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爸有什麼吩咐?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2:46
A+ A- 關燈 聽書

我的曾經有多患得患失?!

我突然醒悟過來,貌似我一直都在害怕失去,心裡極度沒安全感,這樣的情緒席湛完全明白,哪怕是結了婚但心底都會下意識的忘記!

我抱歉道:「對不起,我就是這麼一說。」

「無妨,未來有我伴你左右。」

瞧瞧席湛,越發會說甜言蜜語了!

與曾經那個冷酷的二哥有著天壤之別!

他的神色瞧著略有些疲倦,我問他最近是不是沒怎麼休息,他答回道:「嗯,有點睏倦。」

我趕緊心疼的說:「那你睡一會兒。」

席湛將手中的項鏈放在了一側,手腕上沒有再戴那款綠水鬼,但卡地亞的手鐲被他戴著的。

席湛脫下身上的西裝放在床邊,然後從衣櫃里拿了一件暗紫色的絲質睡袍進了浴室洗澡。

出來后的席湛精神抖擻了不少!

他過來站在我身側問:「困嗎?」

我如實的回他道:「我剛睡醒。」

我不困,但席湛仍舊將我拉上了床。

席湛將我緊緊的摟在懷裡,我的臉頰依偎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的心跳漸漸的也感到了睏倦,從做了那次手術之後我似乎比以前更加睏倦。

身體經不住折騰,很容易感到疲倦。

睡著后席湛比我先醒,我睜開眼時他的後背正依偎在床頭上看書,是之前那本法國中尉的女人,我起身抱住他的胳膊問:「現在幾點了?」

他取過手機看了眼,「五點鐘。」

「快到晚飯的時間了,你隨我回時家別墅吃飯嗎?我還沒有告訴我爸媽我們兩個領證的事。」

席湛神色凝住,「怎麼沒告訴他們?」

我下意識的接上話道:「你從席家老宅直接離開了,我心裡怨著呢,肯定沒心情宣揚我們兩個結婚的事啊,你下次再這樣不聲不響的……」

清楚我接下來的話要說什麼,席湛霎時出聲打斷我,「抱歉,我原本不想瞞著你的,但私心想給你一個驚喜,尹助理說找個借口騙你,而我向來不會說謊更不願騙你,所以便走的突然。」

我倒希望他稍微騙我一下,這樣我這一周便不會提心弔膽的等他聯繫我或者等他回家。

這麼一想我的確太過患得患失!

我抱歉的說道:「怪我容易亂想。」

不過現在的席湛肯給我解釋這麼多已經實屬不易,要是讓元宥他們知道不得驚掉下巴!

「我清楚,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

席湛不願再在這件事上一直糾纏,他放下手中的書揉了揉我的腦袋起身吩咐道:「起來,待會我們回時家別墅,我還得給二老準備禮物。」

席湛這是計劃正式的登門拜訪。

我賴在被窩裡笑說:「不用這麼拘束。」

席湛從浴室里洗漱完之後出來見我仍舊在床上,而且還在玩手機,他低呤問我,「懶?」

我放下手機敞開雙手撒嬌道:「你抱我。」

席湛站在原地默了一會兒,隨即過來站在床邊目光如炬的打量著我,席湛這人高高大大的,站在我面前我得吃力的仰著腦袋望著他才行!

他彎腰,嗓音低沉的問:「確定要我抱?」

我對他綻開一個笑容,特意軟著聲音,用著小女孩的撒嬌語氣,說:「我要老公抱抱。」

席湛面色一沉,「自找麻煩。」

我不解的盯著他,「嗯?」

當席湛將我從被窩裡拉出來時我才明白他的麻煩指的是什麼,我原本想求饒想拒絕,但席湛突然在我的耳邊誘哄著我。

「寶寶,再喚我一聲。」

他的嗓音暗沉,充滿磁性。

我腦袋有一瞬間的卡機,「什麼?」

席湛忽而從後面抱住我,我的身體下意識的一顫,任由他抱著我的身體。

席湛的嗓音略微急迫道:「乖,喚我老公。」

內心深處的那股愉悅實在太過強烈,我腦袋一片空白,席湛繼續哄著我,「喚我。」

我趕緊妥協道:「老公。」

他尾音上調,「嗯?」

我無措道:「給我。」

他竟然調戲我問:「給你什麼?」

我抓緊床單,「我想要你。」

……

我和席湛在床上折騰了半晌,當我們再次起身時已是晚上七點鐘。

我趕緊給我媽打了電話。

聽聞我們要回家吃飯,她笑著對我說道:「我和你爸正準備吃飯呢,還好你打了電話給我!我再去做幾個菜,等你們到了差不多就好了!」

我打完電話席湛就已經恢復到衣冠楚楚、冷漠如廝的模樣,與剛剛那個哄著我喚他為老公的男人天差地別。

那兩個字似乎很能刺激到他!

老公……

我心裡默念,的確很戳人心。

但席湛還沒有喊過我老婆。

他一直都是稱呼我為席太太。

我在回時家的路上一直想著剛剛在床上的席湛,越想面色越發燙,心裡越是歡喜愉悅。

到時家別墅門口我瞧見尹助理,他的腳邊放著一些禮品,見到我們他趕緊拿起禮品跑過來對席湛彙報道:「席先生,我不太清楚席太太母親的喜好,所以就買了一些養生的禮品以及一枚翡翠鐲子,而席太太父親這裡買了些煙酒。」

尹助理語氣熟稔的稱呼著我為席太太。

他倒是很會看眼色,私下值得鼓勵,等後面再席湛面前給他提下漲薪的事。

席湛嗯了一聲道:「做的不錯。」

隨後男人看了我一眼,我趕緊推開門帶著他進去,當時我媽正在院子里陪著九兒玩,見我們進來她趕緊抱起九兒說道:「你爸一直等你們兩個回家呢。」

席湛頷首,我從我媽的懷裡抱過九兒。

九兒很喜歡我,摟著我的脖子笑個不停,嘴裡一直喊著小姑姑。

我忽而想起得了腎衰竭的宋亦然,她應該很想念孩子,只是自己的身體……

她是位很偉大的母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至少一直是我學習的榜樣。

我問九兒,「想不想小姑姑?」

九兒歡笑著說:「想。」

九兒很討人喜歡,我抱著她隨席湛進客廳。

吃飯的期間我爸突然問席湛,「最近忙嗎?」

當我爸問這個的時候我便知道他的意圖是什麼,席湛禮貌的放下筷子客氣的嗓音問我爸,「尚且不忙,爸有什麼吩咐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