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嚇跑了譚央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3:47
A+ A- 關燈 聽書

梧城近些日子的天氣挺不錯的,此時夜晚的天空還能瞧見不少的星斗,月亮也高高懸挂!

荊曳恭敬的回我,「剛到的這邊。」

我盯著神色疲倦的他,「那你不休息一會兒?」

他回我,「沒事,是我空職太久。」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我給的你假期,不算空職,你再去休息兩天吧。」

「無妨家主,你要去哪兒?」

我見說不動他便沒有再廢口舌,而是隨著他到了貓貓茶館。

到的時候我竟看見季暖也在,當時她正在窗邊煮茶。

我走過去坐在她對面詫異的問:「這段時間去哪兒了?」

她從殺了甘霜之後再也沒有露過面。

季暖為我倒了杯茶道:「一直在梧城,不過最近沒什麼時間所以就沒聯繫你,你過來找誰?」

她閉口不談她為我殺了甘霜的事。

我想著等有時間再跟她細聊這事。

「譚央,還沒到呢。」

剛說完譚央就推開了茶館的門,她見我和季暖都在,神色鬱悶的走過來道:「我真是煩悶。」

季暖先問她,「發生了什麼事?」

「商微那個變態竟然讓我觀賞活春宮!」譚央一張臉皺巴巴的說道:「我還未經人事呢,怎麼就被戳了眼了?弄的我現在很怕見到顧瀾之。」

季暖驚訝的問她,「你還沒和他上床?」

前不久譚央一直在提夫妻間的義務,我以為他們兩個早就……沒想到譚央至今還是小女孩。

也難為顧瀾之忍得住。

不過以顧瀾之的性格實屬正常,畢竟他在譚央這兒花了好幾年的心思,壓根不急在這一時!

譚央如實道:「我沒做好準備就一直耽擱著,而且我瞧顧瀾之的模樣……在這方面他從未主動過,總不能讓我主動吧?再說我現在被商微噁心到了,壓根就害怕見…我現在很怕見到他。」

我笑話她問:「你怕自己對他胡思亂想?」

譚央皺臉沉默,看來被我說准了!

她突然反應過來問:「我們不是在說商微嗎?」

季暖抿唇一笑,「商微的性格我是有所耳聞的。藍公子亦提過,反正是個不穩定因素的存在。」

商微精神的不穩定是眾所皆知。

譚央將下巴抵著茶桌無奈的說道:「我之前就對他沒好感,每次都躲著見他,說實話我是怕他的,並不是怕他有權有勢,而是怕他太無所顧忌,他什麼都不怕,遲早有一天會惹禍的!不過他也是騷包,常年都戴著一副耀眼的耳機。」

商微戴耳機是因為聽力有問題。

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

從沒有人給過我準確的答案。

所以我不太好為商微解釋耳機的這個事!

但是從母親走後法國皇室落在了我的手中,商微又是皇室的人,我多多少少是要維護他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想了想,斟酌的為商微解釋道:「他讓你看那場景的確是他的不對,而且母親在走之前說過他的狀況,的確是有問題的……但就我了解的商微,性格不太壞,只是缺愛,他最在意親情。」

譚央見我為商微說話,她舒展著臉解釋道:「我並不是真的生他的氣,就是無法面對顧瀾之而已,我現在一見到他就想起那天見過的裸體。」

譚央的憂愁的確是一個麻煩事。

要是不解決的話她會一直躲著顧瀾之。

我喝了半杯茶后才問她,「上次問你懷孕了沒,你否認的倒著急,感情你們兩個到現在都沒有越過那條線,顧瀾之的那個性格怎麼說呢……呃,的確不太主動,與席湛是一樣的,我建議你主動,有過一次之後男人就打開了新天地,會隨時隨地的糾纏著你,不過你會主動嗎?」

季暖抓住問題的關鍵問:「席湛現在隨時隨地糾纏你嗎?怎麼個糾纏法?一次有一個小時嗎?」

我神秘的笑道:「你猜!」

我和季暖是多年的閨蜜,平常開開玩笑很正常,但譚央未經人事,臉色騰地一下紅透了。

她顫抖著聲音道:「你們別在我面前說這些,我無法想象席湛糾纏人的模樣,床上那事更……」

譚央猛的頓住,面色有些憋屈,「我都還是個單純的小女孩,你們在我面前瞎說些什麼呢?」

季暖打趣她問:「你想要顧瀾之?」

譚央突然起身,「跟你們聊不下去了!」

一口茶都沒喝的譚央離開的很匆忙,我收回視線與季暖相視一笑道:「你嚇到了那個孩子。」

季暖糾正我道:「十九歲不是小孩子了!」

「我認識她時才十七歲。」我說。

季暖抿了抿唇想說些什麼,譚央突然又轉了回來,她開門進來到我們的身邊神神秘秘的說道:「你猜誰在外面?」

我好奇的問她,「誰啊?」

「赫爾,她跟周默在一起。」

我皺眉,赫爾怎麼跟周默也認識?!

而且赫爾怎麼到了梧城?

「她們正往茶館的方向走來,應該瞧見了我,倘若她們識趣就不會進來,但耐不住她們犯賤。」

譚央的語氣對這兩人充滿了敵意。

我看了眼在茶館里一直忙碌著的易冷,她很小的一隻,特別的小,比譚央都小,譚央的臉雖然瞧著不大,但是她的個子高,而易冷的個子挺矮的,瞧著一點兒也不像霸氣的易家家主。

頂多算是一個鄰家小女孩。

她和赫爾是閨蜜……

我趕緊起身走到易冷的身側提醒她道:「赫爾正往這邊來,你要是不想讓她知道你在這兒可以先回樓上避一下,等待會她們離開你再下來!」

易冷點頭,「謝謝你。」

易冷擺擺手對季暖打著招呼,「抱歉季老闆,我肚子突然有點疼,先上樓休息一會兒可以嗎?」

季暖人道的點頭,「你去吧。」

易冷收回視線感激的對我說道:「謝謝你,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畢竟我消失了兩年,按照她的脾氣她肯定會跟我鬧的。」

頓了頓,她笑道:「我不上網,對外面的風風雨雨一概不知情,還是老師前段時間向我說了你和席湛之間的事,按照她的脾氣你肯定吃過不少的苦頭吧?」