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他的百年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1:54
A+ A- 關燈 聽書

從席湛口中聽到席太太這三個字纏綿又悱惻,特別是望著他這雙深邃的眼眸,像是一個充滿無盡誘惑的漩渦,將我狠狠地吸入其中沉溺,令我掙脫不開,甘願做他心牢里的階下囚。

但現在這個時機會不會太不合時宜?

我遲疑的問:「如何做你的席太太。」

席湛的手指細細的摩擦著戴在我手腕上的鐲子,嗓音低潤直接道:「隨我在愛爾蘭領證。」

嫁給席湛,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愿。

我想做他的席太太,成為他名正言順的妻子,讓易徵不再用那話堵我,甚至光明正大的融入他的世界。

可是現在的情況真的不合時宜。

我提醒他道:「可你的母親……」

席湛偏過眼眸自顧道:「那就當你同意了。」

我:「……」

我沒有同意,我只是在詢問他而已。

我想說些什麼,但見席湛溫潤的臉色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心底不願破壞他的愉悅情緒。

席湛的心情愉悅,從清晨在城堡開始我便能察覺到,他能溫柔的問我笑什麼,會溫柔的迎合我說我漂亮,甚至換了件不常穿的商務皮衣。

還戴了款不怎麼值錢的綠水鬼腕錶。

我抓起他的手掌問:「怎麼戴這個?」

席湛垂眸看向我們相扣的雙手,「八年前我從你父親的手中接過席家時他送了我這份禮物,他還解釋道,這是他父親當年在他接手席家時送給他的,算是個傳承。」

我手指輕輕的撫摸著綠水鬼想說話,席湛又先我說道:「你的父親……至少在我曾經二十七年的生命中我都認為他是我的父親,我父親有四個兒子,他最不疼我,可他仍舊是我從小追尋的榜樣,我一直都想得到他的認可,可他待我一直冷漠,母親亦是。後來父親強制性的將我送出席家,比其他三位哥哥提前了三四年,我以為他是不愛我的,為此我還傷心過一陣子。」

席湛追思我的父親,又在今日特意戴上這塊他曾經送的綠水鬼,我忽而明白他是在意他的!

席湛在意他、尊重他、甚至渴望他認同的目光,所以日復一日的努力,可忽而有一天他一直視為榜樣的男人、視為榜樣的父親在一夜之間成為了他人的父親。

那麼他的存在呢?!

從始至終都是一場笑話嗎?

當我想到這點的時候我才明白曾經的席湛有多痛苦,在席家被我奪走、在歐洲權勢全面瓦解的情況下他有多悲痛!

可我從未給過他半分安慰。

從來都是我在他這兒找安慰。

席湛這個男人似乎從未被人心疼過。

也是因為他太過強大無畏,又極其容易隱藏自己的情緒,所以人們往往忽視了他的脆弱。

深究下去,我覺得自己格外的對不起他。

與他這兩年走到現在,我似乎太陷入自己的情緒,從未站在他的角度上為他考慮過半分。

我牢牢的抓緊他的手掌道:「抱歉。」

抱歉我曾經的任性。

抱歉我對你的忽視。

席湛,往後餘生我定會為你多加考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不僅要你做我的二哥。

我還要做你暖心的妻子。

席湛擰眉問:「怎麼突然道歉?」

我笑而不語,席湛沒再追問。

我原本想開口問他結婚戒指的事,不過他沒提應該是有自己的安排,我耐心的等著便是!

不過我現在的心情是有些激動的,因為瞧席湛這堅定的模樣他現在是要帶我去登記結婚的。

愛爾蘭的婚姻制度我是聽過一些的,是簽約的年限制,倘若是一百年,那我和席湛這輩子都無法離婚,不過我的資料什麼的都還在梧城。

但席湛應該有安排,不然不會帶我來這裡。

我和席湛到了愛爾蘭的婚姻登記處,在那兒我瞧見了談溫,我驚訝的望著他問:「你怎麼在這兒?」

談溫笑著解釋道:「給席先生送一些資料。」

席湛伸手接過文件袋,談溫識趣的站在了尹助理的身邊,而我大致猜到談溫送的是什麼。

席湛走在前面進了婚姻登記處,我站在原地指了指席湛的背影問尹助理,「他怎麼不說話?」

從下車到現在席湛都一言不發。

尹助理悄悄道:「席先生是緊張了。」

席湛突然頓住腳步冷道:「尹若。」

他只是輕輕的喊了尹助理的名字,尹助理嚇的臉色煞白,我趕緊跟上去挽住了席湛的胳膊。

席湛偏眸瞧著我溫柔的問:「可想清楚了?」

從始至終都是他在安排,連個求婚都沒有,也壓根沒有問我的意見,我即使現在打退堂鼓也是無效的!

我敢肯定這個男人即使扛也要將我扛進去!

再說我心裡沒有半分不願意。

我板著臉問他,「後悔讓我做你的席太太了?」

我是故意用這種語氣說話的,席湛愉悅的勾了勾唇將我帶了進去,再次出來時我腦袋是懵的,有點難以置信的感覺。

畢竟從進去到出來都沒有二十分鐘。

而且我的手上還拿著一張粉紅色的紙條。

上面寫著,「尊敬的先生、太太: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對右手、右腿對左腿、左眼對右眼、右腦對左腦究竟應該享有怎樣的權利,究竟應該承擔怎樣的義務。其實他們本就是一個整體,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彼此的快樂而快樂。最後,讓這張粉紅色的小紙帶去我對你們百年婚姻的美好祝願!祝你們幸福!」

最後是法官的名字。

我和席湛簽約了一百年的婚姻期限。

這就是實打實的一輩子。

這輩子我再也無法離婚。

再也不會擔憂被人拋棄。

這種感覺……

同沒領證的時候天壤之別。

我走在席湛的後面將這件高興的事第一時間發簡訊告訴了季暖,她回我,「這場婚姻你會不會後悔?笙兒,希望它不會再像你那曾經悲痛的三年,我希望我的笙兒這輩子能夠幸福安康。」

這輩子,我以愛的名義再次結了一場婚姻。

我曾經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擁有……

這場為期一百年的婚姻是席湛給我的穩定。

席湛他是知道我缺乏安全感的,所以他給了我安全感,這份安全感以他的終生為我實踐。

我堅信這場婚姻不會再以失敗收場。

這輩子,他將是我唯一的愛人。

這輩子格外的漫長,我們未來可能會有不愉快的爭吵或者誤會,但我們已經孤注一擲沒有了退路,而且婚姻這東西,往往也只有在破釜沉舟的時候才能綻放出最燦爛的光輝——

互相攙扶著,一起到白髮蒼蒼!

見我落後在後面,席湛停住了腳步等我,我撞上了他堅硬的背脊,我吃痛的喊了一聲二哥。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腦袋問我,「在想什麼?」

我掩下心底的澎湃心情道:「沒什麼。」

我總不能說我因為他給我的百年婚姻激動的想哭吧,雖然我現在的眼眶格外酸楚和濕潤。

似乎在下一秒就能沒出息的爆哭!

席湛的嗓音帶著幾分我熟悉的輕薄,悅耳且不識抬舉的響在我頭頂道:「席太太,你似乎哭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