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席諾帶走了孩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9:48
A+ A- 關燈 聽書

我萬萬沒想到他們上一輩的故事會這麼複雜,甘霜恨了一輩子的男人恨的理所應當!

的確是我的父親對不起她在先!

而我的母親是後來者居上!

突然之間我覺得我的母親以及甘霜都是可憐的女人,而我的那位父親更是可憐了一生!

他被病痛折磨,為了席家在這兒囚禁了自己一生,這樣堅定的意志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所以我分不清他們三個究竟誰對誰錯!

好似都有錯。

好似都無錯。

我將手中的信給了席湛,待他看完之後我又將他帶去了密室,那個沉重的秘密突然之間公佈於世,席湛的面色也有一瞬間的錯愕。

「密室的密碼是你母親的生日。」

席湛默了一會兒嗓音沉重的說道:「你的父親曾經同我說過這個密室,他說他記不住密碼了,但總覺得裡面藏著他的前半生,不過他從未想過打開這兒,因為他覺得既然忘了密碼那便是老天的意思,就讓這個密室就這樣存著!待他去世後母親試了很多密碼,甚至找了密碼專家,但都是無果而終,唯獨她沒有試她自己的生日,後來她氣急敗壞想推了這裡,但被我制止了,因為我想這是他守了一生的地方,肯定不願意這兒遭到破壞。倘若那天我沒有阻止母親推了這裡,或許事情不會到現在這步!」

倘若席湛沒有阻止他的母親,那甘霜就會發現這個秘密,很大程度上就會理解我父親!

因為我父親不是不愛她!

只是忘了她。

忘了這份愛。

父親也是迫於無奈的。

倘若甘霜知道這個秘密……

席湛的兩個母親至今都會活的好好的!

至少不會像現在這般收場!

他突然懊惱道:「抱歉,母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席湛的心中煩悶,他深深地吐了口氣將我摟在懷裡,嗓音低沉道:「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我們無需再惦記。允兒,隨我去守夜。」

席湛直接將這件事輕描淡寫的揭過。

其實他的心底應該異常的沉重。

畢竟阻止甘霜發現這個秘密的是他自己。

我陪著席湛回到大廳守夜,兩個孩子一直都不見蹤影,我想應該是譚央帶他們回了房間,我讓尹助理轉話給譚央,「你讓他們早點休息,孩子晚上會餓,你讓譚央晚上顧著點。」

尹助理離開去找了譚央。

二十分鐘后尹助理回來道:「沒見著譚小姐,而且也沒見著姜助理,打電話聯繫不上。」

聞言我心裡一咯噔。

忙取出手機給譚央打電話!

電話那端一直顯示通話中!

我身體不由得晃了晃,想起方才叮囑譚央的話,心裡的恐懼越發的沉重,我忙讓荊曳去查這事,席湛聽聞后也讓尹助理派人尋找。

尹助理離開以後席湛也隨之要離開,我忙拉著他的手掌,無措的問他,「二哥去哪兒?」

他清楚我心底的擔憂,伸手揉了揉我的臉頰,嗓音低沉的安撫我道:「你在這兒等著,我去找潤兒他們,允兒你別擔憂,兩個孩子即使真的被誰帶走他們也不會對他們怎麼樣的。」

我點了點頭,聽話道:「那我在這裡替你守夜,你去找孩子們!二哥,我在這兒等你們!」

席湛頷首離開了大廳。

我轉身跪在甘霜的面前心底一直擔憂著,腦海里又想起她和我父親寫的那些書信。

我猶豫著起身從上方看了眼棺材里臉色蒼白的甘霜,沒想到她竟然是睜著雙眼的!

她的眼睛特別大,像銅鈴一樣瞪著我!

我恐懼的摔倒在地,顫抖著向門口爬去,大廳里的燈光突然熄滅,我趕緊喊著荊曳!

荊曳忙進大廳扶起我,「家主怎麼了?」

我藏在荊曳的懷裡道:「她睜著眼睛的!」

我心裡怕的要命,荊曳起身看了眼棺材,隨後回來帶著我離開大廳裡面解釋道:「的確是睜著眼睛的,應該是老宅里的人別有用心!」

老宅里的人……

這次甘霜的葬禮並未邀請其他人!

除了席諾。

老宅里就席諾是外人。

我忙問荊曳,「席諾呢?」

荊曳道:「她剛剛隨著席先生一起離開去找孩子了,我現在就給席先生打電話聯繫一下。」

荊曳撥通了電話。

不過那邊的席湛說席諾未在他身邊。

荊曳掛斷電話派人去尋找席諾。

但在偌大的老宅里找不到席諾。

她隨著譚央以及孩子們都消失了!

席湛回來時我沒在他的懷裡見著兩個孩子,我的眼淚在那一瞬間就想掉落,但我強撐著自己忍住問,「二哥,還是沒找到他們嗎?」

席湛低聲回我,「尹助理正在調查。」

我嗯了一聲安慰自己道:「嗯,沒事的。」

席湛過來抱了抱我以示安慰,隨即到棺材口看了眼自己的母親,他猛的閉了閉眼,臉上皆是陰沉,「竟然有人敢在我的面前動手腳!」

席湛的眉骨間皆是冰冷,他將手伸進棺材里替自己的母親閉上了雙眼,隨即帶著我回了庭院,我坐在床上一直強迫自己鎮定自若。

沒幾分鐘尹助理回來了。

他站在門口彙報道:「席先生,的確是席諾小姐的人派人綁架了譚央以及姜助理他們。」

我臉色煞白問:「席家的安保呢?」

怎麼隨隨便便就讓席諾綁走了他們!

「時小姐,因為席諾小姐是老宅的熟人,畢竟她打小住在這兒,對老宅的每一處都很熟悉,所以躲過了安保實屬正常,再加上席家安保的很多人都是席家之前的工作人員,他們對席諾小姐熟悉,所以對她放鬆了一定的警惕!」

現在並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

我問尹助理,「她帶著他們去了哪兒?」

「席諾小姐一直是有私人飛機的,兩個小時前她已經搭乘飛機離開,具體不知道飛往了哪兒,我們正在調查行蹤,很快便能查到的!」

我煩躁道:「別再喊她小姐。」

尹助理怔了怔道:「是。」

席湛起身吩咐他道:「我知道她去了哪兒,準備私人飛機,順便解決到泰國的入境證。」

席湛竟然知道席諾去了泰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