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父親的秘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8:36
A+ A- 關燈 聽書

譚央趕緊否認,「怎麼會?我年齡這麼小,而且還沒有帶顧瀾之回過家,等年底再說。」

我回應她道:「我以為你懷孕了呢。」

譚央趕緊說八竿子打不著。

她抱著潤兒要離開庭院,我叮囑她小心點,她笑道:「席家都是你的,不會有危險的,況且席湛還在這兒,沒人敢打我們的壞主意!」

我叮囑她只不過是謹慎行事,畢竟經歷過太多的風風雨雨,特別是在孩子這裡,我壓根就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譚央抱著潤兒離開了庭院。

我將手中的允兒給了助理,他接過去跟上了譚央的步伐。

兩個孩子離開了視線,庭院又只剩下我和荊曳。

我讓他陪我到父親生前的房間走一趟。

在路上荊曳拿著手機看了眼天氣預報,「家主,待會估計有雨,到明天傍晚才會放晴。」

「嗯,好在春天的雨細綿。」

我推開了父親的房間門,裡面陰沉沉的。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裡,令人不寒而慄。

荊曳開了房間里的燈,不是那種明亮的燈,而是昏暗的那種,荊曳一直都是席家的人,對我那位父親有一定的了解,他介紹說道:「我經過訓練以及層層選拔之後一開始就是守著這方院落的,沒有外出的機會,因為老家主一年四季、日日月月都待在自己房間里的,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在新年時同席家人在大廳聚餐!席家的人私下都偷偷笑話老家主,說房間里有秘密所以老家主不捨得離開,不過等老家主去世之後主母整理過這裡,席先生當時也在,這裡面的確沒有什麼秘密,不過有一個暗室,沒有人能夠打開,除非將這裡敲了!主母是打算敲了的,但是席先生攔下了她,說這是唯一能緬懷老家主的地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房間里沒有塵埃,應該是席魏吩咐人一直在打掃這裡。

畢竟席家老宅的人是他遣散了的。

這裡的一切都經過他的安排。

我好奇的問:「密室在哪兒?」

荊曳帶著我去了裡屋,屏風後面有一堵現代化的牆。

牆的中間有一個密碼鎖,是現代化高科技的,像是要驗證什麼。

我問荊曳,「是指紋嗎?」

荊曳搖搖腦袋道:「我不太清楚,但有輸入密碼的鍵盤。」

我的親生父親留了一堵打不開的牆!

我下意識的用手指轉了轉手指上的兩枚戒指,突然靈光一閃道:「他去世的那天晚上交給我一枚戒指,會不會是打開這堵牆的鑰匙?!」

我取下手指上被我縮小尺寸的戒指遞給荊曳。

他恭敬的接過道:「家主,我試試。」

荊曳研究了半天都沒有打開這堵牆,而且戒指上也沒有什麼密碼,我取下我手指上的另一枚戒指遞給他道:「這兩個你一起試試。」

這兩枚戒指一枚是席湛給的,一枚是我親生父親給的!

他們兩個男人把他們最重要的東西一起給了我!

荊曳試了半天道:「家主,還是無法打開!」

突然之間陷入了困境,我心底的好奇心格外重!

這時候我想起了我的母親。

我帶著試一試的心態輸入了母親的出生月份。

不過仍舊沒有用。

我破罐子破摔的問:「你們主母的生日是多少你知道嗎?」

荊曳瞭然道:「嗯,每年主母生日的時候席先生都會回席家。」

我聽席湛說過,他母親曾經只在他生日那天會憐憫的見他。

荊曳未答,跟我一樣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輸入了甘霜的生日。

「叮~」

奇迹發生了,這堵牆竟然打開了!

我父親口口聲聲的說愛我的母親!

可現在這個密室竟然用的甘霜生日做的密碼!

荊曳詫異道:「老家主去世的那天晚上主母試了很多密碼。」

我接過他的話問:「她唯獨沒有試過自己的生日對嗎?」

「是的,主母到死都不會知道。」

是的,她已經死了!!

我心底突然起了很多疑惑!

我趕緊取出手機給席魏……

我好像刪除了他的電話號碼。

我用荊曳的手機給席魏打了電話。

待他接通我便問他,「這堵牆的密碼為什麼用的是甘霜的生日?」

席魏怔了半天問:「家主說的是老家主房間里的那個密室?」

我冷靜道:「是的,密碼是甘霜的生日。」

「我不清楚,因為老家主二十七年都沒有再打開過那個密室。」

我的親生父親二十七年都沒有打開過這個密室!

二十七年……

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出生!

那個時候的他剛認識母親!

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有什麼大秘密!

我推開門緩緩地進去,荊曳跟在我的身後,剛走進去就能看見裡面到處都是格桑花,是乾的,製作成標本的那種,在這兒放了幾十年!

而且密室里到處都擺放著照片,照片里都是同一個女人,她的臉上化著民國時期的妝容,還是黑白照片,風華正茂很有舊時代的韻味!

這個輪廓很清晰,分明就是那個甘霜!

我父親的密室里裝著的竟然都是甘霜!

這究竟說明什麼?!

我怕我母親的一生是個笑話!

我繞著密室走了一圈,裡面的玩意都是舊時代的,但都烙印著甘霜的痕迹,荊曳在一方書桌上找到了一封信,信封上面全都是落的灰塵!

他將那封信遞給我之後又打開了抽屜!

裡面還有無數封的信!

我抖掉灰塵,荊曳也發現了不對勁。

他想了想道:「或許真相更殘酷。」

殘酷的真相又是什麼呢?!

我打開信封,裡面的字體清俊有力!

荊曳確定道:「這是老家主的字跡。」

親生父親的字跡……

開頭是致自己三個字。

這是父親寫給自己的信。

不對,下面還有一句——

亦致我最愛的柔伊。

我開口問荊曳,「柔伊是?」

「這個我知道,主母的字。」

我的親生父親說——致我最愛的柔伊。

所以他愛我的母親是自欺欺人?!

而且我母親還信了一輩子!

甘霜還因此恨了他一輩子!

而且甘霜還折磨了我、殺了我母親!

現在人都死了…

我卻突然發現這個秘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