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換個身份如何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1:27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突然提起譚央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他羨慕人家結婚了?!

不過羨慕歸羨慕,畢竟現在甘霜還未入土為安,我們兩人不能談結婚的事,不然犯忌諱。

我倒不迷信,但不能在甘霜還未入土為安的時候我和席湛就急匆匆的扯證結婚。

這事雖不違法,但極為不合適。

我回道:「嗯,她動作一向挺快的。」

席湛未語,他換好衣服進了浴室。

這裡是商微給我安排的房間,裡面都準備的有我的衣物,我起身換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

我和席湛私下相處時不怎麼化妝,在他的面前我一直顯得自然,所以就塗了個淡淡的口紅。

我將快及腰的長頭扎了個馬尾辮,半散著的沒有全部扎完,配上我略顯稚嫩的臉顯得清純。

我不化妝的時候這張臉瞧著很蒼白,我化妝的時候又瞧著很妖艷,化不化妝是兩個模樣。

我笑了笑,席湛出門就看見我在傻笑。

他嗓音含笑的問:「允兒自個在開心什麼?」

我不要臉的自誇道:「我覺得自己很漂亮。」

我心裡還以為席湛會懟我一句,沒想到他非常配合的迎合道:「嗯,允兒一向很漂亮。」

「二哥的嘴真像抹了蜜一樣。」我道。

他未理我的打趣,只是吩咐我去洗漱。

我進浴室洗漱出來沒見著席湛,只有尹助理恭敬的守在門口的,我偷偷的詢問他,「席湛手腕上的那個卡地亞鐲子是你準備的嗎?」

尹助理笑著否認道:「並不是的,這鐲子說起來有些歷史了,是席先生年少時掙了錢買給自己的禮物,而且還買了一對,說是留給未來的……」

尹助理突然頓住,頓的有點令人難受。

我追問他,「留給未來的什麼?」

尹助理沒有正面回答我,「我不太清楚,但這鐲子於席先生有特殊的意義,時小姐可以自己問他,畢竟我們作為下屬的不能議論老闆的。」

這個時候的尹助理又無法議論席湛了!

他曾經還興趣盎然的同我聊過席湛呢。

我知道從他這兒問不出什麼便沒有再追問,我繞過他出門從陽台上看見城堡樓下的席湛。

他的面前停了一輛直升機。

我快速的下樓跑到他的身後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從後面摟住他的腰,笑呵呵的喊著,「二哥。」

他偏眸問我,「什麼事這麼開心?」

我故作高深道:「你猜。」

席湛才不會猜的,他直接以沉默回應了我,隨即拉著我上直升機,我們到達愛爾蘭快中午。

在我下飛機的時候收到了商微的簡訊。

「孩子被你家男人帶走了。」

我頓住,望向前面的席湛心裡不解。

孩子已經被他的人帶走,但他卻仍舊帶我來了愛爾蘭,為什麼要特意的跑這一趟?!

我追上他問:「商微呢?」

他如實道:「跑了,孩子在姜助理那兒,不過商微強制性的帶走了譚央。」

「也就是說譚央還沒有被解救?」我問。

「嗯,我吩咐他們別傷害商微,再加上他又狡猾,所以逃脫很正常,你可以給顧瀾之提一下譚央的事,那個男人是有能力解救譚央的。」

席湛沒能從商微的手底下救出譚央,他卻說顧瀾之有這個能力,顧瀾之他無權無勢的……

我認識的顧瀾之沒有接手顧家的事業,只是一個出名的鋼琴家,即使有些能力也是有限的!

他又如何能斗得過商微呢?!

我又想起他那句,「週遊世界,認識權貴。」

認識權貴這句話是重點……

可他的權貴能斗得過商微嗎?

我不清楚,但我聽席湛的話准沒錯!

我將譚央的事以簡訊的形式發給顧瀾之,沒一分鐘他快速的回我道:「嗯,謝謝小姑娘。」

譚央是他的妻子,他解救是理所應當的,我不再操心這事,而是又給商微發了一條消息。

「你別傷害譚央,她是我的朋友。」

商微回我,「那丫頭伶牙俐齒,專挑難聽的話在我耳邊叨叨,我就是個變態跟她有什麼關係?」

商微的脾氣很暴躁。

我回道:「拜託你別傷害她。」

商微回我,「嗯,就給她一個教訓。」

聞言我便放心了,席湛突然停下步伐望著還站在直升機面前的我,「允兒,再不走就晚了。」

我收起手機追上他問:「什麼晚了?」

席湛握住我的手隨我上了車,在車上他的手指一直摸著席家的那兩枚戒指。

似乎愛不釋手。

今日的席湛有些奇怪!

奇怪到不像平常的他。

我終於忍不住的問:「你在摸什麼?」

「這兒少枚戒指。」他道。

我瞬間明白他是暗指那枚訂婚戒指。

我尷尬道:「我都戴了兩枚了。」

席湛莞爾,「我這鐲子好看么?」

席湛怎麼又突然問這個?

我順著他的心意答:「挺好看的。」

「嗯,我十五年前買的,那時候我剛掙了第一份工資,拿命掙的工資,錢不多,二十萬不到,我拿它換了一對鐲子,你要是喜歡我送你。」

剛剛在城堡里他沒提送我,現在卻提。

我伸出手腕給他,席湛寬厚冰冷的手掌握住,隨後從自己的衣兜里取出一枚嶄新的鐲子,與他手腕上的那一個是一對。

只不過這個更加小巧精緻。

他替我戴上道:「鐲子是訂製的,上面刻著我的字。」

對了,我一直想問席湛的字是什麼。

我開心的打量著手鐲問:「你字什麼?」

「辭鏡,你父親為我取的。」

我扒拉手鐲發現鐲子底下刻著一個鏡字。

「你手鐲上是辭字嗎?」我問。

「嗯,這個手鐲留給未來席太太的。」

未來席太太……

席湛突然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抿唇望著他,心情緊張的等待著他下一句,可他遲遲不語,顯得很穩重。

我著急的喊著,「二哥。」

他不急反問:「允兒,你的訂婚戒指呢?」

我:「……」

我知道逃不過,嘆息道:「給扔了。」

「那我再送你一枚結婚戒指可好?」

席湛沒有怪我卻突然說送我結婚戒指。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按捺下心底的喜悅,「二哥的意思是?」

「換個身份如何,做我的席太太。」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