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到愛爾蘭前夕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0:55
A+ A- 關燈 聽書

荊曳的神情…

怎麼說呢?

有點惆悵若失!

荊曳曾經說過,他只是一個保鏢,喜歡的女人應該是席湛那樣身份的男人才配得上的。

直到這時我才知道他喜歡的是赫爾。

只是赫爾的確…

這又該怎麼說呢?

先不說赫爾眼高於頂,僅僅是赫老就不會同意他成為赫家的女婿,荊曳心底的這份愛從一開始就註定無疾而終,他自己深刻的明白這個道理,不然之前也不會說出那般惆悵的話!

而且赫老……

我曾經吩咐過談溫,他要是敢離開梧城就綁架他,後面我都忘了這事,談溫都沒有給我稟報過這事,看樣子赫老現在還待在梧城的!

我勸慰他說:「你要是想去便去吧,不給自己留一個遺憾,再說我身邊還有席湛守著的。」

此刻席湛在城堡下面部署著戰略。

房間里的燈光略暗,我走過去打開其餘的燈,房間一下敞亮,我瞧見荊曳的神色猶豫。

他心底是想離開這兒去找赫爾的。

只是沒有那個義無反顧的決心。

我是他的領導……

我想了想說:「這是我給你的命令。」

荊曳神色一震,「家主。」

我笑道:「我又不是沒經歷過愛情。」

荊曳在我的催促下離開了房間,我尾隨出去站在陽台上,遠遠的看見席湛孤傲挺拔的背影。

他正在和尹助理溝通著什麼,似乎察覺到有人在偷窺他,他緩緩的轉過身子自下而上的望著我,目光深邃柔和,令我浮躁的心瞬間安穩。

有他在,兩個孩子不會有什麼事的!

而且商微是不會傷害孩子們的!

畢竟商微心底最注重親情!

那兩個孩子都是我母親的後輩。

他再怎麼樣都不會對孩子下手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帶走孩子估計是心裡氣憤吧!

一時之間想不通母親的去世是因為席湛的母親,所以心裡起了報復之心帶走了兩個孩子!

他的確在報復席湛,可是也在報復我!

我對席湛勾唇笑了笑唇語道:「勿慌。」

現在的自己遇到事比以前淡定自若。

我從陽台上回到房間站在後面的窗戶前,沒一會兒看見一個小男孩從另一個房間跑出來,他的懷裡抱著麵包,還有一瓶牛奶,後面有女傭追著他,他身子靈活,很快消失在後花園裡!

他不願被我憐憫,卻一直偷食渡日!

這樣下去不利於他的成長!

希望他能早點想通來找我。

其實我自己心裡覺得蠻奇怪的,我並不是一個多麼純善的人,偏偏對這個小男孩太過在意。

甚至想要將他養在席家。

我吐口氣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睡下沒一個小時席湛就回了房間,我察覺到他脫衣服的動靜。

我睜開眼問他,「都準備妥當了嗎?」

「嗯,等商微到愛爾蘭就會被困住。」

「明天我們趕過去不算太晚。」我說。

「你瞧著睏倦,再睡一會兒。」

席湛的聲音溫柔帶著哄騙,我聽話的閉上眼睛,似乎又做了個夢,但夢裡白茫茫的一片。

在白茫茫中偶爾聽見一抹冰冷的聲音低低的提醒道:「允兒的身體不能太疲倦,這樣不利於她恢復,你去轉告談溫,以後席家有什麼麻煩的事讓他都轉交給我,我替她解決,勿勞煩她。」

還有個聲音疑惑問:「席先生為何不接手席家?你接過席家后時小姐就不用再為席家操勞,她和兩個孩子就能日日夜夜的守在你的身側。」

「尹若,她心底沒有安全感。」那個聲音頓了頓為另一個聲音解釋道:「曾經的她因為愛情將時家給了別人,後來那人奪走了她的時家,從那以後她便明白,愛情可貴,但撐著她的權勢也可貴!她不會再像曾經那般傻的,毫無保留的交出自己的權勢。她啊,如今的她學會了保護自己,知道為自己考慮,這是我想見的允兒。」

「席先生,我明白了你的用意。」

接下來是無盡的沉默。

我醒來時知道自己做了個夢,但具體夢見了什麼不太清楚,索性翻過身壓在了席湛的身上。

席湛覺淺,瞬間睜開了眼睛。

我趴在他身上問:「現在去找孩子嗎?」

我微微偏著腦袋望向窗戶外,朝陽緩緩升起,斜暉落了一天空,席湛充滿笑意的嗓音問,「你似乎不怎麼擔憂孩子,還能睡的那麼沉。」

「在商微那兒,他不會傷害孩子的。」

席湛摟著我起身問:「如此信任他?」

「嗯,他最缺的便是親情。」

席湛沒有接我的這個話,而是將視線落在了我的手指上,淡淡的問道:「我送你的戒指呢?」

席湛問的是訂婚戒指!

當初被我扔給了談溫。

而且還吩咐談溫給扔了。

我抬起手道:「這不是嗎?」

席湛眯眼,「你清楚我說的什麼。」

我裝傻說:「可能掉家裡了。」

席湛細長的手指上還帶著我送他的那枚戒指,是我兩年前在他生日那天送的,那年他正被關押在監獄里,那年也是我認識他的第一年。

席湛嘆息,聰慧道:「你扔了。」

我:「……」

我自然不會承認我扔了,不過席湛沒有再追問我,他起身當著我的面換了一件白色的襯衣。

我突然想起我們離開的匆忙,席家老宅那邊的事都沒解決,甘霜到現在都沒有入土為安!

在他系領帶的時候我問他,「你母親呢?」

席湛有規劃的解釋道:「不急於一時,我命人在大廳放了冰塊,再加上最近天氣不熱,等我們兩個將孩子接回席家老宅再送母親下葬。」

見他有安排我便沒有再過多操心!

席湛沒有穿西裝外套,他換了一件黑色的商務皮夾,還特意戴了一塊水鬼綠的手錶以及卡地亞的鐲子。

我驚奇問他,「哪兒來的鐲子?」

他睥我一眼問:「喜歡嗎?」

卡地亞手鐲上面都是鑲嵌著鑽。

而且席湛戴的這款大氣,令他更為高貴。

我讚賞道:「蠻漂亮的。」

席湛笑而不語,吩咐我道:「準備一下,我們待會到愛爾蘭,我聽說譚央是在那兒結婚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