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我從不是我的父親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9:14
A+ A- 關燈 聽書

這封信極短——

「這是愛你的第十二年,亦是娶你的第三年,很幸運,你能作為我的妻子,很幸運,我能作為你的丈夫,可我終究愛不了你一輩子!

柔伊,我的記憶越來越不大好,醫生說再過不久就會忘記身邊的人,或許是今晚,或許是明天,更或許是待會我離開這個密室之後。

我真的很怕,很怕自己會忘記你。

我以為我能躲過,

可惜……

我仍舊逃不過宿命。

柔伊,忘了你之後我或許不會再想起你,甚至會忘了家族裡的所有人,但這件事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你!因為我是席家家主,我身上的使命和責任不允許我有絲毫的脆弱。

抱歉,柔伊。

我會重新再認識你。

信我,這輩子我不會辜負你的。」

我又打開了其他的信封,都是寫的甘霜,但第一封的時間是最後一封,在娶甘霜的第三年,也就是說我的父親整整三十多年都沒有進過這個密室,不止席魏口中說的那二十七年!

荊曳恍然大悟道:「難怪當初替老家主整理遺物的時候,我在他的枕邊看見了一本厚厚的日記本,上面的名字是嬈年,寫的應該是老家主和嬈年,也就是家主母親之間的點點滴滴,不過那本日記本後來被席先生帶到了芬蘭。」

這些信里他都寫著他和甘霜的過往!

事無巨細,今天做了什麼都寫的一清二楚,我花了時間在最後一封信里找到了答案。

「我患有失憶症,間斷性的失憶症,有時候記得曾經,有時候不記得,這些年我一直在做康復治療,可是醫生說我的病情越發嚴重。在未來的某一天,我或許不會再記得柔伊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的父親患的有失憶症。

但這個秘密沒有任何人知道。

包括他身側的席魏。

他將這件事隱瞞了一輩子。

因為他是席家家主。

他不能顯露出任何脆弱。

所以他把曾經的事寫在了日記本上!

所以他這才記得自己愛著我母親的事!

所以他從不離開這個房間!

所以他在忘了甘霜之後娶了多位姨太太!

後來又在梧城認識了我的母親!

但我的母親比甘霜幸運。

因為我父親記著與她之間的所有事,但或許忘了密室的密碼,所以一同連她埋葬了!

而我的母親……

那本名為嬈年的書一直陪在他身邊!

其實說到底是我父親背信棄義在先!

我顫抖著聲音問:「只有那一本書?」

荊曳詫異問:「家主什麼意思?」

「他應該將所有的事都記在了日記本上,不然又怎麼會撐到現在?而且憑藉紙質上的記憶將席家撐了這麼多年,真的是實屬不易!!」

「對,還有好幾本書,都被席先生帶走了!主母想留著席先生都拒絕了,全部在芬蘭!」

荊曳突然提醒我道:「家主,有光碟!」

「可以播放嗎?」我問。

荊曳快速離開,沒一會兒抱了個能播放光碟的機器,他說看不到畫面,只有聲音!

荊曳播放,首先傳來甘霜的聲音,「沉年哥哥,我在家學了黃梅戲,我給你唱一段如何?」

這時的甘霜聲音特別年輕。

帶著一抹調皮。

一抹沉穩的男音回她,「嗯。」

甘霜咿咿呀呀的唱了起來,唱的不太好,她歡喜的問他,「沉年哥哥,我唱的好嗎?」

像是想得到什麼表揚似的。

那個男音冷漠的回她,「嗯。」

甘霜吐槽,「沉年哥哥真冷漠。」

男音寵溺的回道,「胡說,你向來清楚的,我只是不太會甜言蜜語,但從未冷漠於你。」

甘霜笑道:「那我清楚沉年哥哥會娶我。」

「嗯,你是我將來會明媒正娶的妻子。」

「那沉年哥哥會像你父親那樣娶很多的姨太太嗎?你要是娶她們我便不會嫁給你的!」

男音溫柔的笑開,「不會,我從不是我的父親,我清楚自己想要什麼,而你將是我的一生!柔伊,我們認識多年,青梅竹馬,你熱烈的追了我這麼多年,我又怎麼捨得令你難過?」

他的確令她難過了一輩子!

讓她偏執了一輩子!

冷漠待她了一輩子!

而且我的父親終究成了他的父親!

接著又響起了一陣咿咿呀呀的戲。

結尾的結尾,我聽見甘霜輕輕笑開,「我不負你,亦望你此生不會負我,不然我絕不原諒你!我不管,沉年哥哥,反正你以後給我戴多少綠帽子我都雙倍還給你,我說到做到!」

甘霜的確做到了!

跟身側的所有保鏢廝混!

還生下了席湛。

我匆匆的離開密室到了大廳,席湛見我滿臉的惶恐,他神色微凝道:「發生了什麼事?」

棺材還沒有合棺,我從上方看見她那張蒼白毫無血絲的臉,腦海里竟然浮現了她年輕的模樣,在舞台上咿咿呀呀的給心愛的男人唱著黃梅戲,那時候的她天真,心裡滿是幸福!

見我一直望著甘霜,席湛起身將我擁進了懷裡,我紅著眼眶問她,「席湛,她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

這個問題席湛回答不清。

我換個話問:「你的父親如何待她的?」

席湛想了想答:「一向冷漠相待。」

甘霜愛的那個男人啊,其實一直都愛著她的,只是記憶不太好,中途又愛上了別人!

她怨了一輩子的男人到死都沒有給他一個解釋,我忙轉身離開找到席諾要回那封信!

我仔細的閱讀著那封信的後面內容,都是甘霜和我父親曾經歲月的點點滴滴,她喊的最多的都是沉年哥哥,如兒時那般依戀著他。

甘霜恨了一輩子。

亦愛了一輩子。

但最後她都沒有想明白為何自己的丈夫、曾經那般待自己好的男人突然間說變就變了!

信的結尾她寫著——

「我的沉年哥哥,是世界上最冷酷無情但又溫柔多情的男人,他為了我可以從遙遠危險的青藏給我摘取清明綻放的格桑花,可以不顧父親的反對只娶我一人,甚至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總是第一時間將我護在懷裡,將自己柔軟的地方面向敵人,受了傷還溫柔的安慰我說沒事!

曾經的他總是那般溫柔!

曾經的他愛我勝過所有。

可究竟為什麼又突然不愛了?

我至今都想不通這個問題,甚至在他去世的那天都想問他要一個答案,可他沒有給我那個答案,只是指責我背叛了席家主母的身份!

指責我背叛了他!

他的指責深入人心!

可明明先背叛我的是他啊!

是他背叛了我們的愛情。

是他讓我此生痛不欲生!

倘若從一開始他就說這份愛是有期限的;倘若從一開始他就告訴我他未來會退出;倘若他曾經不待我那般溫柔我是絕不會嫁給他的!

是他騙了我!

是他,毀了我。

沉年哥哥,

你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壞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