哥的。」

我沒有意見,我就怕他不帶我。

「到時候我們去商場給孩子買點玩具,還要再請幾個保姆,保姆太多似乎影響清凈……」

他指的是芬蘭那邊!

我發現曾經高冷的席湛開始像個正常男人,像個普通未婚夫,開始與我喋喋不休!

我很高興見到他這樣的變化!

「嗯,我都聽你的!」

聞言席湛笑開,「真好。」

我接問:「怎麼?」

「我有一個家庭。」

席湛失去了母親。

但他還有我。

還有一對兒女。

他猛的清醒過來他是有家庭的!

「二哥,你一直都有我和孩子的。」

「是的,我一直都有寶寶。」

……

席湛又去守夜了,我想了想拿起手機給助理髮了消息,「姜忱,你帶兩個孩子到老宅。」

發完后我在微信上給他發了定位!

雖然心裡仍舊怪甘霜,但她人已經逝去,我帶兩個孩子過來參加她的葬禮是為了席湛。

我想讓席湛心裡好受一點。

姜忱帶著兩個孩子到席家老宅已是半夜,隨他一起的還有譚央,我驚訝的望著她問:「你怎麼會來這兒?不對,你怎麼和我助理認識?」

「席湛讓我過來陪你的。」

席湛這個時候讓譚央過來陪我……

我好奇的問譚央,「我想不通,畢竟明天早上我們就要離開了,這不是讓你白跑一趟嗎?」

譚央擰眉道:「我也想不通,但他是早上給我發的消息,我因為有一些事給耽擱了,晚上正要趕過來的時候在高速路上遇見了姜助理。原本只是打個招呼,但沒想到我們是一個目的地,不說這事了,剛潤兒竟然喊了我小嬸嬸!」

我從她懷裡抱過潤兒問:「你教的?」

「姜助理教的,小傢伙可聰明了!我越看越歡喜,時笙,你要不讓我做他們的乾媽吧!」

我白她一眼,「你才多大啊?」

我拒絕了譚央,後者苦兮兮的說道:「別瞧不起人,我都結婚了,是正兒八經的成年人。」

「得,我承認你是成年人好吧。」

見我沒有鬆口,譚央沒有再勉強道:「行吧,那我不做他們的乾媽,就做小嬸嬸吧!」

譚央小,哪兒適合做孩子乾媽呢。

譚央隨我回了庭院,沒一會兒席湛回了房間,他看見兩個孩子怔住問:「誰送過來的?」

我解釋說:「我讓姜助理送過來的。」

席湛從譚央的懷裡抱過允兒,小傢伙在男人的懷裡很聽話,看起來更是小小的一團!

我嗓音溫柔的繼續道:「我想讓他們參加奶奶的葬禮,二哥,我這樣會不會太唐突了?」

席湛怔問:「你想讓他們參加葬禮?」

「嗯,他們是長孫。」我道。

似乎明白我的意圖席湛低低的說了句謝謝,隨後他抱著允兒離開了房間,我抱著潤兒出去看見他正在楓樹下讓允兒伸手勾著楓葉!

允兒被爸爸抱在懷裡,小手緊緊的抓住葉子,一直咯咯的笑著,嘴裡還奶聲奶氣的喊著爸爸,席湛眉頭舒展道:「小獅子,好玩嗎?」

小獅子一直咯咯的笑著。

她比起沉默的潤兒更討父親的歡心。

我猶豫了一會兒將懷裡的潤兒遞給了席湛,男人接過將允兒放到我懷裡,他用同樣的行為去逗弄潤兒,但潤兒對楓葉沒什麼興趣。

席湛皺眉,「真是安靜。」

安靜代表無趣。

我忙解釋道:「潤兒只是沉穩點。」

席湛聲線淡淡的嗯了一聲,然後將抱了沒有半分鐘的潤兒給了譚央,隨即離開了庭院。

我嘆息問譚央,「潤兒是不是很無趣?」

譚央倒不覺得,「我就喜歡潤兒,安靜的小男孩,又會哄人開心,哪像允兒那般鬧騰?」

就喊她一聲小嬸嬸她就如此偏心!

我笑著提醒說:「允兒會聽見你說她壞話的,等她以後長大了跟你不親近你可怎麼辦?」

譚央語出驚人,「那我自己養個女兒。」

我震驚問:「難不成你懷孕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