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你的行為令我噁心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4:39
A+ A- 關燈 聽書

「你說什麼?」喬御琛恨不得掐她。

「你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可卻總是用自己的想法來傷害別人。」

「我有什麼是不知道的。」

「你看到安家人養大了我嗎?你確定我是安家人養大的?我告訴你,對於安家人來說,我只是他們放在後院的一條狗而已。你記住了,我不是安家人養大的,我是我媽養大的。」

喬御琛有些驚訝的看向她。

她握拳,身子因為怒氣而有些抖。

「今天在後院里,你看到的那個房間如何?」

「那個儲物室?」

「對,就是那個甚至連窗戶都沒有的儲物室,那就是我長大的地方,從記事開始,我就跟我媽一起生活在那個房間。如果安家人真的那麼善良,他們怎麼可能讓我們母女住在那裡?

那個夏天,每晚都要汗流浹背的入睡,冬天,即便裹著三層被子,卻也不覺得暖的地方,還有我媽和我每天吃的,那些安家主人不吃的剩飯剩菜,全都是我媽在安家白做工換來的。

什麼叫做白工,你一個無奸不商的商人,應該知道是什麼意思的吧,如果你還想裝糊塗,那我可以解釋給你聽,意思就是,什麼臟活累活苦活兒全都要干,可是卻一分錢工資都沒有。

他們家,花錢雇傭的傭人,都住在帶窗戶的平房裡,可我們呢?

他們把我們當成了狗一樣的圈在那裡,我媽留不得,逃不得,生不得,死不得,你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痛苦嗎?

你問我為什麼么恨安家是嗎?如果你的母親,在這樣地方為你受了一輩子的屈辱,你還能愛的上這裡嗎?對著那群人說著感恩戴德的話嗎?」

她說到最後,雙手握成了拳,眼眶裡有水霧,她在極力的壓抑和隱忍。

「為什麼……逃不得?」

「因為我,」安然眼眶裡有水霧,「因為我是你心愛的安心的肝源,血源,若我逃跑了,萬一安心出了什麼事,就沒有人能救她了。他們就是利用我來牽制我媽,讓我媽,甚至連帶著我逃一次的勇氣都沒有。」

她側過頭,深深的呼氣,可是眼底的淚已經無法抑制。

快速下床,她走到柜子邊,拿起一顆糖吃掉。

她背對著他:「喬御琛,我真的拜託你了,別再用你所謂的正義,傷害一個跟你無關的人了,你的行為,真的令我噁心。」

他聽了她的話,一時竟是震驚的有些無言以對。

他的確不知道,那個布滿灰塵的儲物室,是她生活過的地方。

他以為,她真的是如路月所說那般,是被養在小姐房裡長大的閨秀。

她的恨,他從來不懂。

安家的事情,隱藏的很深,他與安心交往了四年,現在才發現,自己對安家,似乎有些一無所知。

他們為什麼要對安然和她母親這樣狠?

難道就只是因為安然的血型和肝臟?

再回身的時候,安然已經將眼底的傷感掩藏掉。

「喬御琛,別忘了,你還欠我一千冊圖書,孤兒院建成后,請你把他們送過來。」

喬御琛的視線,在她臉上徘徊:「好。」

已經收拾好了情緒的安然揚起唇角:「就不讓喬總打欠條了,我相信你是個言而有信的正人君子。」

她重新上了床,撩開被子:「晚安。」

他看她,明明不喜歡她這種偽裝出來的笑容。

可他竟然無能為力。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覺對一個人無可奈何。

打不得,罵不得,恨不得,傷不得。

什麼時候開始,他這種冷血動物,竟也被這個女人牽著鼻子走了。

他凝眉,翻身躺下,背對著她。

他沒忘記,她說,她恨他。

第二天,兩人沒有一起去公司。

他們是分開行動的。

喬御琛先去了一趟安家。

名義上是探望安心,可是他進了安家后,卻先去了後院。

一夜時間,後院那個小儲藏室,已經被拆了一半。

工人還在忙著砸牆,聲音很響。

「喬總,過來啦。」

安展堂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喬御琛回眸看去:「怎麼在拆房子?」

「這個儲物室在這裡放了這麼多年,也沒多大用處,影響美觀,還不如拆了。」

「這裡以前是為什麼蓋的?」

「能是為什麼,儲物室嗎,還不就是放雜物的,」安展堂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見過心心了?」

喬御琛眼神間閃過一抹狡黠:「還沒,聽到後院有動靜,所以過來看看。」

「那我讓心心下來,一起吃早餐吧。」

「不用了,我上去看她一眼就走了,公司里還有事。」

他說完,又似無意的看了儲物室一眼。

角落裡的桌腿下,壓著一本泛黃的練習冊……

他敲門,進了安心的房間。

看到喬御琛,安心很是高興,她開心的上前,雙手環抱住他的腰。

「御琛,我還以為,你這幾天不會來看我了。」

「我問你一個問題,」他鬆開她的雙臂,將自己跟她分開一段距離。

「嗯,你問,」她點頭。

「以前,安然住在哪裡?」

安心蹙眉:「你怎麼會……問這個的。」

喬御琛勾唇,打量著安心的表情。

「是不是昨晚,然然在你面前說了些什麼?」

「你覺得,她會說什麼?」

安心咬唇:「御琛,我猜不到然然跟你說了些什麼,也不打算解釋什麼,我們在一起四年了,我相信,你應該了解我的為人的,清者自清。」

喬御琛邪魅一笑,「你在想什麼呢?她讓我來幫她找點東西,說是當年好像留在了房間里,沒有帶走。」

安心看著他的表情,竟然猜不到真假。

「我帶你過去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帶著喬御琛,來到隔壁鎖著的房間。

她從花瓶底下,找到鑰匙,將門打開:「這是然然的房間,你看看她找的東西是什麼,她入獄后,這裡每天都有人打掃,東西也沒動過,應該能找到。」

喬御琛走了進去,環視了一圈,的確是個很標準的閨秀房。

不過……這一次,一定是安家人說謊。

他信安然。

他轉身看著安心勾唇笑了笑:「行了,女人的東西來來回回就那麼幾樣,我也分不清什麼,以後讓她有機會自己來找吧,我公司還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御琛,」安心雙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她眼眶有些濕潤:「我會等你的。」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

這楚楚可憐的眼眸,與安然剛毅倔強的眼神不同。

可是為什麼,他卻覺得,安然的眼神,更讓人心疼呢?

「安心,我結婚了,以後如果遇到合適的男人,你就……」

「我不會改變我的決定,我一定會從一而終的,沒關係,我知道,然然很漂亮,你喜歡她也是應該的,可我也知道,你們的個性不同,你們終究不合適,所以我給你時間,我等你。」

喬御琛將手從她手中抽出,離開。

看到門關上,安心默默的垂眸,眼底里,滿是傷,她怎麼可能甘心,由著自己守了四年的男人,被一個賤人搶走。

不過她不會認輸的,四年都等了,還怕再等的更久嗎。

喬家少夫人的位置,早晚是她的。

安然一上午在公司里忙的團團轉。

十點多的時候,她正在核對辦公用品庫存。

郝正給她打來電話,讓她趕緊回辦公室。

聽這口氣有些著急。

安然掛了電話,就立刻回了樓上。

她一進門,郝正就帶著她進了楊主管的辦公室。

屋裡除了楊主管,還有同事霍妍。

霍妍在哭,楊主管板著臉,嚴肅的很。

郝正遞給她一張表格問道:「小安,你看一眼,這份表格是你做的嗎?」

安然看了一眼,點頭:「是,這是我上周五下午做的。」

「你確定?你再好好看看。」

霍妍哭著回頭道:「郝正,你什麼意思,我都說了,這份統計表,就是安然給我的,你還不信是嗎?我是瘋了嗎,在公司里工作了一年多了,還犯這種低級錯誤。」

安然不解,納悶的看向郝正:「怎麼了嗎?師傅。」

「你看這幾個數值。」

郝正指了一下其中一個數據。

安然驚了一下,一萬台印表機。

「這……這怎麼會多了兩個零?」

楊主管面帶不悅:「做完表格,你為什麼不檢查?」

「我檢查過了。」

她急道:「楊主管,我敢保證,這些數據我都檢查過了,之前不是這樣的。」

霍妍急了:「你的意思是,我給你動了手腳?」

「我不是在說你,我的意思是……」

門口,行政部經理岳長生推門走了進來。

楊主管站起身:「岳經理。」

岳長生走到安然面前:「你這個新來的怎麼回事?我在行政部任職以來,還是第一次出這麼大的簍子,訂一萬台印表機,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今年因為你的疏忽,整個行政部的員工都不用領獎金了。」

楊主管看向安然,猶豫了片刻道:「岳經理,會不會是哪裡出了什麼差錯,畢竟這個數據,差的太遠了。」

安然心裡覺得有些悶悶的,她真的檢查過,一定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