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他的心意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1:30
A+ A- 關燈 聽書

很輕,很輕的一個吻。

輕到我只能聞見他唇齒間的淡淡酒香味。

我的身體軟在他的身體里,他摟著我的腰借給我力道。

我怔怔的望著他,想問他願不願意和我談一場戀愛寵著我愛著我。

自然他後面也可以像對待其他女人那樣隨時都可以離開。

可就在我想問的時候,他加深了這個吻,我抱著他的脖子與他熱.吻,沒有任何情.欲,只是在遼闊的海域上找到了一處可以暫待的浮木。

許久他鬆開我,像個魅惑的妖精似的盯著我,眸子深處是灼灼的光芒,我望著他笑開,他摸了摸我的臉頰問:「酒味怎麼樣?」

我笑說:「我又不是沒喝過酒。」

傅溪笑而不語,隨後拉著我離開了酒吧。

在車上我一直喘著氣,他見我這個沒出息的模樣,發動車子笑話說:「瞧你沒見過世面的模樣,寶貝兒,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我接問:「什麼問題?」

他一隻手臂扶著方向盤,另一隻替我繫上安全帶,此刻眸光正沉的望著我,這般正經的傅溪讓我有點不太適應,「究竟什麼問題?」

他收斂起笑容問:「與我接吻的感覺怎麼樣?」

我:「……」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這個問題。

感覺很複雜,唯獨沒有情.欲。

那一刻,是對生命的激.情喜悅才沒有拒絕的。

再說,我也不想拒絕他。

畢竟我來桐城的目的也是他。

我咬唇想了想說:「很香。」

他眯眼問:「什麼很香?」

「酒味很香。」

傅溪呵了一聲道:「沒出息。」

隨後他開車帶我去吃了飯。

吃了飯聊了一會兒現狀,傅溪一直過著一如既往的日子,他問我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我吐了口氣惆悵的說:「短時間內不想回梧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兒有太多我不想見的人。

他忽而說:「你把楚行的聯繫方式給我。」

我握著水杯問:「你要做什麼?」

「我認識幾個醫學上的教授,對子.宮癌頗有建樹,我可以介紹過去。」默了一會兒,傅溪怒其不爭的說:「在這個世上也就你傻,為了一個男人將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顧瀾之那邊……你確定要放棄了嗎?」

我剛剛把我最近所有的經歷都給傅溪說了,也算給自己找一個傾聽者,我思索了一番說:「九年的執念說放棄就放棄哪有那麼容易?傅溪,比九年執念更可怕的就是付錯真心,我現在真的是一無所有了啊。」

我的那點純粹的愛都沒了。

「屁話,你不是還有爺嗎?」

聞言,我目光灼灼的望著他。

他蹙眉問:「怎麼這樣盯著我?」

「說真的,我想找個能全身而退的人談戀愛。」

傅溪沉默不語,我起身說:「送我回去吧。」

酒店離我們吃飯的地方不遠,傅溪徒步送我回去,在酒店門口時我忽而站住不動,猶豫的目光望著他,他瞭然問:「想要我做什麼?」

「傅溪,我想跟你談一場戀愛。」

傅溪從容的問我,「給我一個理由。」

「我想嘗嘗被人寵愛的感覺,假裝的也沒事。」

我一直想談戀愛的理由都是這個。

我想體會被人愛,被人寵的滋味。

路燈下我們的身影都拖得很長,傅溪輕笑出聲伸手輕輕的彈了彈我的額角,笑道:「傻丫頭,你想要寵愛我給你就是,但抱歉我不能跟你談戀愛,因為我想要的是對等的愛,你的心裡沒有我……」

我以為最不會拒絕我的就是傅溪。

但此刻他還是拒絕我了。

他垂下腦袋吻了吻我的額角說:「我們認識這麼多年,我可以寵你,愛你,也可以像個男人一樣跟你談戀愛甚至結婚,可你愛我嗎?」

一直堅守不婚主.義的傅溪說可以和我結婚。

他的話情真意切,這是我從未想到的心意。

我匆匆的退出他的懷抱說:「抱歉,打擾了。」

傅溪垂下眼眸,仍舊笑說:「早點休息,明天見。」

傅溪離開之後我的心情一直很亂。

我似乎招惹了一個不該招惹的人。

我從沒有想過他對我亦是這種心思。

我取出手機發消息問他,「你愛我?」

如果他愛我,我會馬上離開桐城。

傅溪回復我道:「暫時沒有。」

看見他這句不知真假的答案我心裡鬆了一口氣,就在我打算收起手機時,路邊停著的一輛黑色賓士打開了車門。

隨之我看見一張熟悉的臉。

我震驚的問:「你怎麼在這兒?」

路燈下的男人滿臉冷漠,他的目光望著傅溪離開的方向,嗓音里透著諷刺道:「時笙,滿大街的找男人談戀愛,你快樂嗎?」

我快樂嗎?!

顧霆琛問了我一個致命的問題。

我一直想找個人談戀愛,可又怕找的那個人是真愛我。

比如剛剛傅溪,我是真的怕他愛我。

我怕我以後不在了會帶給他極致的痛苦,況且我又回應不了他的心意。

我想要找的人該是這樣的,他不吝嗇他的愛,但他也得守住自己的感情,而且他隨時都可以從我這裡全身而退,這樣我才沒有心理壓力。

我前幾個小時還以為傅溪就是最好的選擇,可剛剛他拒絕了我,因為我對他沒愛。

我忽而明白,我想找個人談戀愛是絕不會實現的事情。

我嘆口氣說:「與你沒關係。」

顧霆琛對我的下落了如指掌,除開偶然之外季暖肯定也在幫他,想到這我冷笑著說:「你把季暖倒是收的服服帖帖的。」

顧霆琛的目光一直盯著我的額角的,他沒有理會我的話突然過來伸手使勁的擦拭著我的額角,我退後一步冷罵道:「你是不是瘋了?!」

顧霆琛冷著臉不言不語,他扯過我的肩膀把我禁錮在他的胸膛里,手掌一直擦著我的額角,即使我喊痛他也充耳不聞。

我知道他在生氣,氣傅溪親我的額角。

他這樣已經算是克制自己的脾氣了。

顧霆琛擦拭了很久才鬆開我,他嘆息一聲將我緊緊的擁進他炙熱的胸膛里,嗓音低低道:「時笙,你如果想要談戀愛找我好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