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一把火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09:15
A+ A- 關燈 聽書

第37章第一把火

「稍稍懂得一些,奴婢先父懂些醫理,家裡有幾本醫書,奴婢粗略翻看過。」古娘子恭敬的答道。

「哦?」容離感興趣了,古代懂醫的人都不簡單,沒想到她身邊焯著一個,「你懂醫,那看病如何?」

「小時在鄉下跟著家父給鄉親們看過一些,現在不常用,街里街坊有個頭疼腦熱還能看一些。」古娘子回道

容離點了點頭,「嗯,你有心了。」

「王妃過獎,」古娘子看容離這邊沒什麼事,便道,「粥還請王妃趁熱喝,奴婢先行告退。」

「去吧。」容離讓小桃送古娘子出去,她端起粥來喝上一口,味道不錯火候真好,喝下去暖洋洋的。

一碗粥下肚,容離一掃之前的煩悶,美食果然能讓人心情好起來。

伸了個懶腰來到院中,現在離午飯時間還早,容離伸了伸胳膊腿開始操練起來。

小桃看到主子在院內練功,便自覺自動的加入進來,主僕二人投身到忘我的訓練中去。

之前打發回去的人到雪羽院回報,差點沒把慕雪柔鼻子氣歪,這個容離竟然這麼大膽!真是無法無天了!

當著外人的面,她也不好大發作,只點了點頭說知道了,便讓人下去。

慕雪柔想了想,既然容離不領情,那她添油加醋的說點別的,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想著想著便笑了,這樣也好,容離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給夏侯銜面子,以她對夏侯銜的了解,怕是該翻臉了吧?

碧衣此時回來,在慕雪柔耳邊悄聲回稟。

慕雪柔聽後點了點頭,林東那邊不用擔心,她去了一塊心病,現在要做的就是去找夏侯銜。

進了書房,夏侯銜見是她來,不禁有些奇怪,早上來過一回,現在還沒到中午又來一次,著跑的有點兒勤呀。

「柔兒,怎麼了?」

「爺,」慕雪柔先行了個禮。

夏侯銜連忙制止了她,「都說了不用在意這些虛禮,你身子弱,可是不想好了?」

「不是,」慕雪柔連忙搖頭,「只是爺交給柔兒的事,柔兒沒有辦好,還請爺責罰。」

慕雪柔說著又要福身賠罪。

「什麼事?」夏侯銜有點兒蒙,他沒讓慕雪柔幹啥呀。

「柔兒剛剛送了下人給姐姐,可是都被姐姐退了回來,姐姐說……」慕雪柔有些為難,不知該怎麼往下說。

「說什麼?」夏侯銜沉聲問到,現在的容離太不按常理出牌,聽到又是她出幺蛾子,夏侯銜實在頭疼。

「姐姐說不用爺和妾身裝好人,她看著噁心,而且這些人她是不會用的,誰知道是不是要憋著害她,還說,」慕雪柔越說越小聲,偷眼看了夏侯銜一下,「還說反正她在府里也待不長,讓爺趕緊把休書籤了,誰也不欠誰,大家都省心。」

『啪』夏侯銜一巴掌拍在書案上,臉色鐵青,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好個容離!」

慕雪柔連忙上前幫他順氣兒,「爺消消氣兒,興許姐姐心情不好,誤會了爺的意思,您可別多想啊。」

「本王多想?」夏侯銜氣的都要冒煙兒了,「好心好意給她送伺候的人,還是本王的不對了?她還真是越發膽大,越發不把爺放在眼裡了!」

夏侯銜越想越氣,邁步就要出書房找容離問個究竟。

慕雪柔見效果達到,哪兒能真讓他去找容離,連忙拉住夏侯銜,「爺,您別著急,這會子您在氣頭上,姐姐氣也不順,現在你們見了面不只有吵架的份嗎!聽柔兒一句勸,您先消消氣,等氣消了您好好跟姐姐說話,不急於這一時的。」

夏侯銜雖然有氣,但慕雪柔拉著他,他也不好用力掙脫。

想了想慕雪柔的話,夏侯銜冷哼了一聲,「不識好歹,她自己不想過舒服日子,由她去便罷,本王才不管她的死活,待本王……早日休了她,還王府一個清靜!」

慕雪柔此時很想說,那你倒是休啊。

但這話要是說出去可就犯了大忌,因此只能安撫夏侯銜讓他不要再氣了。

安撫著就把慕雪柔自己給安撫不適了,她說自己胸悶氣短,夏侯銜趕忙讓人請大夫,自己親自送了慕雪柔回院子照顧她。

慕雪柔的病向來沒人能看好,這也是她裝病的原因,她現在需要拖延時間,所以只能講夏侯銜拴在自己身旁。

二人剛走,之前被夏侯銜派出去查看林東醒了沒有的小廝,後腳就來稟報林東醒了,這不就撲了個空。

一打聽才知道柔側妃犯病了,這一時半會他們也不幹去打擾,府里誰不知道,柔側妃的身體是府里第一大師,其他什麼都得靠邊站。

因此,小廝便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了,反正裡面的人鎖的嚴實,跑是跑不了。

等王爺照顧完柔側妃,他再去回報好了。

可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雪羽院里,好幾個太醫又聚在了一起。

他們苦笑著看看其他人,真不知道他們是作了什麼孽,端王府里的柔側妃一病,他們就肝顫。

餘毒難清,他們實在沒有法子啊。

可端王那要吃人的目光,他們也不敢說治不了,只能硬著頭皮開方子。

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就這麼耽誤進去,整個雪羽院甚至王府都忙活了起來。

柔側妃身子不好,誰都別想安生,當然除了容離,她們主僕連慕雪柔病了的信兒都沒得著,該幹嘛幹嘛好不自在。

終於,入夜後,慕雪柔的情況才稍有好轉,丫頭們煎藥熱葯不知忙活了多久,待慕雪柔醒后又做了些吃食,這才消停下來。

太醫們打著哈欠被送回皇宮,丫頭小廝除了值夜的都去睡了,夏侯銜也累的夠嗆,攬著慕雪柔睡著了。

就在所有人都睡熟的時分,一股大火在柴房內悄然升起,無人知曉。

待有人發現走水了前去滅火,柴房和廚房早就大火衝天,下人們一盆一盆的水潑過去,完全沒有效果。

待火滅了,柴房早就被燒了個精光,那裡本就易燃,離廚房又近,平時早早熄了火,有人仔細檢查過後才落鎖,並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今兒是眾人忙暈了,熄火的時間晚大家也都睏倦,誰還會好好檢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